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6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美国总统与圣约翰教堂


在美国众多基督教堂中,白宫附近的圣约翰教堂算不上历史特别悠久,也算不上设计特别独到,可它和美国的历任总统关系密切,被称为“总统的教堂”。

人们说,圣约翰教堂的那口大铜钟是当年英国军队的大炮铸成的,你信吗?反正,理查德·格里梅特不信。他有充分的依据。 凭借他历史学的博士学位和在国会图书馆国会研究处38年的工作经验,格里梅特相信自己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历史研究者。

理查德·格里梅特 《圣约翰教堂》作者

“我做史料研究是受过专业训练的。首先要遵循的规则就是我总是以原始文件为准。”

“教堂买这口大钟的原始合同表明,当时波士顿的制造商有一口现成的大钟,还有一口正在铸造的、更大的大钟。我们教堂的采购员选择了那口现成的大钟。”

1822年购买这口大钟的来龙去脉被格里梅特收录在2009年出版的介绍圣约翰教堂的同名专著里,这本书有这样一个副标题——“总统教堂的历史和传统”。书中的一个章节介绍了圣约翰教堂和美国总统的特别关系。原来,自1933年富兰克林·罗斯福当选总统开始,历任总统都会在去国会参加就职典礼之前,先来这里敬拜上帝。最近一位来这里做敬拜的,当然是奥巴马总统。

其实,早在罗斯福总统开创这个惯例的100多年前,圣约翰教堂就因美国的第四任总统詹姆斯·麦迪逊而冠上“总统教堂”的称号。

理查德·格里梅特 《圣约翰教堂》作者

“教堂落成之后的十年间,詹姆斯·麦迪逊总统和他的继任,比如门罗总统和亚当斯总统,都来这里做礼拜。”

“你想,白宫就在拉法耶特广场的那一头,这很方便。”

TEXT: 麦迪逊之后,总统换了几十任,每个总统都来过圣约翰教堂——有的是上任前,有的是在任时。肯尼迪总统是天主教徒,但在他还是一名参议员的时候,就来圣约翰教堂参加过婚礼。尼克松总统在白宫里做礼拜,但他在入住白宫以前,曾来圣约翰教堂参加葬礼,上任后也在圣约翰教堂做过一次礼拜。

当然,圣约翰教堂不是总统的专属教堂。任何人都可以在这里做礼拜,格里梅特亲眼见到克林顿总统来做礼拜。

理查德·格里梅特 《圣约翰教堂》作者

“他自己来的,坐在那里。我看到一些做礼拜的学生们交头接耳,我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我就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克林顿总统。之后当我们从西门离开的时候,我们看到他在广场上,完全被学生们围住了。学生们和他交谈,问他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林肯总统,他上任后第一次做礼拜就在圣约翰教堂。

理查德·格里梅特 《圣约翰教堂》作者

“林肯当选总统后的第一个礼拜就是在这里做的。那是1861年的二月,他搬到华盛顿。一同换届的国务卿威廉·苏华德是圣约翰教堂的教徒。是他把林肯总统带来圣约翰教堂的,林肯总统和苏华德坐在一起。没有人认识林肯总统。他刚刚当选为总统,可是没有任何人认识他,就连当时的牧师也不认识他。”

林肯总统在圣约翰教堂里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角落。

理查德·格里梅特 《圣约翰教堂》作者

“圣约翰教堂当时是亲北方军的。林肯知道这一点,他也知道这里的教徒也是支持北方军的。所以在南北战争期间,他常会在傍晚穿过拉法耶特广场来到这里。翻阅战况报告构成他漫长的一天的工作,战争造成的可怕境况在他心里挥之不去,于是他来到教堂,坐在最后面的位置上,默默地寻找片刻安宁。如果那个时候有牧师在布道,那他会在牧师做总结陈词之前离开。再次穿过拉法耶特广场,回到白宫。”

林肯总统的这一片段被记录在史蒂芬·斯皮尔伯格执导的同名传记电影里,教堂的执行董事海登·布莱恩参与了脚步声和座椅声的音效制作。

海登·布莱恩 圣约翰教堂执行董事

“我抓住这里,前后地摇,让它发出嘎嘎声。导演在座位下面放置麦克风录下这个声音,用在电影里。”

其实,圣约翰教堂有总统专座,但并不是林肯总统的这个座位。

理查德·格里梅特 《圣约翰教堂》作者

“我现在坐在62号座位,是靠前的位置。当总统先生,在将来或许有总统女士,在就职宣誓前到这里敬拜的时候,他会坐在这里。因为这里方便进出。但如果是普通的礼拜,总统会坐在54号座位上,就是在这后面大约第7排第8排那里。那里有个标签,标记总统的座位。”

除了总统专座——54号座位之外,圣约翰教堂的另一个宝贝是总统的祈祷书。

理查德·格里梅特 《圣约翰教堂》作者

“这本书是1856年印制的,之前闲置在总统的位置上。我们想为什么不让每个在世的总统和前总统在上面签名呢?所以,从1961年开始,我们开始收集签名。当时胡佛总统还在世,他签名了。罗斯福总统和威尔逊总统已经去世,但是他们的遗孀可以替他们签字。接下来是肯尼迪和约翰逊总统。当然,目前最后一个签名的,是奥巴马总统。”

格里梅特从国会研究处退休后,开始在圣约翰教堂工作。退休前,他撰写的都是关于国际安全政策的政府公文;在圣约翰,他终于可以开始写他感兴趣的东西。

格里梅特1989年就是圣约翰教堂的注册成员,他在这里举行婚礼,在这里做礼拜——谈起圣约翰教堂,他有讲不完的故事。

理查德·格里梅特 《圣约翰教堂》作者

“雷夫·霍利是这里的第一位全职牧师,在他工作20年之后,他于1925年去世。”

“他被埋在教堂外面。1880年后期,教堂扩建”

“雷夫·霍利的墓就到了教堂里面,直到今天,他就埋在这下面。这是圣约翰教堂唯一的坟墓。”

“这是前总统切斯特·阿瑟捐赠的窗子。”

“这扇窗子上的‘最后的晚餐’的垂直构图独一无二,你不会在世界上任何一个教堂里找到这样的‘最后的晚餐’构图。欧洲没有,美国也没有。”

在马路上向圣约翰教堂望过去,那只是一个不起眼的黄色建筑。谁会想到它与美国历任总统的“亲密关系”?如果您有机会来华盛顿特区,记得来体验一下这座总统的教堂。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