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4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活在阴影里的人(2):柬埔寨HIV感染者生死录


虽然艾滋病现在已经可以治疗,但对于被诊断出感染HIV病毒的人来说,这还会是改变一生的体验。在柬埔寨,感染HIV的人常常遭到朋友、家庭和社区的遗弃。这种羞辱是无法忍受的。我们今天为您讲述的故事是一名被诊断感染HIV病毒的柬埔寨妇女如何与人生悲剧做抗争的故事。

每天清晨,尤可•纳维都会站在镜子前,看看过世丈夫的照片,回忆与丈夫在一起时的美好时光。

丈夫在得知自己HIV检测呈阳性后,选择了自杀。

柬埔寨艾滋病患者尤可∙纳维说:“在我为丈夫举行葬礼后不久,村民们就开始看不起我了,他们对待我也与以往不同了。村里的小孩开始取笑我的儿子,他们说,你爸爸得了艾滋病,他可能会让整个村子感染的。”

尤可•纳维的家距离泰国边境不远,她继续生活在那里,但她害怕自己是不是可能也感染了艾滋病。

尤可∙纳维说:“我告诉自己,如果我感染了艾滋病,就自杀。我宁可死,因为得艾滋病带来耻辱。那种耻辱太强大了,让人恶心。”

后来,村民焚烧了她的房子,尤可•纳维回到金边附近的娘家,与姐姐一起生活。

她经常生病,测试证实了她最大的恐惧:她感染了导致艾滋病的HIV病毒。

尤可∙纳维说:“我唯一的姐姐和外甥女对我表现出厌恶之情。之前,我们一起吃饭,但是在得知我感染HIV病毒后,他们就不愿和我一起吃了。甚至我的孩子在一旁玩耍,他们也会把他叫做‘艾滋小孩’。”

柬埔寨向7万名HIV病毒感染者提供免费的药物治疗。

但是,许多人住必须从农村到城里才能得到治疗。那些贫困的人生活在脏乱的环境中。他们从家庭和社区受到的侮辱往往使他们内疚、羞愧和自责。

柬埔寨国家艾滋预防与治疗署秘书长坦∙昆西:“近75%的人觉得他们犯了人生中的一个大错,所以受到社会的歧视和隔离。情况严重的最后往往是自杀。”

绝望、孤独,尤可•纳维想过像丈夫一样自杀。

尤可∙纳维说:“我病得非常厉害,又瘦得皮包骨头,我一点都不想活了。之后我想到了我的儿子,想想他好可怜,所以我要努力地为他活下去。”

虽然尤可•纳维找到了活下去的力量,生活对她来说仍旧艰难。她的姐姐不可能再帮她了。

尤可∙纳维的姐姐苏恩∙基亚:“我不可能再供她吃住,我连自己的两个女儿也快养不起了。”

尤可•纳维现在在精神上和身体上都感觉好些了。柬埔寨的一个救助HIV感染者的组织“救助之家”为她提供了住所、食物和药品。

儿子给了她生活的目的,但是她常常会想起死去的丈夫。

尤可∙纳维的姐姐苏恩∙基亚说:“我每天都感到气愤和遗憾。他现在要是活着,他就能有药了,和其他艾滋病人一样健康生活。他应该看得长远些的,不应该自杀的。”

虽然她经历这么多困难,生活还在继续。她仍然是照顾自己唯一的儿子的单身母亲。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