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04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南非继续抗击艾滋病


在南非的一家医院,一位母亲获得抗逆转录病毒药物(资料照片)

在南非的一家医院,一位母亲获得抗逆转录病毒药物(资料照片)

在南非,对于早期的活动人士和社会工作者来说,抗击人类免疫缺陷病毒/艾滋病(HIV/AIDS)是场恶仗。他们必须敢于挑战对这种病毒的否认,同时面对南非从占少数的白人统治向纳尔逊.曼德拉时代急剧转变的民主变革。美国之音记者采访了在约翰内斯堡和比勒陀利亚的几位活动人士,跟他们一起回顾了这种传染病的演变。南非现在仍是世界上受艾滋病影响最严重的国家。

*南非抗艾滋先驱忆往事*

在一座年久失修的建筑里,做过诊所经理的玛丽.卡鲁伊和她当时的同事露西亚.恩格玛回顾了大约20年前他们抗击艾滋病的经历。这项工作从希尔布洛街区的易斯林大街诊所开始。那一带是约翰内斯堡最贫穷的街区之一。

卡鲁伊说,他们是抗艾滋的先驱。 “我认为,我们当时的工作在同行中是首创,想看看这座城市对HIV和艾滋病这样的传染病可能有怎样的回应。”

她说,她所在诊所团队遇到的主要挑战是让舆论相信,HIV和艾滋病可以传染给任何人。

“艾滋病在当时被认为是白人同性恋得的西方传染病。我们很快就在希尔布洛街区了解到,实际情况恰恰相反,艾滋病是一种正在影响每个人的传染病。”

那个时候,即便是政府也传播不实信息,显示对艾滋病缺乏了解。一些领导人最初拒绝承认艾滋病的存在,而一位卫生部长居然认为,吃紫菜头就能治好艾滋病。

玛丽和她过去的同事们走在建筑的走廊上,现在这里非常拥挤,进驻了各种不同的新服务机构。诊所另一位同事梅吉.库内想起了有关艾滋病毒的事,这些事当时不为人知。这支由年轻人组成的诊所团队当时必须边学习,边尝试着遏制传染。

“那段时间就是以尝试为主。必须看资料,不得不依赖道听途说。我们当时处理的情况,对我们大家都非常新。作为一个团队,我们总是相互支持。同时,我们得到了外界的帮助。我们去找人咨询,参加报告会和各种会议,我们坐下来,交流经验。”

*艾滋研究中心吸纳大学生参与*

今天,玛丽.卡鲁伊是比勒陀利亚艾滋病和艾滋病毒研究中心的负责人。这个中心是卡鲁伊1999年创立的,目的是对一种在世界范围造成数百万人丧生且没有特效药的病毒,做战略性反思。

最近二十年,南非在抗击艾滋病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尽管这个国家的艾滋病人口仍然最高,但是南非成功推出了一项样板计划,通过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帮助病人延长生存期。

卡鲁伊说:“大量使用这种药物的病人感到饥饿。因此,如果营养不良的人数非常高,食品安全水平低,食物淀粉非常贵,这时要让病人使用抗逆转录病毒药,他们可受不了。这种情况很常见。”

卡鲁伊这家研究中心的目标还在于提高年轻人对艾滋病的认识。

跟卡鲁伊共事的有100多名来自比勒陀利亚大学的学生义工。他们接受培训,提供咨询,下社区做外展工作,开展教育和研究。

过去十年世界范围死于跟艾滋病相关的人数减少了,但是青少年感染HIV的人数上升。世界卫生组织说,2005年到2012年,10岁到19岁青少年感染艾滋病的人数增加了50%。

法律系学生纳齐参加这个中心的活动已有两三年。她说,最初来中心的时候,人们可以自由发言吸引了她。

纳齐说:“置身这个空间,年轻人可以说一些他们不会说的事情。事实上,我们学到了东西,超过了高中时的人生取向课。比如,他们告诉你HIV的确存在,要使用安全套。我们做的还不止这些。我们更多的是了解HIV的传播途径,不仅仅是告诉我们在性生活中应该如何控制自己。”

目前有大约160名大学生参与中心的活动,他们是新一代的行动者和思考者,他们的目标是了解和抗击HIV和艾滋病,希望让这种传染病成为历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