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58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司马南谈VOA电视辩论 回应网上评议


中国著名左派学者司马南在美国之音接受采访

中国著名左派学者司马南在美国之音接受采访

日前上美国之音电视节目作客的中国左派评论家司马南在回顾他和几位嘉宾辩论中国时政问题时坦言,这样的辩论是有益的,他颇有收获。司马南认为这种直播的对话交流应该继续。他还披露,他熟识的几位著名左派意见领袖也愿意坐下来同持不同政见的海外活动人士就敏感问题进行更广泛深入的探讨。

*收获*

到美国观察大选的司马南已经在上周末回到北京家中。11月15日,他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这几天他认真看了一些朋友转发给他的不少海外观众对这场毛派和民主派之间的直接交锋所作的严肃评论。他在发表感想时首先谈到了在华盛顿VOA总部参加对话节目所获得的三点收获。

他说:“第一个收获就是我自己在和对方的辩论当中,增加了我对民主政治、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中国国情等这样一些问题的认识。”

司马南说,他对上述问题原来就有兴趣,也研究,也著述,在面对辩论对手时,这些问题重新被提起,有的只是三言两语带过,有的是停顿一下,叩问一下,但他还是有了收获,增加了对这些问题的认识。

司马南表示,他从这次备受瞩目的直播电视辩论节目中得到的第二个收获是见识了有代表性的海外华人,如海外民运领导者之一、时政评论家胡平、美国之音中文部龚小夏和公民力量发起人杨建利。尽管有不少观众和网友的批评认为这场辩论是鸡同鸭讲,没有交集,甚至杂乱无序,但是司马南表示,他在与这几位在美国的评论人士激烈辩论中知道了他们在想什么,发现了问题的症结。

*共识*

司马南告诉美国之音,他同三位嘉宾以及主持这期焦点对话节目的宁馨在以一敌四的脑力风暴交锋中发现,大家是有共识或共同点的,而这是他的第三点收获。

他说:“什么共同点呢?就是中国社会存在着一些弊端,存在一些问题,尽管对这些问题的表述不完全一样。比如杨建利说中国一年有多少万起群体事件,等等,等等。”

司马南表示,对于中国发生群体事件的具体数量大家在表述和认识以及获取信息的渠道方面是有差异的,但是有一条不变,就是这个中国社会存在很多问题,诸如贫富差距、经济增长的方式、党内一些腐败现象,也包括一些人(官员亲属)移民出国以及中国的知识精英流失和资金流失等方面。他说,在这些问题上,大家是有共同点的。

*交锋*

今年2、3月中国政坛发生震惊中外的王立军、薄熙来事件以来,经常在左派或毛派论坛网站和一些电视或平面媒体上发表言论的司马南和其他观点相近的著名评论人士开始受到压制,时而遭到噤声。不过,司马南在VOA卫视的直播节目中仍然为剥夺他言论自由的体制辩护说,“博客被封是个枝节问题”,他首先关心的是中华民族的复兴和民主应该服务的全体中国人的福祉。

在纽约通过网络视讯参加辩论的北京之春主编胡平正面回应司马南的上述说法时指出,“中共现在的做法是既压制自由派的声音也压制左派毛左派的声音。在这种情况下一个自认为是左派的人当自己的声音受到压制时还要来为这种压制辩护是十分可笑的。” 当时,作为特邀嘉宾参与节目的龚小夏也质问道:“一个不允许批评的体制有什么自信可言?”

记者15日在电话采访时问司马南,有没有地方去追究新浪网屏蔽他的某些博文(包括他全文抄录的美国之音政改辩论节目)、限制或剥夺他的言论自由权的法律责任,从而使他遭遇的尴尬处境得到纠正?这位自嘲为忧国的小民表示,他不了解是哪个部门或哪个层级的负责人禁止他发表某些言论,但是将考虑采取法律行动使他被噤声的问题在法律层面得到澄清。不过,司马南并未触及中国司法尚未独立的现实。

*回应*

11月9日通过卫星和互联网直播的电视辩论节目在网上引起了强烈反响,热评如潮。对节目内容、形式和场上各位嘉宾以及主持人的风格和技巧众说纷纭,褒贬不一。

部分网友观众指责司马南在辩论中不时打断别人表述,插言抢话,还有人痛批他缺乏礼貌,不尊重对方。司马南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他虚心接受这些尖锐批评,不过他也分辨说,节目中其他几位嘉宾几乎炮口一致向他开火。他又笑言,如果这个对话节目以多打少的“规矩不改,他也不改”。

司马南说,他并不是坚持中国不能改,而是希望慢慢地改,现阶段不能让共产党下台,否则后果将不可收拾,国家将分裂,社会将陷入混乱。他说,此次在美国之音参加辩论的次日回到中国之后一直在后悔一件事,那就是他当时没有着力强调社会发展阶段的不同,没有着力强调国情的不同,流于一般的概念上的辩论。

他说:“因为他们四个人向我开火,我就忙于应对。其实我应当提起社会发展阶段不同、国情不同这样一个话题,来设置命题。比如说,同样是在美国社会现在的条件下,如果加进来10亿人会怎么样呢? 如果加进来的10亿人,不是高水准的大学以上的优质劳动力,而是像中国农村社会一般的那样,老弱病残,文化教育程度不高,人还比较愚昧。 这样10亿人加到美国社会,会怎么样?”

司马南表示,他外语水平不高,因此他对外部世界的了解受到限制,不过他也在努力加深对其他国家的认识,并即将前往以色列和越南访问,打算对这两个国家的社会文化和政治生态作些调研。

他还表示,龚小夏女士上周五在唇枪舌剑的节目结束后带他到美国国会议员办公楼内参观,那里的议员助理和工作人员平易近人的态度和对普通来访者的热诚接待令他耳目一新,为之赞叹。

在中国几大网站上开设微博、拥有数以百万计粉丝的司马南表示,海外中文媒体应该创造条件,多办一些类似的直播电视辩论,邀请一些被称作“高级五毛”的中国理论界名家到国外与在中国大陆被视为“敌对势力”的异议人士就一系列敏感话题短兵相接,深入探讨,由公众评判。

旅美民主人士杨巍认为,只要有(意识形态的)对立派能从各说各话到坐下来一起对话,不管是谁压倒了谁,都是往民主社会前进了一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