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2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日本公司计划撤出广州 工人罢工要求赔偿


日本贸易振兴机构理事长石毛博行经常对驻日外国记者召开恳谈会(美国之音歌篮拍摄)

日本贸易振兴机构理事长石毛博行经常对驻日外国记者召开恳谈会(美国之音歌篮拍摄)

日本大型家电公司索尼(Sony)在广州的工厂因为计划撤退,遭遇了近4千名中国工人要求赔偿的罢工潮,这一个案再次突出了近年投资中国的日企深感撤离中国难的苦恼。

由于中国经济成长减速和手机市场衰退,日本的索尼公司计划把广州生产摄像机零部件的工厂转卖给一家中国企业的消息披露11月中旬披露后,工厂的约4千名中国工人举行罢工,要求赔偿,包围工厂办公楼并封锁工厂门关,截断产品运送。警方逮捕了11名涉嫌领导罢工的人,行动中有人受伤。一些工人与警察对峙,至少持续到星期二。

近年来从中国退出而受到员工抗议的日本企业不止索尼公司。不过索尼工厂的工人在抗议时强调他们是日企员工,所以应获得更多赔偿。日企大规模撤出中国大约从2012年中国出现反日运动后开始。当时中国很多日企工厂的中国工人要求加薪的罢工此起彼伏,一些反日人士还冲砸日企设施。许多在中国投资的日企评估后,决定把中国工厂转移到东盟、印度等成本更低的国家。

投资锐减

日本财务省、经济产业省旗下的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和中国商务部2013年以来发表的统计都显示,日本实际投资中国持续着锐减趋势。根据中国商务部去年发表的统计,日本对中国直接投资比2014年减少25.2%。日本分析人士说,中国经济成长减速、人工费高涨引发成本上升、当地调度不顺和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等是原因。

日本贸易振兴机构理事长石毛博行在一次与外国记者的恳谈会上说,投资中国存在难以预估的政治风险。一名拒绝透露姓名的前财务省官员说:“日企进中国简单,对方总说欢迎,进去前有什么都好说,但资金一到,当地官员、经办人等就开始设置各种障碍勒索。要撤退就更难,不但要安抚抗议的工人,防范事态政治化,还要应付地方政府刁难。2008年中国忽然宣布民事诉讼法第231条,规定外资撤退必须赔偿中国员工并额外缴税,否则禁止出境,实施中日企事实上还会遭遇比其他外企更苛刻的要求。”该名官员说,日本大企业相对还能应付,中小企业就很难,许多经营者宁愿什么都不要‘半夜出逃’。”他说:“没人会对你说他们的遭遇,因为很窘而且还违了中国法,以后也不能再去中国,但这种法律本身欠公正。”

内外有别

日本经济产业省有位研究中国的著名前研究员辞职去中国经商,后来日本经济界广泛传说他生意失败后因231条民事法被软禁在中国,几经周折回日本后,至今不肯说明遭遇,但再也不像以前主张“中国崛起是机遇”。

要求不透露身份的前财务省官员说:“韩国等其他国家企业投资中国也面临劳资纠纷,但中国国企里就不会发生这种大规模对抗。中国政府事实上默许在外企工作的中国工人闹事,当然也会防止事情闹成政治问题和外交问题。但中国本身不是民主社会,大家都知道中国民众不能自由声张权益,所以外企的中国工人罢工抗议等难免让外国投资者猜疑是中国政府授意,虽然不一定都是,但过去的确有过这种记录。”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