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4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斯诺登首次露面 官方导演的特别行动?


斯诺登星期五与人权活动人士和俄罗斯律师在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见面

斯诺登星期五与人权活动人士和俄罗斯律师在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见面

俄罗斯官方对前美国情报机构合同雇员斯诺登再次寻求政治避难反应谨慎。有评论认为,斯诺登首次露面同人权人士和律师机场会晤是官方导演的一次行动。俄罗斯当局正试图把斯诺登描绘成为一名人权捍卫者。

*事先获通知 多数会晤斯诺登人士有官方背景*

前美国情报机构合同雇员斯诺登从香港抵达莫斯科后三个星期来首次露面。斯诺登星期五在舍列梅捷耶沃国际机场同一批人权活动人士,议员和律师会晤。但俄罗斯国内对斯诺登再次请求政治庇护出现不同反应。

除了大赦国际,人权观察,透明国际和波兰的一家人权组织,以及联合国驻俄罗斯代表处的代表外,其他参加同斯诺登会晤人士都同官方拥有密切联系。比如著名的克里姆林宫智囊,政治学者,目前是俄罗斯下议院国家杜马教育委员会主席的尼克诺夫。由官方操纵的人权机构“抵抗”的领导人科斯金娜,还有亲政府的知名律师库切林,列兹尼克以及俄罗斯总统人权事务全权代表鲁金。

鲁金事后向媒体透露,他头天晚上就接到通知,请他星期五到机场同斯诺登会面。但鲁金拒绝透露通知他的人的身份。

*把斯诺登描绘成人权捍卫者*

俄罗斯著名反对派记者利特维诺维奇发表评论认为,星期五的会晤非常象一次十分典型的由官方策划的特别行动。有声望的俄罗斯人权人士都没有参加会晤。而同斯诺登见面的某些亲政府人士甚至同安全机构关系密切。

评论说,俄罗斯当局试图把斯诺登描绘成为人权捍卫者,而不是一名间谍或是情报机构的工作人员,这可使官方把斯诺登当成一名人权人士,而不是正在逃跑的情报机构的雇员对待,这样做对当局处理这起事件非常有利。

利特维诺维奇认为,来自国内外的活动人士时常在莫斯科舍列梅捷耶沃国际机场被禁止入境,或是受到各种检查盘问。但滑稽的是,名声不好的舍列梅捷耶沃机场竟然组织和帮助了这次斯诺登同所谓的人权人士的会面。

*更多声音主张庇护斯诺登*

几乎在斯诺登机场露面的同时,俄罗斯下议院国家杜马议长纳雷什金和上议院联邦委员会主席马特维延科都表态支持向斯诺登提供政治庇护。纳雷什金说,斯诺登若被遣返将面临死刑,俄罗斯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同斯诺登会晤的国家杜马议员尼克诺夫说,向斯诺登提供庇护不会损害俄罗斯的利益。

尼克诺夫说:“美国向几乎所有的从俄罗斯和前苏联叛逃出来的间谍提供了庇护。所以在两国关系中存在这种先例。普京已经提到了俄罗斯让斯诺登留下来的前提条件,看一看形势将如何发展。”

*南辕北辙 立场分歧*

俄罗斯总统普京曾表示斯诺登如果想留下来,就不应做损害美国利益的事情。但同斯诺登会面的人权观察莫斯科代表处副主任罗克申娜透露,斯诺登并不认为他的所作所为对美国造成任何伤害,相反斯诺登把自己看成一名爱国者,他希望美国能变得更好。

商人日报引述克里姆林宫高级官员的话说,如果国际媒体继续报道斯诺登泄露的资料,俄罗斯绝对不可能给斯诺登提供政治避难。

*俄罗斯想甩掉包袱 国际组织帮忙?*

前俄罗斯驻美国大使,俄罗斯总统人权事务全权代表鲁金说,除了人权因素外,还应考虑俄美关系和国家利益,因此目前他能想到的解决斯诺登问题的最好方案是让国际组织出面,由国际红十字会或是联合国难民署给斯诺登提供避难身份。鲁金说,他已把这个想法当面告诉了斯诺登。

*不驱逐 不庇护 最好第三方接包袱*

俄罗斯总统人权事务委员会主席菲多托夫说,俄罗斯不应驱逐斯诺登,同时也不应给斯诺登政治庇护。

菲多托夫说:“我觉得斯诺登仍然无法确定他到底需要什么。他已经有一次向俄罗斯提出过政治避难申请,俄罗斯随后回复在什么条件下才能给他提供政治避难,斯诺登随后拒绝。现在他又再次提出政治避难申请。斯诺登最好先决定他究竟想要什么,然后再向俄罗斯当局提出申请。俄罗斯可根据1997年的总统令来处理有关政治避难的申请。目前斯诺登的做法如同廉价的公关行动。”

俄罗斯媒体报道,斯诺登试图在俄罗斯临时避难,或是能在俄罗斯自由活动,以便他能方便前往南美洲国家。

*官方反应谨慎*

俄罗斯官方对斯诺登机场露面反应谨慎。普京总统的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说,他目前没有任何新的评论。普京正在喀山观看大学生运动会,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仍然基于普京过去的讲话。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说,他们没有同斯诺登联系。斯诺登想政治避难应同移民局联络。

俄罗斯移民局局长罗曼达诺夫斯基说,他们还没有收到斯诺登的政治避难申请。

*将慎重考虑 俄美关系面临考验*

一家俄罗斯主要报纸评论说,如果向斯诺登提供庇护,本来就已经很低落的俄美关系将面临灾难。

一名俄罗斯政治学者认为,即使斯诺登提出避难申请,俄罗斯也不会很快答复,将会用很长时间考虑。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