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0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冰上猎豹,生命强者


9月底一个星期六的凌晨,在华盛顿近郊的洛克维尔市,布莱斯戴尔一家人早早起床。父亲大卫忙着为儿子克里斯托弗的每周末的冰球训练做准备。

克里斯托弗今年14岁。他是马里兰州蒙哥马利县猎豹冰球队的球员。

在洛克维尔市的卡宾·约翰冰球馆更衣室,克里斯托弗和他的队友们戴好护具,披挂上阵。

冰球在北美非常普及。猎豹队球员看起来和美国各地成千上万座冰场上打球的孩子没什么两样。但实际上,他们是一群非常特殊的冰球少年。

猎豹队的球员都有不同程度的发育障,其中大部分人是自闭症患者。

球队创建于2006年。当时只有10名队员。八个赛季过后,猎豹队已经增加到80多人。主教练大卫·卢舍是球队的创始人之一。

他说:“蒙哥马利县猎豹冰球队是一个治疗性的冰球项目。我们希望在社交、行为和情感方面为球员提供帮助。让球员可以把冰场上学到的技能运用到日常生活中。”

自闭症是一种由于神经系统失调而导致的发育障碍,严重影响人的沟通和社交能力。虽然无法根治,但适当的治疗练习和特殊教育可以显著地改善和减轻症状。

父亲大卫早年曾经在中国留学,讲一口流利的中文。他说,克里斯托弗在球场上的进步,来源于教练团队的耐心帮助。

他说:“为什么我们每个星期都去。主要是球场的环境让我们感到很舒服。教练和志愿者都非常有耐心。”

猎豹队的所有教练和助理人员都是志愿服务,不拿任何工资。他们当中很多人还是球队的主要捐助者。

在冰场的更衣室里,这群特殊的冰球少年最喜欢谈论的,当然还是冰球。

球员大卫说: “我希望更多的传球,滑得再快一些,更多射门得分,在球门前挑射。”

球员伊利亚斯说:“我在倒着滑冰的时候必须快一些。有时候我会用身体去挡住对方射门。说实话,我有点害怕球打在身上。”

马里兰州居民周维民是球员昭昭的父亲。他说:“自闭症的孩子要是跟正常孩子在一起的话,一个是不容易被正常孩子接受,另外就是可能会受到特殊的照顾,反而会对他的交流产生更多的困难。这边他会觉得这是自己的球队,跟别的孩子都一样。”

克里斯托弗加入猎豹队后,冰球占据了他课外生活的大量时间。

和很多自闭症少年一样,他不善言辞,但是对数字有着异常的天赋。今年北美职业冰球联盟的赛季还没开始,克里斯托弗已经预测了他支持的华盛顿首都人队所有82场常规赛的结果,还有每场比赛的胜负几率。

由于自闭症儿童的特殊需要,球员的家长们在生活中承受的负担和压力常人难以想象。球员们每周一次的冰上训练,让家长们可以难得地放松一下。

球员亨利的母亲玛丽·雅各布说:“我们平时很少有机会和其他情况类似的家长聚在一起。现在,我们在冰场里可以聊一聊各家孩子的功课还有他们其他方面的问题。我们可以互相对比一下各自的经验。”

很多猎豹队球员的家长抽出时间,为球队的运营提供志愿服务。克里斯托弗的父亲大卫就是球队的协调员之一。

他说:“他越有进步,家长就越有自信。他越有进步,我越感激。我也想尽自己的能力为球队提供帮助。”

在美国各地,有大约50支和猎豹队一样,专门为发育障碍青少年创办的冰球项目。球员总数超过1500人。

冰球由于器材和场地的原因,花费相对较高。一般家庭的孩子打球,每个赛季的开支至少要几千美元。但是,主教练卢舍说,猎豹冰球队的运营资金以及球员使用的护具和器材来自社会各界的捐赠。球员只要缴纳象征性的费用就可以加入。

他说:“所以,如果有家长找到我们,希望让孩子加入球队,我们就会提供器材,提供保险,他们只要把孩子领过来就可以了。孩子们不需要知道怎么溜冰,也不需要事先了解冰球。他们只要决定加入球队,我们就会帮助他们爱上冰球。”

2016年巴西夏奥会奖牌排行

第31届夏奥会官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