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1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报告:美国五分之一女生称曾遭校园性侵


2014年9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宣布“这是我们的责任”活动开始,以改变人们对于校园性侵的认识。副总统拜登也出席了活动。

2014年9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宣布“这是我们的责任”活动开始,以改变人们对于校园性侵的认识。副总统拜登也出席了活动。

6月暑假开始,美国高中生开始一贯的大学校园游,为选择心仪的大学做准备。而大学校园性侵事件今年引起普遍关注。

《华盛顿邮报》和凯泽家庭基金会(Kaiser Family Foundation)近日公布的调查报告显示,在美国,过去四年里曾经上过大学的人当中,20% 的女性和5% 的男性称在校期间曾受到性侵犯和性骚扰。

为了这份报告,研究人员在今年1月至3月随机电话采访了1053名在过去四年中曾经上过大学、并住在学校及附近、年龄在17至26岁的年轻男女 。调查范围覆盖全美500多所大学和学院,遍布美国50个州和华盛顿特区。《华盛顿邮报》称,实际的受性侵人数可能大于调查结果。

全国反对强奸、虐待和乱伦网络(Rape, Abuse & Incest National Network) 是美国最大的反对性暴力组织。该组织的理事特雷西·谢夫尔(Tracy Sefl)说,虽然如何定义性侵和性骚扰会使数据产生变化,地区之间数据可能会出现重复,学校间数据有差异,但只要这个数据不是零,大家就应该多加关注。

她说:“认知的提高会使得大家更容易意识到问题的存在……认知的提高会产生进步。”

2015年6月17日,《华盛顿邮报》举办了名为“关于大学校园性侵一个发人深省的对话”(A thought provoking conversation about sexual assault on college campuses)的讨论会,与凯泽家庭基金会共同发布了关于校园性侵的调查报告。

2015年6月17日,《华盛顿邮报》举办了名为“关于大学校园性侵一个发人深省的对话”(A thought provoking conversation about sexual assault on college campuses)的讨论会,与凯泽家庭基金会共同发布了关于校园性侵的调查报告。

她是在6月17日由《华盛顿邮报》举办的关于大学校园性侵的讨论会上说这番话的。

多数性侵受害者不报警

调查结果显示,在性侵事件中,有22%的受害者称他们与施暴者关系亲密,25%的受害者称他们与施暴者熟识。有71%的受性侵者将事件告诉他人,但只有12%的人告知了学校和警方。

黛娜·博尔杰(Dana Bolger)是一个关注校园性侵和性骚扰事件的非营利组织(Know Your IX)的联合创始人。她本人也在大学期间受到性侵。她解释说,报警率低跟事件中当事人的亲密关系有关。

她说:“受害者不报警或报告学校的原因有很多。我们知道有很多性侵事件发生在朋友或伴侣之间。所以,事情发生之后,也会产生很多混淆,以及对于控告你认识或爱的人的犹豫。”

性侵受害者也有男性

相对于报告所说的女生1/5受性侵的比例,虽然男性比例较低,为1/20,但这样的问题仍不容忽视。在性侵发生后,受害人向社会服务机构求助时,工作人员表现出的不信任、对受害人的指责或不友好,都会对受害人造成精神上的二次创伤。特雷西·谢夫尔(Tracy Sefl)说,受害者不论男女,在性侵事件中受到的伤害是相等的。

她说:“不论是男性受害者还是女性受害者,当他们公开性侵事件的时候,二次创伤在他们身上发生的可能性是等同的……二次创伤加上性侵经历是毁灭性的。所以当我们谈论男女受害的比例的时候,从很多方面来看比例并不重要,因为事情的后果,危险性和长期的影响是相同的。”

酒后乱性,酒是恶源?

在这次报告的受害者中,大约三分之二的人表示性侵事件是发生在酒后。而全部受访者中,77%的人认为少喝酒会有效的减少性侵事件。

许多人认为,如果一个人醉倒在别人房间里,她/他至少应该对自己的这一行为和接下来的后果付一定的责任。但黛娜·博尔杰(Dana Bolger)说,喝酒不是问题的本质,强奸已经存在数百年了,而强调饮酒在性侵问题中的作用反而会将人们的注意力从问题的本质上分散。

而另一位性侵受害者凯瑟琳·鲍曼(Katherine Bowman)打了一个开车的比喻。

她说:“每次我们坐进车里,我们就在冒可能出车祸的危险。但如果有人闯红灯撞了你,我们不责备受害者说“你不该开车,你不该冒险。”那我们为什么责备性侵受害者呢?”

奥巴马总统2014年9月在白宫宣布在全美国开展“这是我们的责任”活动,以结束校园性侵事件的发生。这一活动要求每个人,不论性别,都承诺不观望,积极参与到校园性侵的解决过程中。今年年初,12位两党参议员推动新的《校园问责制和安全法案》的出台。

如何公正处理?

2014年5月,在美国教育部公布的一份名单中,全美55所大学因错误处理校园性侵和性骚扰问题而榜上有名,其中包括常春藤联盟名校——哈佛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和达特茅斯学院。

目前,全美有130起校园性侵案件在接受联邦政府的审理,涉及全美117所学校。

而在性侵事件中的灰色地带影响学校对当事人的处理,也引发了争议。

2014年5月,哥伦比亚大学女生爱玛·苏库维茨(Emma Sulkowicz)指控同校的保罗·南热塞(Paul Nungesser)在2012年8月强奸了她。学校经调查为南热塞正了名。苏库维茨不服学校的处理,扛着她的床垫在校园里行走,陆续又有支持她的学生加入,成为了著名的行为艺术《床垫表演(承受那重量)》(Mattress project (Carry that Weight))。这个行为艺术一直持续到了今年5月,苏库维茨扛着床垫参加毕业典礼。而南热塞起诉学校和相关老师,称学校纵容以将他赶出学校为目的的床垫表演,是对他的性别歧视和学校的无作为,使他成为了“另一个学生骚扰的受害者”。

无独有偶,2014年12月,《滚石》杂志发表了一篇叫做《校园强奸案》(A Rape on Campus)的文章,讲述了一个维吉尼亚大学的女生被Phi Kappa Psi兄弟会男生轮奸的故事。文章发表后,大学和兄弟会顿成众矢之的。然而后来经过调查发现,这篇文章并不属实。《滚石》随后撤回了文章并道歉。Phi Kappa Psi兄弟会和大学的一名女院长先后在今年4月和5月到法庭控告《滚石》诽谤。

从2011年起,30多名被学校认为性行为不端的男生把他们的学校告上了法庭。

今年3月,保守派电视网福克斯的主播安德烈娅·坦塔洛斯(Andrea Tantaros)向女权主义博客写手们呛声,称对于校园性侵的过分审查已经等同于“对男孩发动战争”。她批评奥巴马政府推动对于大学处理强奸调查的联邦调查。她说,"追究男孩已经成了这个国家强奸文化中的主题......最终受害最深的还是女性和性侵受害者。”

此言一出,随即引起了女权主义者的反驳,说坦塔洛斯“是在助长那些不让女性为正义发声的弊端。”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