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9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斯诺登成俄罗斯棘手问题


俄罗斯总统人权事务全权代表鲁金(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俄罗斯总统人权事务全权代表鲁金(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中国甩掉包袱,放走前美国情报机构合同雇员斯诺登可能引起俄罗斯不满。一名俄罗斯高级官员说,本应是中国面对的问题,现在却变成了俄罗斯的问题。某些人为俄罗斯制造了这一局面。与此同时,俄罗斯国内继续讨论是否应庇护斯诺登。

俄罗斯总统人权事务全权代表鲁金针对前美国情报机构雇员斯诺登事件向媒体发表谈话说,斯诺登本来呆在香港,但他为什么却要飞来莫斯科,投奔我们呢?这起事件的本质是,这本应是中国面对的问题,但现在却变成了俄罗斯的问题。

鲁金特别强调,斯诺登事件显示,某些人为俄罗斯制造了这样的局面。斯诺登问题本来同俄罗斯毫不相干,但现在俄罗斯却要处理这个问题。他看到这个事件背后隐藏的问题非常不简单。

鲁金没有进一步明确说明,究竟是谁和哪些人给俄罗斯制造了这起麻烦。

鲁金不但是俄罗斯人权领域最高官员,而且是俄罗斯著名政治人物,曾是多年的俄罗斯国家杜马议员,也是亲西方的民主派政党亚博卢集团的创建人之一。他在90年代曾担任俄罗斯驻美国大使,特别擅长俄美关系和俄中关系。鲁金之子是通晓中文的汉学家。因为精通国际事务,鲁金在俄罗斯外交领域拥有重要影响。鲁金的这一独特个人背景也使他在评论政治和国际问题时,经常被媒体当作权威言论引用。

迄今为止,俄罗斯官方对斯诺登事件的反应谨慎低调。公开出来对这起事件发表评论的仅有外长拉夫罗夫,总统普京,普京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和鲁金几人。目前没有任何一名俄罗斯官员或是媒体公开对中国表达不满,或是指责中国把斯诺登这个的包袱甩给了俄罗斯。

有俄罗斯媒体认为,斯诺登离开香港而选择莫斯科,这背后可能有高人指点。

但莫斯科的政治分析人士说,在中国,俄罗斯和美国三角关系中,三个国家经常使用各种策略和阴谋为自身利益服务。一名亲克里姆林宫的学者曾表示,上个世纪90年代每当中国对美国的一些做法感到不高兴时,中国就让俄罗斯同美国对抗,而自己却躲在背后避免中美关系受损,这名学者认为中国的策略充满东方智慧。但针对中国挑拨俄美关系的做法,俄罗斯学者和官员从未在公开场合流露过不满。

与此同时,俄罗斯国内继续讨论是否应给斯诺登提供庇护。俄罗斯总统人权事务委员会主席菲多托夫说,斯诺登目前呆在莫斯科国际机场的过境转机区很安全。厄瓜多尔,委内瑞拉和俄罗斯都应该收留斯诺登。

俄罗斯总统人权事务委员会主席菲多托夫(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俄罗斯总统人权事务委员会主席菲多托夫(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菲多托夫说:“根据1951年的日内瓦公约,难民都会受到保护,而且他们有权申请政治避难。涉及这个问题的国家都应为难民申请政治避难提供方便。当然是否提供政治避难属于每个国家的主权。所以,在申请庇护的过程中,斯诺登会受到这项公约的保护。”

另一名支持给斯诺登提供庇护的俄罗斯国家杜马议员卡拉什尼科夫认为,同美国给许多人提供庇护不同,不但很少有人向俄罗斯申请庇护,在这个领域俄罗斯似乎也没有先例。

总统人权事务全权代表鲁金说,庇护斯诺登未必符合俄罗斯国家利益,他对此没有答案,更不确信。因为庇护斯诺登非但不能提高俄罗斯形象,相反可能使俄罗斯遭遇更多麻烦。

斯诺登从香港抵达莫斯科已将近一个星期。迄今为止,仍然没有任何一名媒体记者能见到斯诺登。文传电讯社报道,没有人知道斯诺登现在躲在哪里。

俄罗斯媒体说,斯诺登事件似乎走入死胡同。但俄美两国官员每天仍然通过各种渠道沟通讨论。厄瓜多尔也开始就接收斯诺登同俄罗斯接触。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