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5 2016年09月27日星期二

海峡论谈:“添马集会”启动港独革命 台港年轻人为何讨厌北京?


主张港独的香港民族党5日以“捍卫民主、香港独立”为主题在金钟添马公园举行集会,包括香港本土民主前线的梁天琦在内,多名因提倡港独而被取消参选立法会资格的人士上台发言。这是香港史上第一次号召港独的大型集会。

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声称参与集会人数过万,警方则说高峰时在现场最多有2800人。梁天琦说:“当独裁成为事实,革命就是义务”。他还誓言“夺回香港主权”,并称革命必须流血。与此同时,香港中文大学的最新民调显示,有近四成香港年轻人支持独立,究竟台港两地年轻人的独立思潮有何类似之处?他们为何厌恶北京?香港又是否将掀起一场独立革命?

“当独裁成为事实,革命就是义务”这句话也曾在台湾的太阳花运动中被引用。而日前发表网络文章“不是天然独、而是中国臭”的台湾知名专栏作家“人渣文本”--辅大哲学系助理教授周伟航在海峡论谈节目中比较了台湾的太阳花运动与香港年轻人喊出的独立革命。周伟航说:“台港两地的情境其实有很大落差,他们会使用一些类似的政治符号语言,因为这些语言比较具有号召力或者煽动性。其实香港的问题是香港人觉得他们生活的环境受到很多大陆移民的影响,比如物价提高、买不到东西等等。所以,是一些具体生活上的反感,加上北京对香港未来发展的不确定性。因此就刺激了激进立场的港独,但是他们能否真的形成一个稳定的政治力量,这是值得怀疑的。”

周伟航进一步指出,“添马集会的参与者之所以喊出革命的口号,是因为他们无法通过议会选举路线来谋取政治空间。其实台湾从太阳花,甚至更早的政治运动以来,它的能量都很轻易的转移到民主投票上,这也是台湾没有延续这种公民运动的这种暴力抗争的行动。所以这也是港台的情景的差距,就是台湾的年轻人的怒吼可以转移到投票选举上。”

至于台湾年轻人对中国的思维,从过去的统一迅速转为独立的认同,有人说这是因为教育的影响,因为有台独课纲,但周伟航在海峡论谈节目中分析,提出不同的看法:“其实我觉得也是过度把单一原因夸大化了。台湾年轻人没有什么台独的理念,他们没有受到台独的教育。他们是由于对中国的反感,这种反感不是不了解,而是与中国20年的接触以来,各方面的投射。这种反感会随着接触更多更广,而不断的加强。我觉得这是现在所谓台独现象,或者反中现象一个很重要的推理。”

周伟航也提出另一个他认为港台年轻人为何讨厌中国的原因。他在“不是天然独、而是中国臭”一文中分析说:“中国沟通的态度非常原始。不论属于什么阶级,多数中国人与外界沟通时,常有个预设立场,就是一脸全世界都该喜欢中国样子。很可惜的是,全世界多半都讨厌中国,喜欢的只是中国人手上的钱而已。钱是会流动的,而且严格来说,那也不是中国人的,因为是美国人和欧洲人印的。此外,中国在表达上,经常缺乏同理心,搞不清楚事情的重点,总不断提及自己主张的价值,也不管他人的坚持。这是要沟通什么?另外,中国也缺乏反省力,面对自己的错误,只想忽视、遮掩,或是恼羞成怒式的大吼大叫,想盖掉理性对话的声量。这样的模式导致与台港年轻人的隔阂。周伟航也在他的文章中指出,中国在道德与美学表现上都普遍不及格。 在道德上,中国政治的腐败,专制极权的问题,中国人自己看不到,台湾人倒是看得很清楚。台湾的民主政治没有多伟大,但非权贵者相对中国要有生存空间。若要比一般民众的个人道德观与礼仪,那就更不用谈了。"

至于香港的“一国两制”逐渐变成“一国一制”,导致港独崛起,一昧实施爱国教育也引起反效果,北京究竟应该如何检讨自己与港台年轻人的沟通态度?美国弗吉尼亚州社区大学董事会主席赵惠普在海峡论谈节目中表示:“首先,北京领导人应该慎选管理港澳台事务的官员,一而再、再而三的官员谈话引起反效果已经证明这些是行不通的,为何不派真正了解台湾与香港事务的人主管相关事务,其实中央的政策并不是一定是这样的,但是国台办只跟大企业交流,不了解中小企业和中低阶层的心声,也永远不懂台湾和香港的年轻人究竟是怎么想的;北京必须用对的人,耐心聆听港台各阶层的声音才能够改变现在的困境。”

究竟台港两地年轻人为何焦虑又愤怒?台港年轻人共同问题是不是面对崛起的中国,对自己没信心、对北京又不信任? 深受民族主义影响的大陆愤青与台湾的天然独/太阳花世代以及香港“新独立世代”是否将不断激烈碰撞引燃熊熊火花? 台湾与香港年轻人的独立思潮又是否会合流?

更多精彩评论,请收看 海峡论谈8/7完整版。​

YouTube视频: 海峡论谈:“添马集会”启动港独革命 台港年轻人为何厌恶北京?

YouTube《海峡论谈》播放列表

YouTube《海峡论谈》播放列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