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2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宋永毅-守卫文革历史50年


现居美国洛杉矶的一位中国学者,将数十年的主要精力投入到對文革的研究工作中,他主持建立的文革数据库最近取得的新成果,比較全面地揭示出那段歷史中人类嗜食同类的史实 。

就职于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图书馆的宋永毅教授对文革研究的突出之处, 就是搜集大量历史资料,建立了一个三千多万字的电子文革数据库。

宋先生1949年出生在上海,自幼就有着对历史文化的执着热爱,他曾经在文革中以现行反革命的罪名被软禁5年。

宋永毅说,“因为要记住这些东西,我在监狱里面用监狱的草纸,还做了两本笔记。一本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笔记,一本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笔记。”

监狱中的5年时间里,宋永毅对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反复研读启发了他对政治和历史的独立思考。

宋永毅说,“这些都使我们开始对革命的目的,对我们在这场大革命中间的作用,对毛泽东政策对反来复去,整个文革政策,就产生了一丝怀疑。”

宋永毅说,“出狱以后,当然还是很想有机会学习,那个时候华国锋粉碎“四人帮”了,当时觉得中国很有希望,觉得共产党能这样解放思想,平反冤错假案,那干嘛要到国外去呢?但是89年的枪声,使得我特别失望。我决定到国外来的时候,就是89年。”

宋永毅1992年获得了美国科罗拉多大学東亞研究系文學碩士,1995年获得印地安納大學圖書館與資訊科學碩士。20多年的学术生涯中,他把自己对文革历史的情结发展成一部部厚重的著作。

宋永毅说,“如果说现在我们不把这些文革的材料整理的工作做好的话,下一代人会很困难。如果你从小不在教科书中讲文革,年轻人知道文革的,对文革感兴趣的就越来越少。文革开始我16岁,现在已经66岁了,快接近退休了,我们的年龄使我们觉得,时不待我。”

宋永毅历史学者的使命感进一步促使他用数据库的方式去填补学术圈的这片空白。

宋永毅说,“这个数据库是许多原始文件的仓库。我们在做这个数据库的时候,就把它做成可以标题检索,可以人名检索,关键词检索,主题检索。可以检索英文,也可以检索中文。”

宋永毅说,“你看一看广西,你就看到广西有453个文件,所以这个就是地点的检索。”

宋永毅说,“开始的时候我们收集这些材料做文革的数据库,我们没有想过要收集广西文革机密资料这样的东西,因为我们觉得对我们来说不可能的。我们主要收集的是群众组织的那些东西。最初我去中国去收集的红卫兵小报。然后通过archive中间的reprint的概念,它是原始的小报,我们原始照相,把它编起来出版。”

宋永毅在1999年回中国搜集群众手中的资料时以窃取国家机密的罪名被捕。他遭羁押半年后才在美国政界和学术界人士的呼吁下获得自由。

宋永毅说,“我一直说我要感谢中国政府,因为它们成就了我。全世界的人主动和我联系,有资料要给你。而且整个图书馆界都知道我在做数据库,这个大的项目,于是整个图书馆界的特藏都向我开放了。”

2000年后,被捕和释放具有的新闻价值为宋永毅带来世界各地文革研究者的支持,还有美国各大图书馆特别藏书区对他的开放。

宋永毅说,“中国开了门以后,有很多官员,到哈佛大学去访问,到美国国会图书馆去访问,他们很愿意将他们保存的档案,放在美国图书馆的档案室里面,因为觉得这个不可能销毁。”

宋永毅说,“比如说我们最近马上要出版的这个36卷的广西文革机密档案。那最初的时候我是在美国的几个东亚图书馆的特长部里面发现了部分的档案。”

五年间,宋永毅与他的团队从不同学者和图书馆里收集到共18册,36卷,700万字,有关广西文革机密档案的资料。这部分资料记载了广西在文革间,非正常死亡以及失踪人数14至15万,人类嗜食同类的记录421例,其中最典型的是广西武宣县。

宋永毅说,“一个省之内出现了人吃人的现象,而这个人吃人的现象又是个群众运动,说明这个政治体制有问题。将来所有人看到文革,就可以从这个省看到文革的残酷性。”

我觉得对年轻人来说,最主要在文革的历史教训中间应当吸取的一个东西是什么呢?就是说独立思考。

宋永毅说是文革中在监狱的五年让他学会了独立思考,而美国的学术环境让他实现了历史研究的梦想。

宋永毅说,“我没什么野心,我一直说,我最喜欢美国的是,美国给我了一张安静的书桌。”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