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海峡论谈:学运后浪推前浪,专家评台港学运


最近有很多人用“江山代有才人出、长江后浪推前浪”来形容台湾太阳花学运所引发的热烈回响,但也有人批评台湾的学运新世代是“行动满分、思想薄弱”? 究竟台湾这波学运有哪些值得反思的地方? 香港的民主派人士和老学运又是如何看待两岸三地学生运动的发展历程?


台湾太阳花学运总指挥林飞帆近来成为焦点人物,有网友封林飞帆为“帆神”,还支持林飞帆出来选总统,不过他最近也受到不少批评,除了被指支持台独和英雄主义之外,更传出有民运人士在背后为太阳花学运下指导棋,不过对于相关的指控,六四学运领袖王丹已经在他的脸书上郑重澄清。

姑且不论两岸之间的学运世代交替,台湾的太阳花运动的确为网路时代的学生运动写下历史,不但在短短几天的时间内动员出50万人,还串联19个国家47个城市无时差接力发声。台湾文化部长龙应台说,太阳花从行动层面来看,在组织、分工和国际宣传上令人叹为观止,可以说是台湾60年来一波又一波的运动累积之后沉淀下来的“成果展”。

不过龙应台也批评这些占领立法院的学生在思想层面上非常薄弱,充满了矛盾和没有想透的东西,包括以破坏法治的方式来号称支持民主。龙应台对太阳花学运的言论,在两岸三地引起正反双方的激烈讨论。

另一方面,同样因为与北京关系矛盾而发起绝食与“占领中环”行动的香港民主派人士和社运团体看到上个星期天台湾学运激出50万黑衫军走上街头,心中也特别地有感触,究竟香港经验给台湾什么启示? 台湾的学运又给香港带来什么启发呢?

日前访问美国首都华盛顿的香港前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李柱铭在有关香港民主的研讨会中就特别谈到了台湾的学运和香港学运的比较,他特别指出,去年香港学民思潮一位备受瞩目的的召集人也是“英雄出少年”。

李柱铭说:“在香港我们也有学生非常善于组织群众抗议,其中一位今年才17 岁,1997出生的黄之锋同学,一年之前,香港政府对我们的学生推行洗脑教育,黄之锋同学组织不同学校的学生上街示威抗议,反对港府推行国民教育科,一开始只有20人,但是却得到家长和群众的支持,后来这些没有政治色彩的学生和家长们共有十几万人在政府总部前抗议,迫使港府撤回了爱国教育的计划。”

与李柱铭一同到华盛顿访问的香港前政务司长陈方安生也说,台湾的学运鼓励了香港的年轻人,对北京用经济手段来伤害民主的核心价值做出反思。她说:“北京利用经济统合与经济上的甜头,破坏香港的‘两制’,伤害香港的核心价值,令香港社会,尤其是年轻族群不能够接受,我认为台湾最近爆发的学运,实际上鼓励了香港的年轻人,针对北京并未提出具有公信力的香港特首普选计划,他们有可能也会采取相同的行动,我希望不会这样,但也的确有这样的关切,那就是,我们欢迎经济统合,但是我们不能够接受经济统合以牺牲我们的核心价值作为代价。”

海峡论谈今天在华盛顿演播室邀请到的来宾华盛顿国际文化社的社社长陈咏智也是一位老学运,他曾经是1977年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会长,亲身经历了70年代那段香港学运最红火的时期。他对两岸三地的学运发展历程,有非常深入的观察,他认为台湾的太阳花学运印证了无论在台湾还是香港,新的网路科技已经成为推手,一个晚上就可以一呼万应,而学运的相对面,也就是政府和领导人,也应该反思如何与时俱进的处理学生运动,记取过去1989年天安门事件的教训,让学运成为民主发展的动力。

至于学生运动究竟需不需要个人崇拜与英雄主义? 两岸三地学运的演进需不需要世代交替与经验的交流和传承? 学生运动给公民社会带来哪些正面的能量与负面的反思? 当学运“不酷”之后又应该如何见好就收光荣退场呢? 海峡论谈节目邀请陈咏智和台湾健行大学的颜建发教授来到演播室现场分析,同时开放热线让海峡两岸的听众、观众表达看法,也欢迎网友们在此留下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