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执政一周年,斯里兰卡新政府重新拥抱中国


即将恢复兴建的中资科伦坡港口项目。(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6年1月9日)

即将恢复兴建的中资科伦坡港口项目。(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6年1月9日)

整整一年前,斯里兰卡新总统西里塞纳(Maithripala Sirisena)上任伊始,曾经有一系列对中国“不利”的举动,多个中国投资的大型项目被叫停,其中包括总投资额为14亿美元的首都科伦坡港口城市项目。斯里兰卡新政府给出的理由是,在这些项目的竞标和签署过程中,有前政府官员涉及暗箱操作和受贿行为,其中一些项目甚至没有进行技术上和财政上的可行性研究。

西里塞纳的这些举动一度被观察家们认为是斯里兰卡试图摆脱其在政治经济上过度依赖中国而设置的国家新战略。

2014年9月17日,习近平主席和斯里兰卡总统拉贾帕克萨(身穿白衣者)在启动科伦坡的港口城项目后一起行走

2014年9月17日,习近平主席和斯里兰卡总统拉贾帕克萨(身穿白衣者)在启动科伦坡的港口城项目后一起行走

在前总统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执政期间、尤其是在他平定了“泰米尔猛虎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写为LTTE)”叛军之后,斯里兰卡开始大幅度引进外资,而来自中国的投资占到全部外资的70%。这些投资分散在公路铁路升级、港口、机场、发电厂、石油仓储设施、以及国家表演艺术中心等领域,其中科伦坡港口项目涉及中国投资者租借一半的港口用地长达99年,而另外一些项目则受到斯国反对派对于贷款利息偏高的指责。

西里塞纳在竞选期间,曾经明确表示了反对他国“经济殖民”的立场,他说:“这些过去白人凭借武力占据的土地,现在正被一些外国人通过向少数几个人行贿而得到了。”西里塞纳上台后,首先作出向西方和印度靠拢的姿态,在叫停中国大型投资项目的同时,出访欧美印等,希望寻找新的投资伙伴,获得利息更低、周期更长的新贷款,以替代中国的贷款。

英国最大的新兴市场投资基金 —— 保诚邓普顿(Templeton Emerging Markets)的执行主席马克·莫比乌斯(Mark Mobius)在自己的投资博客上分析道:斯里兰卡上届政府留下了多达250亿美元的债务,这个数目大约占斯国全国GDP的三分之一,“这些债务的利息将吃掉政府每年财政收入的40%,特别是在近年来斯里兰卡卢比贬值了20%的情况下,这个问题显得更为严重。”

然而,经过一年的奔波,西里塞纳寻找新贷款的努力得到的却是失败的结果。西方国家除了施压斯里兰卡调查内战期间枪杀平民的人权事件之外,在经济上对斯国的支持少得可怜。2015年,斯里兰卡的经济除了旅游业保持了内战结束以来的强劲增长外,其他行业(包括国家支柱产业服装和茶叶出口)都处于下滑或持平的状态。几年来一直带动国家经济发展的基础设施建设也由于冻结了中国的项目,整体处于停滞状态。

科伦坡一家咨询公司的项目经理阿尚对记者表示,西里塞纳执政一年来的表现已经在斯里兰卡国内引发了强烈的不满。他说:“新总统基本上什么都没做,斯里兰卡几年前日新月异的发展状况2015年消失了。那些对于前政府贪污腐败的调查也大多没有找到可信的证据,大选时支持西里塞纳的选民现在都已经开始动摇了。”

与此同时,中国则从缅甸政局变更中学到了教训,继续向斯里兰卡展开了全方位的外交攻势。中方多次重申中斯两国多年来建立的友好关系,强调斯里兰卡在“一带一路”规划中的重要性,并许诺在斯里兰卡经济困难时期给予更多的支持。

面对着外贸逆差加大、货币持续贬值的经济现状,西里塞纳政府不得不在执政一年后宣布重启所有中国投资的项目,包括16项基础设施项目。其中,最受瞩目的科伦坡港口项目将于2016年2月恢复动工。斯里兰卡政府发言人塞纳拉特纳(Rajitha Senaratne)在宣布这一决定时显得颇有些无奈,他说:“我们已经签了合同,它们不能改变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