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1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经济学家:中国应放弃经济增长目标


中国清洁工骑车经过标语牌(2015年7月15日)

中国清洁工骑车经过标语牌(2015年7月15日)

中国总理李克强上周表示,中国有信心实现经济增长目标,也有决心守住不触发金融风险的底线。但美国一位经济学家的研究表明,过去半个世纪来没有一个成功的经济故事可以在背负不断增加债务的同时而不让经济增长下滑的;这位经济学家认为,制定经济目标是中国解决债务风险问题的最大障碍。

继续放贷促增长

为实现经济增长目标,中国政府继续大规模放贷,8月中国新增贷款将近9500亿元人民币,其中超过70%投入房地产,形成新一轮房价暴涨,以至于政府现在不得不再次出台住房限购措施。

有人走过天津滨海新区一处新居民楼群的墙壁,墙上贴着的画布上高楼林立(2015年10月18日)

有人走过天津滨海新区一处新居民楼群的墙壁,墙上贴着的画布上高楼林立(2015年10月18日)

摩根斯坦利宏观经济学家、新兴市场投资部负责人鲁奇尔·夏尔玛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制定经济增长目标已经成为中国解决巨大债务风险的主要障碍。

摩根斯坦利宏观经济学家、新兴市场投资部负责人鲁奇尔·夏尔玛 (美国之音章真拍摄)

摩根斯坦利宏观经济学家、新兴市场投资部负责人鲁奇尔·夏尔玛 (美国之音章真拍摄)

夏尔玛指出:“中国不能容忍经济增长低于确定的目标。但我认为,中国现在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不要再制定增长目标,应该允许经济放缓一到两年,以利于清除债务。我认为中国应该允许这样做,而这现在还没有发生。”

债务状况是关键

夏尔玛的新书《国家兴衰》列出全球金融危机后5到10年导致各国经济变化的10大因素,他认为其中最重要的是“债务状况”。其它还有人口、通胀、政府行为、不平等、货币、投资、地理、政治、亿万富翁(有好坏之分,自我创业发家和靠政治关系致富)。

夏尔玛新书《国家兴衰》 (美国之音章真拍摄)

夏尔玛新书《国家兴衰》 (美国之音章真拍摄)

夏尔玛说,过去5到7年来,中国的巨大债务急速增加,使下一个全球经济衰退很可能成为“中国制造”。“在2007到2008,美国的债务水平急速上升,美国经济泡沫高峰时要花3美元债务创造1美元GDP增长;如今在中国,要花4美元债务创造1美元的GDP 增长。所以今天全球经济的风险主要在中国。”

危机可控,增长难持

但中国总理李克强最近表示:中国债务风险总体可控,触发债务风险的可能性很低。夏尔玛说,中国也许可以总体控制债务而避免危机发生,因为中国没有外债。但体制内累积太多债务就不可避免会使经济增长急速放缓。

中国总理李克强和夫人抵达加拿大渥太华国际机场(2016年9月21日)

中国总理李克强和夫人抵达加拿大渥太华国际机场(2016年9月21日)

研究了过去50多年30轮信用风险案例的夏尔玛说,凡5年内债务增长超过GDP的40%的经济体,接下来的5年里,增长会大幅度减缓,通常会降一半以上。他说:“没有一个成功的经济故事可以在背负像中国这么沉重债务的情况下保持增长不减的。”

中国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政府总债务占GDP的39.4%。根据金融时报的报道,中国债务总额与GDP的比例在今年一季度上升至创纪录的237%。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的企业贷款相当于GDP的160%,而2008年时不到100%。

专制国家易大起大落

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爆发后,中国仍能实现两位数增长。自那以后,中国一直为达增长目标允许债务激增。中国的做法使一些西方国家羡慕。但夏尔玛说,根据他对124个国家在50多年里的经济增长情况的研究,大起大落的多为专制国家,民主国家则能稳步前进。

夏尔玛说:“因为专制国家的决策高度集中,缺少监督机制。如果制定了正确的政策,经济会增长得很快;如果决策错了,因为缺少监督,经济会长时期受打击。”

全球化已进入拐点

夏尔玛表示,今天,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已成常态,背后最重要原因是全球人口增长率已经减半;其次是反全球化倾向。他认为,随着贸易、资本、移民在全球化中份额的不断降低,传统的全球化已进入拐点。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