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3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白邦瑞解析美中两军差异 (1)


最近,五角大楼“净评估”办公室约请相关领域的国际专家学者针对中国对美国采取所谓 “法律战”、“媒体战”和“心理战”的“三战”战略问题进行了研究,并提出了一份长达566页的研究报告。白邦瑞博士(Mike Pillsbury)是这一研究报告的顾问。

研究中国文化和中国军事问题40多年的白邦瑞博士接受VOA卫视记者齐之丰的专访,解说了美国方面为什么对中国的“三战”战略反应迟缓,并从美中两国政治、国际政治、外交、历史、语言和文化的角度畅谈了他对中国军方以及对美中两国两相互理解之难的看法。接下来就是齐之丰专访白邦瑞的第一部分。

问:(用中文)您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中文感兴趣,开始学中文的?

答:(用中文回答)是在“文化大革命”时候,1966年,我在斯坦福大学毕业,那个时候我已经开始学中国历史,中国政治,中国文化。那时候,我去哥伦比亚大学去读博士学位。那个时候你要学中文,你要了解中国的话,就必须去台湾两年学习汉语。所以从1970到1972年,我去台北的台湾国立大学学习。那个时候,(台湾“党外运动领导人”、现在的台湾在野党民主进步党创始人)许信良还在。这都是40多年前了。所以,你可以说,我一辈子都在学习中国的文化。

问:(转用英文)现在我们言归正传。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三战”战略在10多年前就提出来了。为什么你们现在对它感兴趣了呢?

答:国防部每年要对国会提交 “中国军力”年度报告。这是法律规定的。我们第一次在2011年的报告中提到了“三战”。也就是说,在2003年中国最初提出“三战”的时候,我们没有立即予以注意。

问:为什么你们现在要认真看待“三战”战略了呢?

答:这是因为中国政府从2010年开始进行一些活动,跟“三战”的理论或条例非常相似。“三战”这种说法来自(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一个组织单位。我们美国国防部没有这么一个对应的组织单位。中国人民解放军有总政治部这样的单位。美国国防部没有政委,没有总政治部。因此,一开始我们不理解这是一个什么单位。

现在我们越来越多地认识到,这是中国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单位,非常有权,非常有影响力。这是因为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是彼此紧密相连、紧密结合的。我们在美国没有这样的制度。

我们美国的武装部队直接听总统的指挥,军队不听任何政党的指挥。美国有非常严格的法律,规定政党的活动和国防部、武装部队的活动必须仔细严格地区分开来。

于是,很多美国人建议中国也采取这样的制度,即人民解放军应当归国务院领导,归李克强总理领导,当然也是归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但人民解放军不应当用来保护中国共产党。中国的武装部队应当跟共产党分开。

全世界大多数国家都是这样(实行政党与军队分离)。在美国,国防部长必须是文官,不是现役军人。但中国没有这套制度。因此中共控制人民解放军,而解放军总政治部实际上是中共在军队当中的一个组织。

“三战”的思想是解放军总政治部在2003年提出的。这让美国人很难理解,因为我们没有军队总政治部,我们没有政党 控制军队的制度,我们有各种法律将我们的政党跟武装部队分离开来。我今天跟你带来一本美国国防部在2003年推出的《各军种联合心理战大纲》(Doctrine for Joint Psychological Operations)。

从某种意义上说,美国国防部的这个大纲跟中国的“三战”有重合之处。这是美国方面在11年前提出的战略思想。但这两者之间也有巨大的差异。

齐之风: 白邦瑞博士在这里所说的美国国防部发布的美军《各军种联合心理战大纲》与中国的“三战”战略有巨大的差异,是指美军的战略是军队战略,与政党和政党政治无关,但中国军队的战略则与中共和中共政治紧密相连。在下次节目里,白邦瑞博士要进一步解析美国和中国军队的本质性差异,以及他中国军方对美国和美国军方的研究水平的评价。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