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03 2016年09月28日星期三

六四前夕: 中国有人纪念 有人受控


山东维权人士纪念六四23周年

山东维权人士纪念六四23周年

中国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等人星期天(6月3日)继续举行“六四”周年纪念宣传活动。另一方面,在这个敏感日子的前夕,中国大陆一些地方的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被当地警方软禁、传讯。

*山东孙文广公园呼吁平反六四*

6月3日(星期天)上午,孙文广教授等6人在济南市中山公园,纪念“六四”23周年。上午10点刚过,孙教授由公安陪同乘车来到中山公园,跟参加活动的其他人汇合。孙教授在公园向游客宣讲六四真相,还高喊“要民主”、“平反六四”等口号。

孙教授星期天对美国之音说,因为政府禁止媒体报道23年前发生在北京的镇压事件,到现在也不肯还原事件真相,他就是要通过简单易行的方式,让更多的民众,尤其是让年轻人知道“六四”,了解“六四”的真相。

他说: “希望能够推广这件事,知道这件事。另外,用这种方式大家都可以去讲,去说。利用你的权利,到公园去讲讲你的观点。写个标语举在手上给大家看,这个多好。如果这样做的人多了,我想就很好了。”

孙教授希望知道“六四”的人越多,离平反“六四”的日子就会越近。孙文广从5月6日就开始了今年的六四纪念活动,他稍早对美国之音表示,之所以提前这么多天,是为了避免当局封锁相关人员。

孙教授说,从5月15日开始,他一天24小时被监控。在这种情况下,他尚可以宣讲“六四”真相,宣扬民主,其他人要想这样做就更加没有难度。孙教授估计因“六四”对他的监控,明天下午或者晚上就可解除。

孙文广教授等人星期天的纪念“六四”活动,基本没有遇到阻力,只是当他拉出“勿忘六四、平反六四”的横幅时,人群中跑出几个便衣,将横幅撕毁,然后消失在人群中。

去年在济南举行纪念六四聚会的当天,一些本来打算参到会的人士被公安堵在家中。事后警方还根据媒体报道中登出的照片上门恐吓和威胁参与者,警告他们下次不可参加纪念六四的活动。

*六四前夕 敏感人士被监控*

另一方面,各地公安国保继续对一些敏感人士进行监控或不许外出。“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丁子霖被告知,6月3日和4日不能出门,不能接受媒体面访。丁子霖的小儿子蒋捷连89年6月3日晚11点左右在北京复外大街被戒严部队开枪打死。20多年来,丁子霖等天安门母亲成员一直在向政府要求“真相、赔偿、问责”。

湖南省民运人士张善光、周志荣3日去看望因参与八九民运及其他民主活动而坐牢20多年后刑满释放的李旺阳,被警方带走。警方说是要带他们回家。

6月3日,安徽网名叫姑鹤的维权异议人士被当地国保通知3、4日两天不要外出。维权网说,姑鹤的住所外面已经被国保站岗。姑鹤的本名叫王翼翔,精通无线电技术,长期从事网络维权活动,发表网络民主言论,教授、帮助网友清除网络故障,因而被当地警方视为重点维稳对象。每到敏感日子来临,姑鹤都被控制在家不许外出。

此外,广州画家何国泉日前被国保约谈,理由是他的一部画作据说跟六四有关。何国泉星期天告诉记者他的油画主题都是反思过去。

他说,“反思”是他的创作符号。 “在当代艺术美术圈,利用文革这个系列,文革的素材, 然后把它延伸到当代。他们不知道从哪听到和六四有关,事实上我是准备在六四这天展出我的最新作品。其实跟六四没什么关系。”

何国泉说,他的画展是在网上举办,只是展出的日子选得比较敏感。他说,整个约谈过程是平和的。何国泉几年前因为作品中主题涉及民主理念被拘留过15天。他认为,自己的作品对整个国家和民族都是有意义的,意义在于通过画作传播理念。

*平反六四 政府争取主动*

在1989年反对武力镇压学生和民众的中共前领导人赵紫阳受到软禁期间曾提出平反六四事件。他指出,这个问题迟早要解决,早解决要比晚解决好,主动解决比被动解决好。有许多评论人士也认为,六四事件是中国政府身上的沉重包袱,越推迟还原它的真相,越晚向事件中的死难者家人、向整个社会道歉,中国政府就越被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