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0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塞拉利昂埃博拉患者处境堪忧


在塞拉利昂中部的马卡尼市的一家收容中心里,许多重病人坐在空置的大学楼的地板上。他们在肮脏的环境里苦苦等候。到达位于凯拉洪的埃博拉治疗中心,需要乘坐16个小时的救护车。美国之音记者在马卡尼目睹了极为糟糕的情况,而且病例数量似乎已经远超官方承认的数量。

马卡尼政府医院的院长奥斯曼∙巴赫医生说,埃博拉病例在最近几个星期急剧增加。

他说:“超过100150个病例,因为我们已经送了56个病人去了凯拉洪的无国界医生组织的治疗中心。今天早晨,我们的病人已经有100到110名。”

大学的楼房被用做临时的收容所。因为没有治疗中心,这些病人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高传染性的病人就躺在开放的环境中。一个妇女坐在地板上,她已经病得站不起来了。其他病人躺在床上挤作一团。一个小孩子单独躺在那。他们在等待和希望下一辆救护车上能有空位置。

无国界医生组织的现场协调员阿克塞拉•范多尼克说,越来越多的疫情爆发热点出现在全国范围内的各个新地点。

她说:“我们每天都接到从全国各个地区打来的电话,那些地区已经完全招架不住了。”

走在临时收容站内,没有办法判断哪些病人是呈埃博拉阳性的。不管是呈阳性还是阴性,他们都被安排在一起。

这里的医疗工作者没有接受过多少训练,也没有处理埃博拉的经验。防护装备也不足。巴赫医生说,医院已经有三名员工死亡了。

院长巴赫医生说:“在我们专门划出的病例里,99%都呈埃博拉阳性。“

一个临时病房人去屋空,床铺肮脏,地上堆着某个病人留下的衣服,其间散落着药包。

25名被确诊的埃博拉患者头天夜晚离开了这里,前往无国界医生组织在凯拉洪的治疗中心。其中四个人死在16个小时的路途之中。

范多尼克医生说,这个数字每天都在上升。

她说:“每天我们都有救护车到达,当我们打开车门的时候,就会看到救护车里有尸体躺在可能并未感染的人的旁边。所以这是感染的第一源头。”

两个新病人刚刚被送了进来。

其中一个小男孩表现出埃博拉的症状,他的妈妈不顾危险,不肯离开。

救护车司机卡莫里•康特说: “太多了,每天我都会接10个、15个、14个、12个病人。。。。。。”

范多尼克医生说,一些地区没有自己的埃博拉治疗中心。

她说:“他们地区的埃博拉中心没有足够的收容能力,所以基本上他们都想把他们的病人送到我们这里。”

巴赫医生并不期待情况会有好转。

他说:“就现在来说,情况并没有得到控制。我们希望情况能有好转,但是我担心,或许情况会变得更糟糕。”

美国疾病控制中心警告说,在没有额外的大量国际援助的情况下,到明年1月,埃博拉病例可能会突破140万。与此同时,在这座没有埃博拉治疗或检测设施的城市,病人们只能怀着对死亡的恐惧,苦苦等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