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俄罗斯就评价斯大林持续争论


本月稍早,俄罗斯总理普京说,苏联在独裁者斯大林统治下的发展,是以数以百万计的人遭受压迫为代价的,而这种代价是不可接受的。不过,普京同时拒绝全面评价斯大林的历史。他说,无论说积极的,还是消极的,都会让有的团体不快。斯大林诞生130年后,他在俄罗斯依然还是有人敬畏,有人谩骂。

*围绕斯大林的不确定性*

围绕斯大林的不确定性,始于其生日。斯大林掌权以前自己讲过,他的生日是1878年12月18日。不过后来,他的生日又变成了1879年12月21日。

不过,斯大林饿死,枪杀和流放过数以百万计的人,很多人认为确有其事,争议在于到底多少人受难。诺贝尔奖得主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等人提到,有数千万之多的无辜受害者。但是俄罗斯共产主义青年团第一书记,亲斯大林的亚历山大·巴托夫说,这些数字都是臆造的。不过他承认,有两百万人死难。巴托夫还说,其中很多人甘心情愿为苏联工业发展和二战胜利献出生命。

巴托夫说,不过,还有另外一些人。这些人一事当前先顾自己,只顾自己,要确保自己的生命和生存。巴托夫说,这些人唾弃国家和人民,正是这些人遭到压制。

*切中斯大林的要害*

苏维埃缔造者列宁曾经告诫说,斯大林蛮横无理,不容他人。在1956年的所谓对共产党的秘密报告中,斯大林的继承人赫鲁晓夫极力谴责这位独裁者的冷酷无情。赫鲁晓夫的顾问兼演讲起草者费奥多尔·布拉斯基对美国之音说,他主子的错误是只谴责了斯大林的人格特质,没有谴责斯大林的制度;他说,斯大林的体制有些在俄罗斯犹存,其中包括对上级驯服,卑躬屈膝。

*今天的俄罗斯领导人*

布拉斯基敦促民众审视一下如今的俄罗斯领导人。他说,这些领导人们从文件中来,到文件中去,身边是三四十个唯命是从的政府要员。这位赫鲁晓夫的顾问说,这不是一种议会制度,这种制度也不代表现代意义上的各种关系。他补充说,这种行为举止传承了旧时代的衣钵。

*从“代表会议”向议会过渡*

布拉斯基说,斯大林制度的基本问题反映在“苏维埃”一词中,苏维埃的意思是“代表会议”,其寓意是提供咨询,而非决策。

布拉斯基说,苏维埃没有前途,但是它们却可以成为渐进过度的一种机制,也许半个世纪后最终会过渡到议会体系。布拉斯基说,这种体系无论名称如何,都要决策,都要立法。他指出,苏维埃只能确认部长会议提出的各种措施,部长会议意味着政治局,而政治局就意味着斯大林。

*假如之类的设想*

共青团第一书记巴托夫说,打击反革命分子以及确保战胜纳粹德国的需要,迫使斯大林几乎拥有绝对权力。巴托夫说,二战期间,为了苏联的生存,颠覆苏维埃制度和苏维埃民主成了必要之举,令人非常遗憾。他说,要是没有纳粹的干涉,没有那场世界大战,包括民主在内的苏维埃制度也许会得到发展。

*以人为本?*

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最近在回顾斯大林统治时代数以百万计的受害者时说,没有任何理由能够为人命丧生而辩护。这位克里姆林宫的领导人说,他认为,不能以人类的苦难和损失为代价,谋求国家的发展,事业成功和远大宏图;人类的生命价值高于一切。

巴托夫说,鉴于饥饿和贫困,前苏联加盟共和国 每年人口下降约一百万人,而梅德韦杰夫却虚伪地转移人们对这个问题的视线。

布拉斯基说,斯大林是魔鬼的化身,他不仅屠杀无辜民众,还恫吓侥幸活下来的人,阻挠他们建立一个解决今天俄罗斯种种问题的制度体系。

普京总理没有全面评价斯大林,不过他表示,这位苏联领导人对本国人民犯下的罪行,是历史事实,不应遗忘。

关键字:斯大林,苏维埃,普京,梅德韦杰夫,赫鲁晓夫,全面评价,苏联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