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2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公民申请游行 重庆受理上海不理


谢丹(后排左1)参加上海同城聚餐 (博讯网络图片)

谢丹(后排左1)参加上海同城聚餐 (博讯网络图片)

几名上海维权人士分别在上海和重庆向当局申请示威游行,抗议因参与上海同城公民聚餐而遭疑似警方人员殴打、绑架或软禁。星期三在其户籍地重庆递交游行申请的谢丹表示,他的申请已获得有关部门受理,两天内会有答复。而杨勤恒等人数天前在上海递交的申请至今没有下文。杨勤恒星期三晚上在公安派出所做笔录,原因不详。

*游行申请 正式受理*

不久前参加上海同城公民聚餐活动而被绑架、软禁的谢丹对美国之音表示,重庆市管理游行示威的治安支队官员收下了他递交的申请书。

他说:“今天是正式跟我商谈。商谈完了他已经正式接受了申请。批准与否,两天之内答复。其他的详细情况就不便多说了。”

在记者询问接受申请书的官员的具体身份时,谢丹解释说,他和对方有一个口头君子协定,有关详情要等当局答复以后看情况再定,他要遵守这个君子协定,暂时不方便告诉记者更多情况。他同时表示,当时的谈话过程顺利平和,气氛友好,目前他的安全和人身自由没有受到威胁。

一天前,谢丹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介绍了他和杨勤恒等几位上海本地活动人士分别提出游行申请的事由。

他说:“上海警方,我现在只能说,我估计他是警方,因为他们没有亮出自己的身份证明。他们在上海连续两次软禁、绑架我,因为同城公民聚餐、公民在一起吃饭这个事。就这个事情,我已经写了投诉信。从上海一直到北京国家的有关职能部门,它们都没有一个说法。我遵照国内的集会游行示威法,回到我的好几所在地,向户籍所在地重庆市的公安机关申请游行,来抗议上海警方的这种违法,同时敦促国家有关职能部门对这一案件调查处理。”

*警察打人 民讨说法*

谢丹星期二表示,杨勤恒、张汝隽、汪建华他们一周前在上海因同类事由提出的游行申请仍然没有回复。

美国之音记者星期三晚上致电在上海的杨勤恒时,他只是简短地表示正在派出所做笔录,希望不被打扰,但没有说明是否跟游行申请或者他之前遭到警方人员殴打有关。

跟59岁的杨勤恒一同提交游行申请和控告警察违法打人信件的上海老资格民运人士张汝隽对美国之音表示,不了解杨勤恒为什么到普陀区宜川新村派出所做笔录。不过,他介绍了他和杨勤恒申请游行的原因。

他说:“申请游行就是因为他3号在他们派出所挨打了嘛,在派出所被民警打了。打了以后,我们提出抗议。就是希望他们给我们一个解答。如果打了,你违反了什么(法律)你应该道歉或应该怎么样。他们都没有(解答或道歉)。都没有,我们当时就曾经说过,当时我去派出所的时候曾经跟他们说过,如果没有一个妥善的解决的话,我们就提出上街游行来。后来他们也没给个答复。没有答复嘛,我们就提交了。”

*公民期盼 落实宪法*

现行的中国宪法第35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这部宪法的第37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该宪法第38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

活动人士谢丹星期二表示,他一向温和理性,对前途抱有希望。他说,目前中国从中央到地方,从官方到民间,正面的力量在逐渐增强,大家的共识在进一步凝聚,落后的、走老路的势力和思维一定会逐步得到遏制,整个中国良性的发展这一天应该说为期不远了。他希望重庆市当局落实宪法动真格的,开创尊重公民权利批准公民游行申请的先例。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