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西非埃博拉幸存者面临污名阴影


一位带有埃博拉症状的男子等待获准进入蒙罗维亚一处治疗中心的入口。(2014年9月29日)

一位带有埃博拉症状的男子等待获准进入蒙罗维亚一处治疗中心的入口。(2014年9月29日)

上周末在塞拉利昂东部的凯内马附近,第一批幸存者从国际红十字会管理的新埃博拉治疗中心出院。凯内马是埃博拉疫情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卫生部统计,有423例感染病例。美国之音记者尼娜•迪福瑞采访了几位幸存者及其亲友,请他们谈了那一段日子的煎熬。

卡蒂阿祖•班古拉从埃博拉治疗中心出院后,第一次见到她的哥哥埃曼纽尔,喜极而泣地扑到他的怀里。

她已经有好几周没有见到她哥哥了,都不确定是否还能再见到他。

只有11岁的班古拉说,当身着白色工作服的医护人员接近她时,她感到害怕,因为她看不到他们的脸。而现在她终于理解了,医护人员如此着装是为了避免感染这种致死疾病。

埃曼纽尔•班古拉说,当他意识到卡蒂阿祖有了感染埃博拉的症状,包括腹泻、呕吐,就打了1-1-7急救中心的电话。

他对及时发现症状感到很高兴,这样妹妹就可以尽早得到治疗。

他说,“我很高兴。感谢上帝,我妹妹回来了,因为我知道这是一种致死疾病。”

附近位于滑铁卢区的村子与首都弗里敦相距约1小时,奥斯曼•赛斯在这里的红十字会举着自己的出院证明。

赛斯说,他感觉自己没事了,很高兴能回家。

在卫生部工作的甘地•卡隆表示,尽管这两名病人战胜了埃博拉,他们仍然面临挑战。“一个埃博拉幸存者回到他的社区,会带来巨大的挑战,羞辱是最大的问题。这不仅是幸存者要面临的,对所有需要接受治疗的埃博拉患者都一样。”

弗里敦卫生部和红十字会正联手努力,消除偏见。红十字会发言人帕特里克•马萨奎称,这意味着他们要首先和埃博拉幸存者一起努力。

他说,“幸存者在治疗中心接受过很多次心理咨询,社会工作者再将他们带回社区。在塞拉利昂,红十字会遍布所有辖区,所以,各区的红十字会可以走进社区,与幸存者家属以及政治当局和当地权威见面,以便社区更好地接纳埃博拉幸存者。”

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也会与埃博拉幸存者生活的社区进行谈话,解释埃博拉的防治措施,如何检测,以及尽早治疗有助于增大治愈可能。

同时,他们也向社区解释,埃博拉幸存者并不可怕。

而年轻的卡蒂阿祖•班古拉表示,回来以后要做的第一件事也是告诉她的社区如何预防埃博拉,这样就不会有人被感染了。她希望人们会听。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