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35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活在阴影里的人(1):受家人嫌弃的海地艾滋孤儿


数十年来,加勒比海国家海地一直是西半球遭受艾滋病病毒肆虐最为厉害的国家。因此,数十万儿童成了孤儿,许多人从他们的母亲那里感染了艾滋病毒。在下面的这则故事里,主人公是一名年轻的女性,她不屈不饶地克服生活中的困难,包括成为孤儿和感染艾滋病毒而遭受的耻辱。

在海地,每天就有两名新生儿感染艾滋病病毒。

维妮斯·路易斯(Venise Louis)今年20岁。她11岁的时候,父母死于艾滋病。成为孤儿后,她和姑姑生活在一起。

几年之后,她感到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对劲。

艾滋孤儿维妮斯说:“我经常生病。我14岁的时候,他们带我去做了HIV测试。他们是在那时候发现我是艾滋病毒携带者的。我姑姑的男朋友说我不能再在家里住了,因为我会让其他小孩感染的。”

维妮斯现在住在由“关爱海地艾滋孤儿”这个组织运营的孤儿院里。那里还有另外18名HIV呈阳性的孩童。

在海地,携带艾滋病病毒是件羞耻的事,而且这一看法根深蒂固。这一诊断之后,维妮斯遭受着残酷的身心折磨。

艾滋孤儿维妮斯:“我姑姑的男朋友叫她把所有我使用过的东西分开来,餐具、杯子、香皂。我睡在房子的一处,和他们的是分开的,我也不能和其他孩子玩。”

每天早晨,维妮斯和其他孩子一起准备上学。

她姑姑不允许她去学校接受教育,担心哪里划一刀或擦一下就会让其他孩子感染病毒。20岁的她只上完了4年级。

她刚到孤儿院的时候,她很害羞、很少说话,经常哭。

艾滋孤儿维妮斯说:“我觉得一点都不好。我觉得我不是一个正常人。我姑姑对待我的方式让我觉得生活对我就是残酷的。”

孤儿院的孩子每天接受两次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治疗。

维妮斯刚到孤儿院的时候身体非常虚弱,发育不良。诊断之后,她恳求姑姑带她去治疗。

艾滋孤儿维妮斯说:“我曾经每天经常哭。我姑姑对我说,我能得到的唯一治疗就是死了埋在土里。”

最终,维妮斯在一家医院得到了几次治疗。她还见了一名心理医生,说了她遭受虐待的情况。

艾滋孤儿维妮斯说:“他们告诉我,如果我不按照他们说的去做,他们会把我赶出去,我就会睡在大街上了,像个妓女一样和男人鬼混。他们就不会再让我回去了。”

正是这名心理医生建议把她送到孤儿院。她的生活也因此开始改变。

孤儿院院长说:“她开始接受定期的治疗后,体重开始增加了。她的身体和心理健康都开始得到改善。”

维妮斯的两个姑姑在我们的请求下同意去看望她。她的姑姑吉妮斯否认虐待她。

维妮斯姑姑吉妮斯说:“如果别人这么和你说,那不是真的,尤其是她生病的时候。我们从来没有虐待过她。”

维妮斯记忆中的却不一样。

艾滋孤儿维妮斯说:“他们说,他们没有那样做,他们在说谎,因为他们确实虐待我了。”

维妮斯的姑姑们不想再提过去的事,但是,痛苦仍旧萦绕着维妮斯,挥之不去。

艾滋孤儿维妮斯说:“等我大一点后,我会让他们知道她们对我所做的事是错的。”

她说:“现在,我想完成学业,学习一门手艺,再也不回去和家人住在一起。”

维妮斯说,她希望有一天能在孤儿院工作,帮助其他感染了HIV的孩子。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