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台湾九合一选后两岸谍战为何浮出台面?


台湾九合一选举落幕,香港占中也进入尾声,但就在此时,两岸三地突然传出多起涉谍案,包括金门县市的参选人许乃权因为涉及共谍案被收押,据传是中共解放军背景的共谍镇小江遭到台湾当局逮捕,与此同时,香港大公报助理编辑王善勇也据传抛妻弃子叛逃到台湾。两岸谍战在台湾选后为何密集浮出台面? 与此同时,解放军上将刘靖松昨天也在环球时报的年会上表示,必要时将以武力解决台湾问题,这些迹象是否反映出两岸关系的微妙变化?

台湾国家安全局副局长王德麟12月4日在立法院外交及国防委员会会议上宣布破获共谍网,王德麟说,“我们破了这么多的案子,监控多年,线拉的很长,就在等一个人,那个人进来,我们就收网”,现在“人被我们逮到了”。王德麟口中的这个人,就是据传有解放军背景的中国籍男子镇小江,这也是台湾近年来首次公开证实逮捕共谍。

台湾国安局前第一处副处长、《情报生涯三十年》一书作者萧台福在接受海峡论谈专访时表示,据报道,镇小江曾是解放军军官,退役之后从事商务,经常往来台、港、中国大陆,经过他结识、吸收的国军方面的人员主要分为两条线,一是透过参选金门县长的许乃权,继续结识其他的陆军军官,一是透过退役飞官周自立、马伯乐、宋嘉禄的军中人脉,吸收昔日同袍、学长学弟,然后转给安全部的人员连络运用。

萧台福分析,过去二十年在台被捕的共谍,都是台湾的人去到中国大陆,被安全部或总参二部吸收之后回台搜集情报时被捕,从来没有过大陆的人直接到台湾从事谍报活动的先例,所以镇小江案的特色是这是第一件破获的大陆直接派员入台的案件。但相对的却显示“台湾的大陆情报工作越做胆子越小时,大陆的对台情报工作却越做胆子越大”。

萧台福进一步说明,中共间谍分为四类:一是受训完毕后分配在国家安全部工作的人员;二是受训完毕后分配在其他机关工作,对外的身分、待遇、升迁,完全依照其他机关的标准,但是情报工作、情报经费与党组系统上受国家安全部管理,这一种是专干;三是其他机关的干部,但是受国家安全部的委托,兼办情报业务,并从安全部领取津贴,这一种是兼职干部;四是一般百姓被国家安全部吸收,中共称之为“发展”,为中共从事情报工作的,这一种称为情工关系。前两类是真正受过情报训练的专业情报人员,后两类则没有或充其量只受过必要项目的训练,不是专业情报人员,但外界对于替中共从事谍报工作的人因为分不清楚究竟是那一类的身分,因此统称为共谍或间谍。

萧台福指出,现在有关王善勇案,全部的消息都是转引述媒体报导,其他的补充或后续资料一概没有。博讯称王善勇在十月下旬已经逃往台湾,但台湾方面否认知道此事,因此他究竟是已经秘密地留在台湾或是已经转往第三地,并不清楚。这个案子的特点在于,他如果真的是被台湾方面策反了多年的现职中共情报人员,这些年应该提供过不少的情报资料给台湾,那么他的离开则是台湾方面的损失。

被问到台湾手上是否有更多筹码可以开始与北京谈两岸换谍(俘)的问题,萧台福表示,这两天已有台湾媒体推测台湾有了跟大陆换谍的资本了,从某个角度讲,不无道理。民主国家的军事与情报机关,对于因公被俘同仁的态度是“No man left behind”“生死与共,不离不弃",换俘、换谍一直是暗中进行的接触,台湾这些年因为民主开放的关系,对于营救在大陆情报工作失事的人员,政府一直受到民间强大的压力。过去因为台湾手上没有捕获的中共谍报人员,拿在台湾被捕的老百姓想换回在大陆的我方情报人员或情工关系,谈判的筹码与气势就不足,现在有了大陆直接派员入台的人员,自然谈判的筹码与气势不同,如果中共想要检讨到底是哪里出的问题,换谍谈判不无可能。但从另一个角度讲,换谍的事情未必那么乐观,从中共处理金无怠案的手法可以知道,为了“党和革命事业”的需要,每一个人都可以被牺牲,“活着回来封英雄,死了回来封烈士”,坐个牢有什么了不起?而且镇小江案现在才刚开始收网,台湾方面也不会那么快就谈判换谍,必须要等到司法程序整个走完才应有此时机。

北京对台谍报工作从未放松,台湾策反工作也持续不断,并破获多起共谍案。两岸谍战不休,对两岸关系有何影响? 中共解放军上将刘靖松重提武力解决台湾问题,是否为两岸关系增添变数? 海峡论谈今晚邀请台湾前资深情报官员、《情报生涯三十年》一书作者萧台福、美利坚大学亚洲研究中心主任赵全胜以及台湾中华战略学会研究员李华球为您深入分析,同时开放热线让海峡两岸的听众、观众表达看法,也欢迎网友们在此留下您的意见。

YouTube视频: 台湾九合一选后两岸谍战为何浮出台面?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