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为何更多俄国人眷恋苏联?不改革恐难逃解体命运


2012年俄共在莫斯科举行十月革命节游行时,共产党的年轻支持者手举标语希望能生活在苏联。(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2012年俄共在莫斯科举行十月革命节游行时,共产党的年轻支持者手举标语希望能生活在苏联。(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被称为邪恶帝国的苏联25年前解体。但现在越来越多的俄罗斯人怀念苏联时代。分析人士在解释这种现象时认为,其他的前苏联地区不会象俄罗斯那样怀念苏联,多数俄罗斯人并不想真的返回共产党统治时代。但如果俄罗斯不走民主改革道路,将有步苏联后尘进一步解体的风险。

多数人遗憾苏联解体


有官方背景的全俄民意调查中心最近发表的报告说,大约三分之二,多达64%的人认为,如果今天再次举行全民公决,他们会投票支持保存苏联。但同时仍有不少人,大约20%的被访问者反对苏联存在。在60岁以上的人中,支持苏联的人数高达76%。即使没在苏联时代生活过,在苏联解体后出生的18-24岁年轻人中,有将近一半,大约47%的人也表示支持苏联。

另一家著名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一个月前发表了相似的报告,多数俄罗斯人对苏联解体感到遗憾和惋惜。虽然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被认为给俄罗斯带来了民主和自由,但许多人仍然对他们持否定态度。有超过一半,56%的人认为叶利钦执政期间的状况很糟糕。仅有14%的人对叶利钦评价正面。

25年前苏联公决

这位普京支持者反对苏联解体。他打着乌克兰东部亲俄势力的旗帜在莫斯科市中心向行人介绍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等人的行动如何导致苏联灭亡。2014年8月。(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这位普京支持者反对苏联解体。他打着乌克兰东部亲俄势力的旗帜在莫斯科市中心向行人介绍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等人的行动如何导致苏联灭亡。2014年8月。(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1991年3月17日的苏联全民公决中,有将近78%的人投票主张保存苏联,有22%的人反对。但三个波罗的海国家,以及摩尔多瓦,亚美尼亚和格鲁吉亚当时都未参加那场公决。不过几个月之后,苏联仍然没有避免解体的命运。

25年过后,把今天的民调结果与那场全民公决比较可以看到,否定苏联的人数比较稳定。支持苏联的人数下降幅度并不大。

唯独俄罗斯眷恋苏联

时事评论人士伊赫洛夫认为,恐怕唯独在俄罗斯才有这样的民调结果。主要原因是俄罗斯人的帝国心态。俄罗斯人作为一个民族,在创建本民族国家和寻找民族定位方面,这个过程仅刚刚起步。伊赫洛夫说,俄罗斯人现在有的仅是帝国定位感。

伊赫洛夫:“其他别的前苏联地区的人都不会象俄罗斯人这样投票。因为在苏联解体后出现的14个甚至是更多的国家中,那里的人基本都能对本民族有一个定位。但在俄罗斯,至今还没有这样的民族定位感,俄罗斯人把今天的俄罗斯仍然看成是一个大俄国和多民族组成的帝国。他们怀念苏联其实是幻想能重返帝国时代。”

帝国心态 难找民族定位

苏联代表性标志,位于莫斯科市北部的工人与农民雕塑几年前被修复一新。(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苏联代表性标志,位于莫斯科市北部的工人与农民雕塑几年前被修复一新。(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伊赫洛夫说,上个世纪30年代时,奥地利人会投票主张重返奥匈帝国,但捷克人、匈牙利人和克罗地亚人会反对。土耳其人也会投票支持奥斯曼帝国复活,但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塞尔维亚,埃及等国绝不会对此同意。

著名经济学家雅辛认为,俄罗斯人在过去的几百年中一直生活在帝国里。先是沙皇俄国,接下来苏联共产帝国。苏联解体,标志着俄罗斯人第一次试图建设一个自己的民族国家。

民众同普京一致

2012年5月普京再次就职总统前夕莫斯科爆发大规模反政府和反普京再次执政示威。一名示威者手举共产党红旗,身穿苏联标志服装表达他对苏联的怀恋。(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2012年5月普京再次就职总统前夕莫斯科爆发大规模反政府和反普京再次执政示威。一名示威者手举共产党红旗,身穿苏联标志服装表达他对苏联的怀恋。(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伊赫洛夫说,普京否定和放弃了叶利钦的民主道路,现在有这样多的俄罗斯人眷恋苏联红色帝国,这同普京领导下俄罗斯的前进方向有直接关联。

多数俄罗斯人今天对苏联的态度与普京几乎一致。普京多年前就曾公开表示,苏联解体是20世纪一次巨大的地缘政治灾难。

怀恋的是超级大国 不喜欢共产党统治

曾是克格勃上校军官的前国家杜马议员古德科夫说,虽然有这样多的俄罗斯人支持苏联,但他们所喜欢的绝不是苏联一党专制和苏联社会制度,以及共产党领袖的独裁领导,这些人只是希望能生活在一个被世界其他国家看得起,能同别的大国平起平坐的国家里。

古德科夫认为,在最近的几百年中,即使得不到外界的尊重,但至少许多人害怕沙皇俄国和苏联。但帝国突然崩溃,许多俄罗斯人充满自卑,很难找到自己的定位。俄罗斯频繁发出各种威胁,并卷入一些国际冲突,目的就是想获得外界的重视。

带有民族主义色彩的俄罗斯祖国党领导人彼柳科夫说,越来越多的人现在怀念苏联一点也不让他意外。但这些人并不是想真的重新返回共产党时代,他们只是想重新建立一个超级大国。

帝国梦不实际

评论人士伊赫洛夫说,俄罗斯人的帝国心态仅是幻想,很难付诸实施。因为重新创建帝国意味着更多的付出和宽容,但俄罗斯社会对此没有准备。他举例说,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在俄罗斯很少得到人们的理解,也较少支持。吞并克里米亚后,俄罗斯的军事实力可占领俄语系居民较集中的乌克兰南部和东部,但目前俄罗斯仅控制着乌克兰东部的一小片地区。

伊赫洛夫:“因为那样做将会付出非常巨大的代价,所以没有继续下去。如果真的想创建帝国的话,肯定会把军事行动持续下去。”

俄将步苏联后尘

2014年4月莫斯科的一场反对官方媒体宣传入侵乌克兰,煽动战争的抗议集会上,一名示威者手举标语认为,今天的俄罗斯并没有挺直腰杆站了起来,而是苏联想从棺材中爬出。(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2014年4月莫斯科的一场反对官方媒体宣传入侵乌克兰,煽动战争的抗议集会上,一名示威者手举标语认为,今天的俄罗斯并没有挺直腰杆站了起来,而是苏联想从棺材中爬出。(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古德科夫认为,波罗的海国家现已融入欧洲。格鲁吉亚,摩尔多瓦正在民主道路上前进。乌克兰也决定加入文明世界,尽管乌克兰所走之路崎岖坎坷遍布困难,但人们对未来仍然充满了希望。

古德科夫说,这个名单上却不见俄罗斯。俄罗斯社会如果不依靠改革走民主道路,如果不通过发展经济提高综合国力来克服自卑感和病态心理获得人们的尊重,相反如果试图重返官僚独裁时代,那样或许将面临苏联式的结局。

苏联体制崩溃不值得惋惜

古德科夫说,苏联体制僵化没有能力解决各种社会问题,更不能给人们创造富裕和有尊严的生活。苏联共产党更与民众严重脱节,党内没有竞争,共产党得不到更新和自身改造。而本可以保存苏联的政治改革严重迟到,所以苏联体制崩溃根本不值得人们惋惜。

他警告说,苏联解体的过程仍未结束,而且苏联解体基本未发生流血。如果今天的俄罗斯领导人不能吸取苏联解体教训,俄罗斯未来的命运将会更加悲观。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