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5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独特视角揭露红色恐怖的博物馆


审讯室,墙上悬挂的是秘密警察头子杰尔任斯基像。(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审讯室,墙上悬挂的是秘密警察头子杰尔任斯基像。(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位于西伯利亚的俄罗斯城市托木斯克冬季相当寒冷,而夏季则非常短暂。这个城市及其所在州在十月革命后接待了大量来自全国各地、遭到共产党政权流放的人士。托木斯克市有一个由过去的牢房改建而成的前苏共秘密警察监狱博物馆,从一个独特角度揭露了红色恐怖的血腥、执政者的残暴,更反映了政治迫害的规模之大。


*博物馆由牢房改建而成*

牢房 (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牢房 (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在俄罗斯西伯利亚城市托木斯克市中心的列宁大街44号,有一栋两层高的红色砖房。前苏共秘密警察监狱博物馆,或是正式称为内务人民委员会监狱博物馆就位于这栋建筑的地下室里。内务人民委员会是克格勃的前身,也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苏共秘密警察的正式称呼。

这栋曾是东正教会学校的建筑在十月革命后被当作秘密警察办案人员的办公室,地下室则被分割成一个个牢房囚室,总共达20个。被捕人士被临时关押在这里等待提审,他们的命运在当时仅有两种,或是被处决,或是被送到古拉格集中营。

*秘密警察总部 街心花园 纪念公园*

离这栋建筑几百米远的一栋三层楼房十月革命前被当地富商拥有,后来成为托木斯克内务人民委员会的办公大楼。这两栋楼和中间的院落在1923年到1944年期间是托木斯克秘密警察的总部所在地。在斯大林大清洗时,院落被当作刑场,许多人被处决后就地掩埋。

秘密警察搬走后,院落被改建成为街心花园。1989年,街心花园被命名为纪念公园。苏共垮台后在花园中竖立起了纪念政治迫害受难者的纪念碑。最近20年来,花园中又连续竖立了纪念当年受害的卡尔梅克人、拉脱维亚人、波兰人、爱沙尼亚人等民族的纪念碑。

*恐怖范围大 各民族受波及*

托木斯克当地居民说,十月革命之后,大批遭受新政权迫害的人士被驱逐流放到气候条件恶劣的托木斯克。这些人来自各个民族。托木斯克现在的一些居民就是这些被流放者的后代。几十年的通婚融合,也使托木斯克成为一个民族熔炉。

博物馆领导人哈涅维奇 (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博物馆领导人哈涅维奇 (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托木斯克纪念碑组织领导人,同时是秘密警察监狱博物馆负责人的哈涅维奇说,斯大林时代,有50万人被驱逐到托木斯克,其中一半的人因为疾病、严寒和饥饿而死去。莫斯科中央当时还想把更多的人流放到这里,但当地政府已无力接收,因此只好作罢。

*索尔仁尼琴曾参观 博物馆应扩充*

哈涅维奇也是博物馆的创建人之一。他说,博物馆1993年筹建,1996年开始接待访客。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索尔仁尼琴早在1994年就曾到博物馆参观。哈涅维奇说,共产党从执政的第一天起就开始政治迫害。俄罗斯有古拉格博物馆,也有讲政治迫害的博物馆,但从这样一个独特的角度揭露红色恐怖,类似的博物馆仅有他们这一家。

身穿当年秘密警察制服的哈涅维奇在记者访问的那天晚上正主办一个茶会。他说,博物馆目前仅占用过去牢房的三分之一,他们希望能说服当地政府扩充博物馆的面积。

哈涅维奇:“我们举办今天的活动就是想吸引更多的人参观博物馆。历史学家们在活动上会介绍当年的一些历史。所以你看我穿着这身制服,就是为了尽可能营造当时的气氛。”

*血腥恐怖 牢房挤满*

哈涅维奇是波兰人后裔。1938年2月的一天,苏联内务部队突然包围了托木斯克郊外哈涅维奇祖父定居的一个波兰人集中的村庄。包括他祖父在内的村里近一百名男子被集体逮捕然后处决。哈涅维奇的父亲后来被投入古拉格集中营,赫鲁晓夫执政后被释放。

博物馆的展品中有秘密警察使用过的脚镣和手铐,还有筹备博物馆过程中发现的手枪子弹和蛋壳等。博物馆分成好几个展厅。一个展厅专门介绍了当年的牢房。根据幸存者的回忆,狭窄没有通风的牢房在政治迫害最高潮时曾一度关押过20人到40人,人们几乎没有坐的地方。

*审讯室再现过去 照片追忆死者*

还有一个展厅展示了当年的审讯室。审讯一般在夜间进行。审讯室的桌子上放着俄国著名诗人克柳耶夫案件卷宗的复印件。布尔什维克政权当年指控克柳耶夫是富农的教父。他多次被捕。被流放到托木斯克后靠乞讨为生。但即使如此,秘密警察也没有放过他,他在1937年被处决。

另一个展厅分成三面展墙。一面墙介绍了当年被处决人士的简历、照片。这些人中有红军将领,也有来自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学者、教授,同时也有沙皇时代的贵族。通常是丈夫被处决,妻子和小孩随后变成人民的敌人被关入集中营。

*党包办一切 普通人无私生活*

另一面墙讲的是在政治迫害的同时,官方如何宣传社会进步和工业化成就。而第三面墙则展示了当年普通人的日常生活。

博物馆工作人员玛丽娜。墙上的是受害者的照片。(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博物馆工作人员玛丽娜。墙上的是受害者的照片。(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博物馆工作人员玛丽娜说,在那个年代,党为你选择你要读的书,党为你指定你想唱的歌,党甚至为你寻找配偶,所以普通人其实没有任何私生活可言。

*杀人指标和杀人竞赛*

玛丽娜说,展品中还有一批30年代的秘密警察文件的复印件。其中有莫斯科总部下达的在苏联每个地区应处决和投入劳改营的人数。各地秘密警察必须完成指标,否则会被处罚。各地区为了超额完成任务指标,甚至展开了杀人竞赛。托木斯克的秘密警察请示莫斯科中央要求提高处决人数的门槛。斯大林签字的一份命令复印件显示,把处决人数提高到6千6百人。

*有计划整体消灭富农*

玛丽娜说,苏共政权当年还专门组织了消灭富农的运动。

玛丽娜说:“在30年代,当局把富农当作一个阶级从整体上消灭掉。因此把富农分成了三个等级。第一个等级的人被处决,把他们称作是反革命。第二个等级的人把他们流放到远离家乡的古拉格集中营。第三个等级的人是把他们发配到所在地区的其他城市或是农村。”

*彼此告密 博物馆引各方关注*

博物馆入口处的牌匾。上面写着:永恒纪念1917年之后在托木斯克土地上几十年反人民恐怖中的受害者。(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博物馆入口处的牌匾。上面写着:永恒纪念1917年之后在托木斯克土地上几十年反人民恐怖中的受害者。(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玛丽娜说,当年颁布的一些命令更要求人们之间彼此告密。比如夫妻之间必须相互监视,并报告对方的反革命行为,否则将面临5到10年的集中营生活。

托木斯克秘密警察监狱博物馆也吸引了一些外国媒体的关注。波兰、罗马尼亚等国电视台都曾专门到博物馆采访并制作了有关的纪录片和报道。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