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3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索罗斯:中国金融危机只能被推迟一到两年


亿万富翁索罗斯(右)在纽约谈中国经济(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亿万富翁索罗斯(右)在纽约谈中国经济(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亿万富翁金融家索罗斯星期三在纽约对中国用债务推动增长的危险发出警告,他说,这种做法正在孕育导致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相似条件。他指出,中国金融问题的关键是银行体系,债务多于存款,必须靠体制为它提供流动性。他指出,刺激可以买来时间,这样虽然把问题推迟了,但大约只能推迟一到两年,而问题却会以指数速率变得越来越严重。

债务推动增长孕育金融危机

亚洲协会举行“中国经济奇迹终结?”讨论会(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亚洲协会举行“中国经济奇迹终结?”讨论会(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星期三,索罗斯在纽约表示,中国用债务推动的增长正孕育着导致2008年金融危机的怪异的相似条件。他说:“这是由类似的信贷增长和最终难以为继的信贷延长推动起来的。但它能自我维持,而且在房地产方面它可以做很多。”

索罗斯是在纽约亚洲协会举办的“中国经济奇迹的终结?”讨论会中说这番话的。

他说,这种自我维持可以推迟危机转折点的到来。这种情况美国在2005和2006年也发生过,但它并没有停止,而是继续到了2007年和2008年。

索罗斯说,最大的危害通常出现在一个信贷周期的最后几年,“当越来越多的信贷需要去维持增长的时候。”他说: “刺激可以让你买到更多时间但它制造了更大的问题。”

中国经济从在2015年中开始放缓,中共政府千方百计采取措施试图达到预定的增长目标。今年3月的GDP数字显示,这一做法获得成功。据报道,中国第一季度GDP增长达到6.7%,超过了6.5%的全年增长目标。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的数据,这一增长是当月总计3610亿美元的大规模新信贷刺激起来的,这一数字远远超过了预告的中位数2160亿美元。

不是复苏是警讯

索罗斯说,“三月,当我看到大量信贷增长时,它被当作经济正在复苏的信号。但对我而言,这是个警示信号,因为我看到了它还需要更多信贷才能制止经济下滑。”

索罗斯说,中国政府已经决定,他们无法承受大规模失业。因此,“中国又重新点燃了炉子。他们还诱发基建热潮和房地产热潮。或者叫泡沫。它是泡沫,但能推动增长,可以自我维持。”

索罗斯说,“市场不是不会犯错的,他们相信这一点。当然这是又一个推动增长的因素,事实上市场再次做出保证。”

索罗斯的反身性理论认为,市场参与者者根据自己的认知和对市场的预期采取的行动会改变市场原有的发展方向,从而让参与者产生新的信念,继续改变市场走向。

与“市场总是正确”的传统认知相反,索罗斯认为,市场总是错的,参与者代表着对未来的偏见。这种偏见会产生双向影响,索罗斯称这种双向关联性为“反身性”。

索罗斯的反身性理论解释了中国GDP的增长过程。现在中国的债务对GDP的比率越来越高;政府为了达到预期的增长目标,往往在一个泡沫破灭后采取措施推出一个新的繁荣,在这个过程中,监管机构的作用实际上就是政府对自然周期性进行干预的强烈意愿

债务危机是不稳定来源

索罗斯对中国政府这样做的结果做出了分析,他认为,这种情况最多只能维持两年。

索罗斯说,问题的关键在中国的银行体系,“现在银行供应的大部分钱,必须用于保持坏账和亏损企业的存活。” 索罗斯说, “你可以关闭一些分支,但你实际上无法关闭整个工厂,整个公司。你可以关闭工厂,但你不能关闭整个公司,而无需注销债务。”

索罗斯指出,中国“银行体系现在的债务比存款多,它不仅在资产上有麻烦,在负债方面的麻烦也越来越多,因为它现在要依赖体制提供的流动性,而其它银行现在必须相互放贷,这是额外的不确定和不稳定的来源。”

索罗斯说,中国存在问题虽然已经被推迟,但他警告“它可以被推迟大概一到两年。而且,问题在增长,在以指数速率增长。这就是他们(中国)面对的问题。”

市场经济与党的控制不可调和

在危机爆发之前中国政府应该、可以做什么呢?索罗斯说,政治改革。他说:“因为市场经济与党的控制具有内在的不可调和性。”他寄希望于中国的技术精英,“他们比那些想当然的人更相信开放社会,做出了巨大努力,形成了抵抗。我希望他们成功。”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