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52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索罗斯:中国是全球经济最大不确定因素


索罗斯2006年在新加坡演讲后的问答阶段中

索罗斯2006年在新加坡演讲后的问答阶段中

投资大亨索罗斯说,中国是全球经济目前所面临的最主要的不确定因素。他认为,中国领导人所采取的政策中存在的还未解决的矛盾在何时以及如何得以解决将对中国以及整个世界带来深远的影响。

新年伊始,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董事长索罗斯就在一篇有关世界经济面临的挑战的文章中断言,全球目前所面临的最大的不确定因素不是欧元区,而是中国今后的走向,尽管欧元区正在走向日本极力想要摆脱的长期的滞胀。

索罗斯认为,中国目前的金融状况与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几年时的美国存在令人害怕的相似性。但是他认为,中美两国之间存在一个很大的不同,即在美国,金融市场倾向于主导政治,而在中国,国家拥有银行以及经济的主体,而且共产党控制着国有企业。

中国经济已经保持了30多年的高速增长,但是从2012年开始,中国经济的增速已经从以前的两位数字的增长减缓到8%左右。

*索罗斯:中国模式失去动力*

拥有亿万资产的投资家索罗斯认为,促使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发展模式已经失去了动力。他说,中国过去的发展模式仰赖于对家庭部门进行金融压制,以推动出口和投资的增长。其结果是,家庭部门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例收缩到35%,而强迫的储蓄不再能够为现有的增长模式提供融资。这导致各种形式的债务融资出现指数式增长。

为了遏制债务的增加,中国人民银行从2012年开始采取措施,但是当中国经济放缓开始给经济带来实实在在的痛苦的时候,中国领导人又不得不放松信贷。

*保增长与结构性改革*

索罗斯认为,中国领导人对经济增长而不是结构性改革给予优先考虑是正确的,因为在财政紧缩的同时进行结构性改革会导致经济走向滞胀的旋涡。但是中国目前的这个政策存在还未解决的自相矛盾:再次启动经济增长会引发债务的爆炸性上升,而这种情况难以为继,持续不了几年的时间。

*史剑道:现有以及拟采取的政策自相矛盾*

华盛顿研究机构美国企业研究所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史剑道博士认为,中国目前正在采取的以及计划采取的政策中存在诸多没有解决的矛盾。他举例说,中国存在明显的债务问题,这个问题会因为市场化的利率政策而得到改善,但是国家目前控制了所有银行资产的90%以上,而国有银行又不被允许倒闭。在这种情况下,私营银行要在很多年以后才可能形成气候。所以,利率很难真正的自由化。

不过,史剑道不认同中国是全球经济所面临的最主要的不确定因素的说法。他认为,中国是石油、钢铁、大豆等大宗商品所面临的主要不确定因素,但是由于中国还没有像欧元区那样完全融入到全球金融体系,因此中国的金融问题对于国际金融的重要性要低于欧元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