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1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海峡论谈:曼德拉世纪葬礼 首脑外交大考验


曼德拉一生为自由平等而奋斗,连他的世纪葬礼也成为各国领袖上演外交和解的场合,为何人们不分意识形态地推崇曼德拉? 美国总统奥巴马致词时所说的那些“嘴上盛赞曼德拉,却无法容忍自己人民有异议”的国家是否应该有所反思?


前南非总统曼德拉在12月5号与世长辞,长达10天的追悼活动今天随着曼德拉的遗体在他的故乡--南非东开普省库努村安葬,正式划下句点,而曼德拉的葬礼和稍早前举行的追悼会,总共有全球一百多位领导人参加,规模超越2005年教宗约翰.保罗二世的葬礼,而各国领导人也藉由出席曼德拉的追悼会和葬礼展现外交身段;其中最受瞩目的就是美国总统奥巴马与古巴总统劳尔卡斯特罗握手,以及美国和巴西之前因为监听事件关系闹僵,这次奥巴马和巴西总统罗塞夫两人在曼德拉的葬礼上拥抱破冰。

针对曼德拉世纪葬礼上意外演出的外交大和解,曾到南非采访过曼德拉的自由时报驻华盛顿特派员曹郁芬女士分析,国家与国家之间关系的改善,虽然不会因为领导人握手或拥抱就有立竿见影的成果,但首脑外交的影响往往是从细微之处开始,曼德拉过世,不但西方国家领袖沉痛追悼,共产国家阵营也纷纷盛赞他,曼德拉之所获得不同阵营的肯定,主要是因为各方对曼德拉的贡献有不同解读,非洲独裁国家和第三世界国家,肯定曼德拉反抗强权与殖民帝国主义,西方国家则推崇曼德拉是一位追求种族平等的人权斗士,双方是从不同角度出发;而在外交惯例上,像是葬礼这样的场合通常也比较人性化,跟国家实力大小无关,与会元首的心情也比较温馨,可以安排一些巧合来化解彼此之间的芥蒂。

至于美国总统奥巴马在追悼曼德拉的时候表示:“世界上有太多领导人嘴上说与曼德拉一样为自由奋斗,但却不能容忍自己人民有异议。”台湾政治大学国关中心研究员严震生教授表示,第三世界的英雄在对抗西方帝国主义之后,像卡斯特罗、穆加贝都变成新的独裁政权,曼德拉只做了一任,而且在任内达成真相与和解,中国在盛赞曼德拉的时候也应该思考一下,奋斗结束取得政权后,虽然从殖民帝国主义的阴影中走出来,却走向专制,对异议人士打压,对中国来说,曼德拉实行和平民主,在任内建立真相和解委员会,落实转型正义,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

不过就在全球领导人不分阵营藉由追悼曼德拉开展葬礼外交的同时,台湾却因为和南非已经断交,无缘参与盛会。严震生教授指出,这的确突显出台湾的外交困境,过去台湾也曾经有开展葬礼外交的例子,像是台湾前总统陈水扁在2005年出席教宗的葬礼,不过这次无法出席曼德拉的葬礼,除非两岸之间能否有所谅解。至于曼德拉当年在两岸不同制度之间做出与中国建交和台湾断交的选择,严震生教授认为,曼德拉选上总统之后,原本希望维持在两岸之间都能够相互承认(cross recognition),但不可能,宣布断交的时候,曼德拉希望由他亲自来宣布,而且给台湾一年的时间调整,断交之后台湾驻南非办事处的规格也还不错,显示曼德拉并没有完全放弃台湾。

而曾在1993年到南非采访曼德拉的自由时报驻华盛顿特派员曹郁芬女士也在节目中分享她当时与曼德拉的互动及曼德拉给她的印象,并回顾台湾的那段外交保卫战。曹郁芬认为,当年曼德拉到台湾访问,看到台湾的自由民主的气氛,对他产生很大的影响。

另一方面,在中国,有许多民众拿同样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刘晓波与曼德拉相比,在台湾,前总统李登辉和民进党过去曾经因政治理念而坐过牢的人士也纷纷表示受到过曼德拉的启发,究竟曼德拉的精神给两岸当年与当前的政治犯,以及全世界因为追求自由民主而身陷囚牢的人权斗士带来什么样的启示? 还有两岸在非洲的外交战是如何演变? 中国在非洲急速发展的现况又是如何?今晚海峡论谈邀请台湾政治大学国关中心研究员严震生教授以及自由时报驻华盛顿特派员曹郁芬女士进行深入的分析,并与海峡两岸的听众、观众交流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