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38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党员退党 共产主义在俄罗斯无前途


去年11月7日,十月革命节纪念日,俄共在莫斯科市中心游行(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去年11月7日,十月革命节纪念日,俄共在莫斯科市中心游行(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一批俄罗斯共产党的地方党员最近宣布退党。分析人士说,内斗使俄共形象受到损害。与此同时,俄罗斯共产党的一名前领导人认为,共产主义在俄罗斯已没有前途。

*共产党不捍卫劳工阶级利益*

俄罗斯三个主要地区的地方共产党党组织最近分别发表退党声明。他们指责久加诺夫领导的俄罗斯共产党同克里姆林宫合作,不能捍卫劳工阶级的利益。

西伯利亚托木斯克地区的前共产党第一书记佳日孔说,他和10多名当地共产党员以及当地州议会的几名共产党议员宣布退出俄罗斯共产党。他们表示,今天的俄罗斯共产党没能成为主要政治势力,更不可能执政。他批评说,俄共领袖久加诺夫不但同克里姆林宫,还同俄罗斯东正教会合作,做交易,传统的马克思主义信仰正被俄共现在崇尚的俄罗斯民族主义玷污。佳日孔带领这批共产党员决定加入左翼势力“俄罗斯联合劳动阵线”。

*共产党蜕变成资产阶级*

鞑靼斯坦阿里梅季耶夫市的共产党组织29名成员宣布集体脱离俄共。他们发表声明说,俄共现已蜕变成资产阶级政党。他们决定加入新的左翼政治组织“地区共产主义者联盟”。在这之前,鞑靼斯坦其他四个地区的共产党地方组织也做出了类似的退党决定。

离莫斯科不远的伊万诺沃州的24名共产党员两天前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退党。当地州议会来自共产党的议员普洛特尼科夫说,包括他在内的州议会三分之二的共产党议员都做出了退党决定。他们对俄共任命新的州共产党领导人感到不满。他们认为这一任命违反了党内民主程序,造成当地共产党分裂。

*放弃斗争 丧失执政机会*

大学教师奥辛(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大学教师奥辛(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俄共批评者、俄罗斯共产主义工人党成员,大学教师奥辛说,俄共自从1993年成立以来,人数一直在不断减少。除了许多年迈的老共产党员去世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内斗,许多人因为不满退出俄共,随后加入其他的共产主义政党或是左翼组织。奥辛说,许多人退党是因为他们看不到俄共作为政治势力有发展前途。

奥辛说:“如果按照列宁的理论衡量的话,俄共从一开始就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共产党。因为在历次总统和议会大选中,比如在1993年,1998年,2005年等,俄共都放弃了斗争,因此也就放弃了夺取政权的机会,这让许多人感到非常失望。”

*支持俄共只因不满现状*

奥辛说,许多人仍然支持俄共仅是因为对现状不满。另一方面,由于俄共同克里姆林宫有交易,当局通常默许俄共组织和发动一些抗议示威活动,这也让许多不满群众继续留在俄共内能为他们上街抗议提供一个平台。他认为,一些人退党不会动摇俄共基础,但内斗会削弱俄共影响,更会破坏俄共声誉。

*内斗损害形象*

俄共领袖久加诺夫在等待会晤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习近平3月23日访问俄罗斯国家杜马时,久加诺夫是俄方代表团成员。(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俄共领袖久加诺夫在等待会晤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习近平3月23日访问俄罗斯国家杜马时,久加诺夫是俄方代表团成员。(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俄罗斯媒体说,俄共内斗由来已久,而且党内经常有人不断挑战久加诺夫的领袖地位。这些内斗在经过媒体报道之后,俄共形象总会受到损害。

在2002年,俄共内斗导致当时的俄共领导人和前国家杜马议长谢列兹尼奥夫,以及其他几名共产党国会议员退出俄共。俄共最严重的一次分裂是在2004年,当时的俄共主要成员谢迷津曾发动要求久加诺夫下台运动,但后来被俄共开除。谢迷津和其他一些党员随后成立了左翼组织“人民爱国联盟”。

*俄共:克里姆林宫黑手*

俄共指责某些党员退党和挑战久加诺夫权威的举动都出自克里姆林宫之手,目的是削弱俄共在民众中的影响,并制造俄共分裂。俄共在二月份的党代会上特别修改了党章,使开除党员变得更加容易。

*共产党影响消退 面临危机*

前国家杜马议长谢列兹尼奥夫(左)(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前国家杜马议长谢列兹尼奥夫(左)(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1996年到2004年期间担任国家杜马议长的前俄共领导人谢列兹尼奥夫说,俄共尽管仍然是俄罗斯的一只主要政治势力,但俄共的影响一直在消退。

谢列兹尼奥夫说:“国家杜马中虽然也有俄共参加,但俄共已不是最大的杜马政党,这同90年代时的情景完全不同。这说明俄共的势力在削弱。另外俄共也在老化,虽然久加诺夫说有许多年轻人入党,但其实党内的年轻人并不多。另一个问题就是党的领袖20年来一直不变,总是久加诺夫。”

*左翼有前途 俄共应抛弃共产主义*

谢列兹尼奥夫说,俄共目前拿不出能够吸引民众的政治主张,这是俄共面临的另一个危机。他认为,俄共只有放弃共产主义才会在俄罗斯有前途。

谢列兹尼奥夫说:“俄罗斯持左翼观点的人非常多,比如社会党,社会民主党的支持者都很多,所以我认为俄罗斯的左翼势力有非常大的发展前景。如果俄共能够转型,走欧洲式的社会党或是社会民主党的道路,并吸收他们的主张,俄共才会有前途。如果俄共继续坚持马列主义,不对马列主义做新的解释,那俄共的支持者只能越来越少。”

*前共产党喉舌变成社会党人*

谢列兹尼奥夫在苏联时代曾是《共青团真理报》,以及《真理报》的主编。他强调说,他已经不是共产党员,而是一名社会党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