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2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性工作者呼吁将性交易除罪化


印尼泗水多莉红灯区等待顾客的性工作者。(2014年6月19日资料照)

印尼泗水多莉红灯区等待顾客的性工作者。(2014年6月19日资料照)

贫穷让许多落后国家的失业妇女不得不通过卖淫来生存。但是这些妇女报怨说,性交易被当作犯罪使她们面临很多问题,包括感染艾滋病毒的风险。一些性工作者正在推动性交易的合法化。她们在国际艾滋病大会上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卖淫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职业之一。然而,在大多数国家,它一直被看作是非法和不道德的。这促使全世界的性工作者、活动人士和游说团体不断加强他们的诉求,希望这一职业不再被视为犯罪。

他们中的许多人参加了今年在德班举行的国际艾滋病大会。他们在会上指出,继续把性工作当作犯罪可能会使艾滋病毒的传播情况恶化。

朱尔丝∙金是澳大利亚性工作者组织“红色联盟”的首席执行官。她说,对性工作者的要求认识不足导致许多国家的政府和人民抵制他们要求性工作合法化的呼吁。

她说:“我觉得许多人误会了我们的要求。他们认为性工作的合法化意味着将不会有任何法规,所有人都会开始从事性交易,许多犯罪者将会趁机作案。但事实并不是这样的。性工作不是犯罪,只是一份工作。”

卡梅隆∙考克斯是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性工作者权利促进计划”的首席执行官。在新南威尔士,卖淫已经合法化了。他说,这一举措让性工作者站在了抗击艾滋病病毒传播前线。

他说:“我们可以到健康服务中心,告诉他们我们从事的工作。这样,我们就可以获得与我们的工作相配套的性健康检查,而不用担心会被逮捕。”

一名戴着面具的妓女举着标语牌参加示威,抗议法国里昂取缔卖淫提案。(2012年7月6日)

一名戴着面具的妓女举着标语牌参加示威,抗议法国里昂取缔卖淫提案。(2012年7月6日)

凯∙蒂∙温是亚太地区性工作者联络中心的协调员。她说,亚太地区的38个国家中只有一个国家将卖淫彻底合法化了。她认为其他国家也应该这样做。

她说: “如果他们想要减少他们国家的艾滋病感染率,就应该考虑把性工作合法化。这能保护他们国家的性工作者,使他们免受暴力伤害,并减少艾滋病的感染率。”

非洲国家也曾否认性工作者为争取合法化而做出的努力。卡德勒戈∙拉斯毕特斯是“斯思昂科”这个南非性工作者运动的宣传专员。他说,在他的国家,对卖淫的非法化导致性工作者在面对警察和顾客的虐待时只能默默地忍受。

他非常清楚他们努力奋斗的目标是什么。

他说:“我们希望能看到性工作成为一个正式的工作类别,银行会把性工作者看作是有工作的人,给他们提供车贷、房贷和个人贷款。”

尽管他承认实现梦想的路还很漫长,但他说他感到欣慰的是,至少现在世界已经知道性工作者们的诉求。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