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作家:科学与自由民主政体互相促进


科学和民主制度有一种共生的关系。老资格的科学题材作家提摩西·菲利斯在他的新书《自由的科学》中提出,科学在那些保护自由探索的社会中兴旺,而科学兴旺又推动了自由民主政体的崛起。

在菲利斯谈论科学的时候,需要理解他所说的科学的涵义。他说:“我在书中用科学一词,我的所指是我们有时候所说的‘现代科学’。这是一种社会制度,由专业科学家、实验室、大学学部、同行评鉴的杂志等等组成。这是一种从科学上改变了世界的结构。”

菲利斯所说的“自由主义”则从政治上改变了世界。对菲利斯来说,自由主义是一种独立的政治哲学,跟保守派和进步派都没有内在的联系。

他说:“我所说的‘自由主义’是指原初的自由主义,也就是我所说的‘真正的自由主义’。它是体现在美国人权法案、英国人权法、世界很多国家的宪法以及很多其他文件中的哲学。这些法律文件规定保障人们的基本人权。因此,‘自由民主政体’真正的意思就是一种人民可以投票改变一切、但不能改变人权保障的政体。”

菲利斯认为,自由民主政体的这种适应性跟科学方法相仿。科学就是要进行实验,对各种思路进行检验,扬弃无用的思路,发展有用的思路。

他说:“自由民主的政治是不断的试验。美国的开国先驱常常谈到这一点。民主政体能够长存的一个原因是,民主政体能不断自我更新,改换领导层,改变法律。民主政体不断试验,不断努力发现改进的途径。”

在《自由的科学》一书中,菲利斯指出,自由民主制的这种实验性在1780年代法国大革命中被错误地解释了:

“我认为,法国人的问题是,他们拥有辉煌的哲学传统,所以就想象革命的目标不是持续不断的试验,而是一种人们可以推理出来的完美社会。这是一种有害的思想,在很多年里给人来带来极大的灾难。纳粹主义和共产主义都是这种错误思想的翻版。因此,我在《自由的科学》一书中提出的教训是,假如你想让一个政府科学化,就必须让它试验化。”

菲利斯说,伊斯兰激进主义是另一种反科学的非自由传统:“很多伊斯兰激进派运动都可以追溯到20世纪初的巴黎等地。激进分子在那里发现法国大革命时期传下来的哲学。其中为首的是卢梭,他发明了类似于圣经伊甸园神话那样的有关理想社会的一整套哲学。直到今天,还有很多人相信那一套。这种神话说的是,世界以前是完美的,文明毁坏了完美的乐园,现在我们要重返完美世界。不幸的是,伊斯兰激进主义当中有很多这种思想。现在的好消息是,没有多少理智的人相信这种神话了。正如法西斯分子从来没有在任何国家赢得真正的选举一样,伊斯兰激进分子也找不到很多追随者。”

菲利斯说,在当今世界,科学大国都是实行民主制,这不是偶然的。民主制的政治气候有利于科学探索兴旺,科学探索的发现和创新又用知识、财富和力量回报自由的社会。他说,假如有恰当的条件,科学可以是促成其他国家发生积极变化的动力。

科学作家菲利斯表示,他对未来感到乐观,因为现在世界上45%的人口生活在民主国家,这些国家为科学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环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