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雾霾与足球,哪个好抓?


北京人看到了“APEC蓝”之后,雾霾在APEC峰会结束之际又无声地潜回京城。(2014年11月11日)

北京人看到了“APEC蓝”之后,雾霾在APEC峰会结束之际又无声地潜回京城。(2014年11月11日)

中国雾霾严重,导致很多有钱的国人和在华工作居住的外国人想“移民”海外。中共日前派出政治局委员刘延东抓足球。有学者提出问题:雾霾还是足球好抓?显然是前者。前者可以在几年内见成效而后者则不得而知。

上星期,中国成立中国足球改革领导小组,由政治局委员副总理刘延东任组长。这是中共执政以来第二次委任一名政治局委员主抓单个体育项目。3月中旬,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中国足球改革总体方案》,确立了中国足球的近期、中期和长期三大战略目标。

中国副总理刘延东(资料照片)

中国副总理刘延东(资料照片)

足球与雾霾可比否?

那么,到底是雾霾还是足球好抓,哪个更容易立竿见影?中国学者李稻葵说,当然是前者。这位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五月初在新华网主办的思客(Thinker)论坛上发表文章说,雾霾应该比中国足球好抓,而且可能会在五年内就出现很大改善。李稻葵的理论是,要搞好足球就必须说服上亿家长让孩子少学习、多踢球,这会非常难。相比之下,雾霾的来源比较集中,所以可以很快解决。他说,“遇到考验政治体制国际声誉的大事,高层决策者的决心是有的,而且由于下手的对象比较集中,有关政策会很快出来,我相信5年之内就能看到北、上、广等大城市的大气得到明显改善。”

但华盛顿智库世界观察研究所(Worldwatch Institute)中国项目经理、长期研究中国环境问题的马海兵反驳李稻葵这种把雾霾与足球相提并论的说法。 “我不太认为这两个东西具有可比性。首先他用‘抓足球’这个‘抓’字来讲,这一看就是很典型的中国官方思维,因为足球在世界各地不是靠抓才能抓起来的,”他对美国之音说,“这和环境不同。环境是公共问题,雾霾属于公共问题。公共问题是天然存在的,必须要求政府去介入、去管理,用更好的政策去推动。”

有专家认为,足球由中央政府“抓”与不抓,并不直接影响全民身体健康和素质,而雾霾则直接对每个居民健康和安居乐业造成或带来多方面的负面效果。

中国新闻学者、原北大新闻与传播教授焦国标认为,中国当然有能力“抓足球”,但与足球相比,雾霾更需要抓,而且中国需要抓的问题还很多。他对美国之音说:“需要抓的还有其它方面,比如国民的基本福利、教育、还有国民保障等等。”

北京的空气好了,上海的空气差了

北京的空气质量或许的确在改善。据环保组织绿色和平(Greenpeace)整理的数据,随着整治污染的各项措施收到效果,北京的雾霾在今年第一季度出现大幅好转。绿色和平发表的报告说,今年前三个月,北京PM2.5悬浮颗粒物人程度同比下降13%。与北京临近的河北省的PM2.5浓度更是下降了31%。

不过,在北京及周边地区PM2.5下降的同时,上海PM2.5指数却上升了13%。绿色和平东亚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张凯表示,中国沿海城市的PM2.5将逐渐好转,但这将被中西部城市PM2.5不断上升抵消,甚至超越。

中国新闻学者、原北大新闻与传播教授焦国标表示,治理雾霾对习近平来说应该也是不难的。他说:“如果有些地方污染的程度还是很重的话,很可能是地方政府对这个问题抓得不够紧,也不像北京和周边地区这么关注空气的问题。地方政府是可以通过行政上的努力很快解决这个问题的。”

绿色和平的张凯表示,北京、河北空气质量的改善的确是因为“政府控制空气污染的严格措施,以及大规模降低了当地的重工业污染。”他说,在没有类似措施的中西部地区,空气污染问题将持续恶化。这凸显治理空气污染绝非一朝一夕。

“雾霾移民”划不来?

去年7月,中国官方的英文报纸《中国日报》(China Daily)在错误地引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后报道说,北京的空气质量有望在2030年达标。该报道引用的PM2.5平均浓度24小时内不超过每立方米35微克是世卫组织为污染极其严重国家设立的过渡标准。世卫组织所建议的是不超过25微克/立方米。

李稻葵在他的文章开篇建议那些“雾霾移民”三思而行。所谓“雾霾移民”是指因无法忍受空气污染而选择移民到海外的中国人。到底有多少人是因为雾霾问题而移居海外目前不得而知,但中国欧盟商会(European Unio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在刚刚发布的《2014年商业信心调查》报告中说,空气质量问题是在华欧盟企业留住人才所面临的三大挑战之一。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在美国留学并工作六年的海归对美国之音表示,在北京工作两年后她现在打算再回到美国。她说:“并不是事业不顺利,也不是无法融入新的环境,而是一轮又一轮的雾霾。小孩常常无法到室外活动,每天只能关在屋子里。”

新闻周刊(Newsweek)上海分社社长布鲁克·拉尔默(Brooke Larmer)最近在纽约时报杂志(The New York Times Magazine)上撰写了一篇题为“如何让你的小孩在雾霾下的中国健康成长”(How Do You Keep Your Kids Healthy in Smog-Choked China?)的文章。他在文章中说,当他全家2010年初次抵达北京时,大多数中国人对空气污染仍然持否认态度。当时,他的一位受过良好教育的中国好友坚称笼罩在城市上空的一片灰色是“雾”,就像旧金山一样。但现在,本地居民比外国人更加关注空气污染。拉尔默说,像很多人那样,我们也时常准备逃离中国,因为没有人知道严重的空气污染会给儿童的肺带来什么样的长期影响。但中国前卫生部长陈竺在2013年底曾说过,空气污染造成中国每年有35万-50万人的生命提前结束。

雾霾、足球同属系统性问题

习近平自上任以来以其强硬作风“拍蝇打虎”让李稻葵等一批人士对中国政府能够集中力量解决任何难题抱有信心。但华盛顿智库世界观察研究所的马海兵认为,治理雾霾需要标本兼治,而环境治理是一个系统性问题。他说:“雾霾要治本,‘本’就是工业化要完成,你的能源消费是不是能够减少,或者说能源消费结构能不能得到重大改善。如果没有这些,那么雾霾的基础是一直存在的。你只能是说,这个城市控制的严一点,那个城市控制的松一点。但雾霾本身的问题有时候也不是说控制的严就一定能够得到治理,因为雾霾是可以移动的。”

李稻葵想说的是像足球这样的系统性问题,政府往往需要花费更多的精力也不一定能够很快得到效果。然而,治理空气污染将被证明也是个系统性问题。中国或许能够实现他所说的5年之内让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大城市的空气得到明显改善,但很有可能是这些地区的雾霾被赶到了河南、湖北、四川这样的内陆省份。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