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26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南中国海争端(4):地缘政治


南中国海的主权争端不断升级。中国要求与有关国家通过双边磋商解决争议,同时警告这些不得将有关争议国际化,并警告美国不要卷入争议。与此同时,对南中国海没有任何领土要求的美国表示,中国在那一海域的单方面的行为对那里的稳定构成破坏,在国际秩序基本原则受到挑战的时候,美国不能袖手旁观。

南中国海争议可谓由来已久。中国、越南、马来西亚、文莱、菲律宾和台湾就那一海域的一些小岛、岩礁、珊瑚礁、浅滩的主权归属争议多年。近年来,尤其过去一年来,中国与菲律宾和越南的争议更是发展到船只碰撞的地步。

各国南中国海主权要求范围示意图

各国南中国海主权要求范围示意图

中国认为南中国海大约百分之九十的海域自古以来属于中国。越南和菲律宾等国则表示中国把自己的领海划进了它们的专属经济区,中国还侵占它们多年来实际占有和管辖的岛屿、岩礁、珊瑚礁。

在五月初中国将石油钻井平台部署到越南所声称的越南经济专属区海域内并调遣上百艘船只护卫钻井平台之后,越南与中国船只多次发生碰撞,有一艘越南船只被撞沉。

与有关国家通过双边磋商谈判解决南中国海主权争端是中国的一贯立场。在越南与中国船只不断在南中国海围绕中国的石油钻井平台发生相互碰撞之际,在越南发生抗议中国的示威导致的反华骚乱之后,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访问越南,与越南官员进行了会晤磋商。

然而,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的报告来看,中越之间的磋商并没有使双方紧张关系缓和下来。

在中国外交部日前例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华春莹在介绍杨洁篪访问越南情况的时候说:

“杨洁篪国务委员也指出,对于当前的海上问题,双方要从维护两党两国关系的大局出发,坚持管控海上局势,坚持双边沟通,坚持正确舆论导向,排除各种干扰,通过政治外交努力来寻求妥善的解决办法,把局势尽快地稳定下来,避免有关问题扩大化,复杂化,国际化。当务之急是越方应当停止对中方的作业干扰,停止炒作有关问题,停止炒作分歧制造新的争议,处理好不久前在越南发生的打砸抢烧严重暴力事件的善后事宜。”

中国坚持说,历史文献表明,在南中国海地区中国所声称拥有主权的海域和岛屿自古以来就属于中国,国际法不适用于南中国海主权纠纷。与此同时,东南亚国家则大都认为南中国海主权争议应当遵循国际法和国际规则解决。

作为一个依赖世界贸易和国际规则生存的国家和东南亚国家,新加坡对南中国海纠纷的看法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东南亚国家联盟大多数成员国的看法。但新加坡也一直竭力维持跟中国的友好关系。

在新加坡总理李显龙6月下旬访问华盛顿参加一个学者记者问答会的时候,有记者问李显龙总理,他对中国所说的国际法不适用于南中国海纠纷的立场有何看法。

李显龙总理以相当微妙的外交措辞回答说:

“我不认为中国直截了当地说国际法不适用于这个问题。我想,中国的说法是,中国(对南中国海岛屿)的主权要求早在有关国际法问世之前就已经有了;这 一点应当给予充分考虑,因为国际法不适用于其诞生之前的情况。我不是一个律师,但我权且认定这种说法有其道理。但从一个必须在一个国际体系中谋生存的国家的视角来看,不管这个国家是一个大国还是一个小国,绝对不能用强权就是有理的做法来解决争端。我认为在解决争端的过程中,必须对国际法给予重视。”

对国际法予以重视,在全球经化的大形势大趋势下通过国际法解决国际纠纷,这不但是包括新加坡、越南、菲律宾在内的东南亚国家联盟大多数国家,全世界大多数国家的主张,也是美国的主张。

然而,中国反对它所说的南中国海问题国际化,也就是通过国际法解决争端,并明确表示美国有关遵循国际法和国际规则解决南中国海争端的言论是不负责任的,美国的言论加剧了南中国海地区紧张形势。中国要求美国停止卷入南中国海争议。

曾经在美国国务院任职的美利坚大学高级研究员希拉里.莱弗里特认为,中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强势立场和作为,或许是出于一种利益计算,即判定美国不会在南中国海地区跟中国较劲。

莱弗里特说:“中国的想法是要美国作出一个无法赢得的选择,要么是在有关岛屿问题上跟中国开战,要么是置身事外,或不给自己的盟友提供支持。这就可以给那些美国盟友发出一个强烈的信号,这就是它们不能指望美国,美国将战略中心向亚太地区转移不是真的,它们现在和将来必须与之打交道的唯一邻国是中国。”

但是,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外交政策研究机构斯廷森中心的东南亚部主任理查德.克罗宁认为,那种认为美国不愿意应对棘手的南中国海问题的看法大概是对美国的低估和误判,是一种迷误。

克罗宁说:“在我看来,对美国来说最重要的是一种理念,这就是这种问题不应当通过武力解决。另外,就国际规则和惯例来说,就法治、海洋法,行为规则来说,这一切对美国是极端重要的。中国想对美国改变这一切。”

在克罗宁看来,当今世界和平依赖于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与盟国所建立和维持的国际秩序;中国想把南中国海以及东南亚大部分地区变成自己的势力范围,改现有的世界秩序格局,以便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采用另一套规则,这是美国绝对不会接受的。

克罗宁说:“假如是问,美国是会为一些一天里有一半的时间在水面之下的礁石而打仗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假如问,美国会退避三舍,让中国可以完全自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吗?当然美国不会。”

维护给世界各国、包括给中国带来巨大好处的现有国际秩序、通过国际法和国际规则而不是诉诸武力和武力威胁解决国际争端,这是包括美国在内绝大多数国家的主张。正在崛起的显然中国另有主张。

国际社会在关注中国将把自己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主张推进多远,能推进多远。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