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4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日构筑海上联络机制有协议无进展


中日两国政府11月7日发表两国恢复构筑东海危机管理机制磋商的协议,三天后中日两国首脑在北京会谈时再确认了这一双方协议。但近一个月来,这一协议仍无具体进展,以至于日本统合幕僚长河野克俊隔空喊话,敦促中国尽快开始实行协议。

中日两国外交部11月7日发表中日两国恢复东海危机管理机制磋商的协议,3天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访华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北京会谈时,对安倍提出“希望日中防卫部门尽快开始运用海上联络机制”来确认两国刚达成的恢复磋商协议意向,习近平轻描淡写地回答“有关构筑海上联络机制的问题,双方已达成协议”。

当时日本各大传媒、舆论都指出,虽然中日首脑冷脸握手的场面难堪,不过总算走向改善关系的方向,而且东海紧张局势下,最令人关注的两国构筑海上联络机制来回避突发性冲突的问题也终于有进展,值得评价。

但近一个月来,中日海上联络机制的协议并没传出任何进展消息,日本防卫省公关部星期三回答是否有进展的问题时也说“没有可公开的进展内容”。今年10月刚就任相当于日本三军总司令的统合幕僚长河野克俊日前接受英国路透社采访时隔空喊话,敦促中国履行构筑海上联络机制的协议。

*东中国海的海空危机*

中日在东中国海的纠纷升级到可能随时发生军事冲突的危机主要是从2012年9月日本把钓鱼岛(日称尖阁诸岛)国有化以后,除了舰船对峙等低冲突风险外,高冲突风险记录包括了2013年1月中国军舰用火控雷达照射日本军舰的事件和同年11月中国宣布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以来中日军机今年5、6月间一再发生空中接近到只有30至50米距离的事件。据日本防卫省统合幕僚监部统计,2013年日本战机紧急升空防范中国军机可能侵犯领空的行动共415次,既比2012年增加36%,也是史无前例的最高记录。

日本防卫研究所前主任研究员、现东京大学教授松田康博说:“中国舰船去年8月以后在尖阁诸岛附近的活动已收敛,日中发生舰船冲突的可能性现在降低了,但中国设定东海防空识别区以来,军机冲突的风险存在,因为飞机和舰船速度不同,瞬间的判断失误就可能相撞”。

中日历史上有过小规模冲突引发全面战争的案例,以史为鉴,日本记忆犹新。前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说:“化解危机我们最强调的是构筑海上联络机制,日方一再要求中国军方之间该设置热线或构筑海上联络机制,现场发生危机时通过军方高层沟通来控制彼此的局面”。

*中国军队属国或属党*

不过日本军事评论员小川和久今年6月在防卫省一个研讨会上指出:“无论是火控雷达事件还是军机异常接近事件,因为中国军队不是国家军队,是党的军队,所以中国军方的行动实际上是受党指挥,具体说是某个军方的政治局委员指挥”。他认为,中国通过火控雷达和军机接近事件其实都是为了引发日本传媒哗然,然后这种消息反馈到中国国内,效果则都是“中国海军在加油呢”、“全世界你们看,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能做到这样”。

小川说:“驾驶苏-27战机向日本军机接近的中国空军飞行员照理说是熟练的,可是日本航空自卫队看到录像的人都说“技术不成熟”、“如果到日本航空自卫队留学就会高明”,所以是“小孩玩火”。小川自称与中国人民解放军交往了27年,他认为对中国军方人士,日本需要告诫真实想法,他说他已告诫中国驻日大使馆的武官说“下次再这样,是会被日本击落的哦”。

早在中日首脑会谈前,中日军方关系已有改善。今年4月河野克俊还是海上自卫队幕僚长的时候出席青岛举行的西太平洋21国海军将领论坛时,河野与中国海军司令吴胜利已有过接触、河野还在青岛会场的电梯里遇到一群要求他签名与合照的中国军人。河野上个月接受日本《每日新闻》采访时说:“海上自卫队以前就与中国海军有互访、交流,我的印象里中国海军对海自持有某种程度上的敬意”。

今年9月河野与吴胜利出席美国一个国际海军会议时,吴胜利虽然没响应河野要求正式会谈的建议,但与河野再次交谈,双方都认为需要构筑防止不测事态的机制。防卫省内传出的消息说,目前日本担心中国空军行为更多,但中日首脑会谈后近一个月中日构筑海上紧急联络机制的协议仍不见进展,障碍究竟在空军还是在政治局以上的领导层,日本仍不得要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