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5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索马里移民不满向家乡汇款通道被禁


每年,在美国的索马里人都会向家乡寄去上亿美元的钱,帮助亲人养家糊口。不过,今年2月,处理所有这些流向索马里的现金汇款的美国银行决定关闭这项业务。这让美国的索马里人社区为家乡父老而忧心忡忡,他们急需找到新的汇钱办法。

多年来,艾哈迈德•艾哈迈德每个月都会去一次达哈比什尔(Dahabshil),这家货币服务机构专门为华盛顿附近的索马里人社区服务。这位出租车司机每个月要向留在老家的八名亲人汇款200美元。可这一回他做不到了。

“别管药啊什么的,吃饭是最重要的。如果他们拿不到钱,就没吃的了。他们没有任何工作。”他说。

这家小汇款处设在一家索马里商店内。在一家大楼做管理员的哈沃•哈桑简直不敢相信她听到的消息。

她不解地问:“哈!他们怎么关了?为什么?”

经历多年的内战和无政府乱局之后,索马里没有正规的银行系统,所以海外家庭依靠被称为“哈瓦拉”(hawala)的地下钱庄系统为急需帮助的亲属寄钱。

加利福尼亚招商银行(Merchants Bank of California)曾是最后一家处理索马里电汇业务的美国银行。2月初,他们宣布关闭这项业务,原因可能与美国政府的举措有关。美国正在努力制止资金流向当地的“青年党”(al-Shabab)等极端组织。

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有8万索马里移民生活在美国,多数人都向贫困的老家亲人寄钱。

汇款机构哈达比什尔的经理奥斯曼•优素福说: “大约是两三百美元,这是平均数。还有很多人寄20、30和50美元。”

去年,从美国汇往索马里的款项总计2亿1千5百多万美元。如今,汇不了现金了,索马里人社区领袖不由为索马里孩子的未来担心。

法拉赫•穆罕默德和他的组织一直在靠索马里移民捐款修建一所学校。

他说:“学校肯定会停建。我们建不了学校了,什么也做不了。索马里有很多孩子正在成长,他们如果得不到适当的教育和适当的帮助,我们不知道他们长大以后会变成什么。”

一些议员和救援组织已经提出了人道后果问题,并呼吁制定紧急方案。

斯科特•保罗是国际救援组织乐施会美国分会(Oxfam America)的高级顾问。

他说:“也许最重要的是,在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都有索马里难民社区,他们没有别的养活自己的办法。如果这些汇款公司关了,这些难民营和难民社区的局面就会非常严峻,情况也许比索马里境内的那些人还要糟糕。”

代表明尼苏达州的国会众议员基斯•艾利森也说,中断汇款可能反带来更大的安全风险。

埃利森议员说:“‘青年党’和其他招兵买马的人会告诉某个年轻人,我给你枪,给你老婆,还能给你点钱。显然问题很严重。我们必须解决汇款问题。”

美国财政部说,他们认识到汇款对索马里的重要性,正在与政府各部门合作,考虑以不同的方案来解决这项问题。

不过,解决方案仍未出笼。索马里移民为他们的亲人而忧心忡忡。

艾哈迈德•艾哈迈德说: “真的、真的,我担心不能把钱寄回家。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