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2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对腐败官员是划线赦免还是追究到底?


2013年7月南京市长季建业参加活动。他和当时担任中共南京市委书记的杨卫泽后来都涉嫌严重违法违纪而被调查,季建业被开除党籍,杨卫泽被罢官。中共高官中贪官之多可见一斑。

2013年7月南京市长季建业参加活动。他和当时担任中共南京市委书记的杨卫泽后来都涉嫌严重违法违纪而被调查,季建业被开除党籍,杨卫泽被罢官。中共高官中贪官之多可见一斑。

在中国的反腐运动导致“官不聊生”的情况下,中国一位著名的法律学者警告说,中国当局必须赦免两百万腐败的共产党官员,以避免陷入最终可能导致政府垮台的丑闻恶行的恶性循环。不过,有分析人士认为,这种建议根本就是歪门邪道。

在被认为是无官不贪的时代,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台后展开的打虎拍蝇的反腐运动可以说是造成了官员的人人自危。

李克强:既惩治腐败也追究为官不为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记者会上表示,中国将以“壮士断腕”的决心继续改革。(美国之音东方拍摄)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记者会上表示,中国将以“壮士断腕”的决心继续改革。(美国之音东方拍摄)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两会结束时举行的中外记者会上誓言要消除滋生腐败的温床,同时强调要打击反腐运动导致的官员不作为。他说,在反腐败的过程当中,既要惩治乱作为,也反对不作为,庸政懒政是不允许的。他还表示,要完善官员政绩考核评价机制,对为官不为、懒政怠政的,要公开曝光、坚决追究责任。

不过,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何家弘认为,要想赢得这场反腐斗争,当局必须把精力集中在预防今后的犯罪行为,而不是已经发生过的腐败。

何家弘:赦免200万腐败官员

这位获得过美国西北大学法学博士的中国学者在最近撰写的一些文章中呼吁赦免他估计的两百万腐败官员。他说,对这些腐败都进行调查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会耗费40到50年的时间。

这2014年1月19日披露的谷俊山在家乡河南未完工的谷家大院

这2014年1月19日披露的谷俊山在家乡河南未完工的谷家大院

何家弘教授在接受英国电讯报采访时说,可以设立一个最后期限,比如说2015年12月31日。如果官员如实申报他们的所有财产,那么就不调查这些财产的来源。而惯犯将立即受到调查。他还建议为这些官员设立一个特别帐号,将他们的不法所得“捐献”出来,用于减贫或是反腐。

何频:赦免贪腐官员是歪门邪道

不过,美国明镜集团的总裁何频对这种提议很不以为然。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我认为,这都是很荒谬的歪门邪道,因为中国官员的贪污腐化是非常普遍的,不是一个人或者是百分之50、60的问题,是几乎每一个官员都有贪污的问题,是贪污的程度(不同)的问题。”

他认为,特赦不仅不现实,缺乏政治上的可操作性,而且根本不会让那些官员停止贪污。

他说:“你说特赦一批以后他就不继续贪污了吗?我告诉你,继续贪污,只会贪污得更严重,反正你会特赦的,反正我们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反正我们是一批人。对不对?有一句话叫法不责众嘛。”

反贪腐的根本之道

何频指出,中国反贪污腐化搞了那么多年,反贪机构不可谓不多,政府部门有监察部,后来又成立了预防腐败局,检察院也设有反贪局,还有中纪委,但是还是越反腐败问题越严重。在他看来,在如何防止贪污腐化的问题上,全世界其实只有一条路,就是让政府受到更严格的监督,这才是正路以及根本之所在。他说,如果不进行根本上的制度改造,任何反腐的努力都是徒劳的。

他说:“如果没有一个独立的司法运作,没有媒体的监督,没有一个人民可以监督政府行为的机制,那其他任何的行为都其实是让问题拖得更久,然后让问题积累得更严重,然后让问题最后越来越难以解决。”

何频说,事实上,中国地方官员和企业家告诉他,尽管中国正在进行严厉的反腐,但是行贿受贿仍然在进行,只是人们在行贿受贿时更加小心,形式更加隐秘。

这位观察人士认为,如果中共继续这样搞下去,而不从制度建设上入手来反腐,那么很可能会导致内斗和内乱,而这也是唯一可能导致共产党垮台的途径。

观察人士:习式反腐危及中共政权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的沈大伟(David Shambaugh)教授最近撰文表示,习近平的这种反腐很可能会导致中共的垮台。

美国研究中国精英政治的权威学者马若德(Roderick MacFarquhar)最近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也表示,习近平的反腐尽管很得民心,也是他使共产党重新获得合法性所作出的可信的努力,但是这个高风险的举动很可能会危及中共的统治。

他说:“反腐很可能在他的同僚、中央委员会成员以及高级党员干部中间引起巨大的担心和反抗。他们担心的是:下一个倒台的会不会是我?我认为这是一个高风险的做法,因为人们可能会团结起来对抗他。另一个高风险是,他所打的不仅只是老虎,还有苍蝇。这个做法我相信也是非常受老百姓欢迎的,因为使老百姓受害的正是这些低级别的中共官员,像破坏环境等而引起老百姓的不满,但是如果你抓了太多的苍蝇,很快中共就不复存在了。”

西方学者的建议

这位学者对习近平提出的建议非常类似于何家弘教授的提议。

他说:“我认为他必须做的是,到一定时候宣布,我们现在让每个人都感到害怕了,今后不会有太多的腐败了,我们可以停止这个运动了。他应该在一上任的时候就说,只要你不再腐败,我们不会追究,但是如果你继续腐败的话,那么就不客气了。人们一定感到很震惊:前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只退休了两、三年的时间,既然他会被起诉,那么又有谁是不会触及的?是安全的呢?没有任何人。”

哈佛大学荣退教授、邓小平传的作者傅高义(Ezra F. Vogel)最近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也表示,中国目前的反腐的确让很多官员感到不安。他认为,应该通过法律来明确界定什么是腐败。但是他认为,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