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03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国之音专访向奥巴马讨说法的孙大午


因赴美签证被拒写信给美国总统奥巴马讨说法的中国农民企业家孙大午,在河北徐水县接受了美国之音的专访,谈到农村城镇化的种种问题,并对美国签证政策提出建议。

美国之音记者前往徐水县专程采访了孙大午。

从北京驱车南下一百多公里,我们来到位于河北徐水县的大午城。

中国政府正在推行城镇化的措施,作为中国改革下一步的发展方向,这里似乎就是一个乡村城镇化的样板。

大午城为企业职工和附近居民建立了小区及配套设施,房价比当地平均价格实惠很多。小区的商店里卖着和北京一样的拉面。这里还有设备完善的医院、室内体育馆、博物馆和展览馆。

该集团在当地建立的学校招收初中生和小学生。正是午餐时间,五千多名学生井然有序地到食堂用餐。

养鸡场是大午集团的起步产业,至今仍然是大午集团的招牌。

*我不是罗宾汉*

孙大午曾在2003年因无法从国家贷款而吸收当地农民资金发展农牧业生产而被判犯有非法集资罪,徐水县人民法院判孙大午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案件凸显出民营企业融资集资的困难,引发国际关注,纽约时报以“中国的罗宾汉与地方政府发生矛盾”为题报道了这一消息。

虽然国内外媒体在报道孙大午事件时,经常将其喻为“中国的罗宾汉”,但是他本人却不这样认为。他说:“我不认为自己是罗宾汉,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凭自己的良知在做点事。一个干干净净富起来的人,做善事一定是发自内心的。”

在2003年引发媒体关注之后,孙大午继续回馈社会,捐款数额至今已超过3000万人民币。

*公知之友*

当年为孙大午辩护和担任法律顾问的律师团荟萃了中国司法界精英。有中国政法大学前院长江平,有知名死磕律师浦志强,有知名维权律师许志永等等。此外,孙大午和北京公知群关系密切,则天经济所的所长茅于轼,《炎黄春秋》的姚监复,杜润生、李锐以及被当局关押的高瑜等,都和孙大午交往密切。当年为孙大午辩护的律师被关进监狱,会不会给他带来影响?

在镜头面前,孙大午直言不讳地称自己的理念跟这些好友很接近。“从理念上,我认同他们的看法和说法,但是从行动上,我是保守主义者。世界大势总归要走向民主法制,中国不会例外,但是急不得。”

*去美国投资*

孙大午说申请美国签证的目的,除了旅游,还想考察一下美国的投资环境。

“我想去美国考察一下有机农产品加工业,” 虽然两次被拒签,孙大午先生仍然没有放弃去美国的愿望,“我相信美国欢迎中国私人企业家投资。”
孙大午也建议美国政府改进签证面谈的政策,设立VIP通道,让更多的中国意见领袖和私企代表性人物能够顺利赴美旅游经商。

孙大午被拒签并向奥巴马讨说法的新闻,引发海内外的关注。何清涟在美国之音的博客上发表文章,从这个事件谈到了两种思维和文化的碰撞。孙大午也专门写了文章回应(见附件)。

==================================================

《希望撞开美国面签制度的“柏林墙”》
——兼回应何清涟先生的《中国思维撞了美国规则的墙

孙大午 2014年12月22日

读了何清涟先生的《中国思维撞了美国规则的墙》,我觉得美国面签制度就是隐形的“柏林墙”。希望将其撞开!

我两次赴北京美国大使馆被拒签,曾经犹豫但还是把我的感受写了出来,自己认为这种感受不是我一个人的,我相信有很多的人,有过这样的经历。致美国总统奥巴马并美国驻华大使馆的公开信发表以后,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博客、微博上的评论百分之七八十都在指责我,可以说遭到了左右两方面的攻击——一些人说我是暴发户,平时宣扬美国、崇拜美国,被美国拒签了还有脸说,活该;一些人说我不懂美国规则,不检查自己,美国签证官无错,自己有错应该反思。一些好朋友也劝我说,美国的签证制度是比较难的,应该正确的对待和认识。包括何清涟先生这封信也说应放下被拒签的烦恼,不必将拒签上升到国别歧视的高度,只要阅读签证规则,诚恳说明情况,还会顺利成行。

我不是暴发户。不好意思说也得说开,以正视听。我的企业已经三十年了,我是养蛋鸡出身,从一千只鸡养到四十万套的种鸡(包括原种鸡),已经位列中国前茅,乃至蛋鸡研发的新品种居世界领先水平。还建有和新希望合作的原种猪场。能说我养猪、养鸡、做饲料三十年是个暴发户吗?

何清涟先生提到了陈光标,陈光标在高调做慈善,我不是这样的人。我做善事的原则是“救近不救远,救亲不救疏,救农不救城”。私企立宪十年以来,我做公益慈善的钱不会少于三千万。大午中学每年都在周边减半收取学费,资助困难的学生。大午集团自己修公路,这几年就投入了一千二百万。不好意思说这些事情,我只是想证明我并不是什么暴发户,我做的善事也不少。

至于第一次去美国大使馆仅仅一分钟就被拒签,拒签的说法是没有带存款证明。这个说法很牵强,因为我没带存款证明不能说明其他的证明就无效,况且我们是商务考察团,有投资意向的,没有人提醒我,我也想不到带个人存款证明。我想存款证明并不是唯一能证明“无移民倾向”的证据,比如说我的房产、企业资产、股份证明这些都不是有效证明吗?关于不让自己团队的人再签的问题,首先要清楚我是个独资企业的产权所有人,其他任何人去美国考察能够代替我吗?如果我去不成其他人去签证还有什么意义?多年来,大午集团的干部每年都出国考察,如果团队中有一个人被拒签,整个团队都不会再签,这也是大午集团的底线。如果美国总统奥巴马来中国,中国拒绝奥巴马入境,那么他的团队是不是还会来中国?一个人的尊严,往往就是一个团队的尊严。这一点,一个没有家庭、没有团队观念的人是体会不到的。

第二次签证,说我说了谎话。当对方提示2008年有没有申请过签证,我马上就承认了,这能说是在说谎话吗?我知道社会的不公就在于:在强者面前,弱者永远承担失败的责任!

其实公开信并不是针对签证官的,针对的是美国的签证制度,我认为美国的签证制度是最霸道也是最邪恶的制度。事后一个美国的记者对我说,美国大使馆的签证官是最不好干的活儿,也是最没人愿意干的活儿,这我能理解。所以我并没有描述签证官的面孔、对我的神态以及那种感受。

今天我们小酌,一个美国籍的朋友对我说,美国的签证是世界上最难的。我说你说的不对,它是最难的也是最容易的,我的下属和朋友很多去美国都非常容易,比如说他们准备了存款证明、房产证明去面签,少有人用到,只是问答一两句话:“去美国干什么?”“旅游”。“你是干什么的?”“教书的”。通过,就没事了,这不是最容易的吗?包括我弟弟、集团总经理刘平等,他们也就是两句话,不足一分钟。这不是世界上最容易的面签制度吗?怎么能是最难的呢?不能因为我面签难就说是最难的。无所谓难与不难,我认为就是一种运气。在签证官的“自由心证”面前,面签还不如摇号、抽签来得公正公平。

何清涟先生举例说,有一个女士为了去美国看丈夫,面签十次都没有通过,一看到签证官就心里直打鼓,最终隔空离了婚。我的朋友有的签了五次通过了,那么前四次是不是受冤枉了呢?甚至签到第十次通过的,那么前九次有移民倾向,第十次就没有移民倾向了吗?那么前九次冤枉不冤枉?他花的人力、物力、时间、精神损失谁去给他一个说法?我仅仅是签了两次,有助理、秘书准备资料,还有这么多朋友帮助,而且每次去都是企业的钱,我会在意每次这几千块钱吗?我联想到的不仅仅是签证本身的问题,而是背后仍然作祟的“冷战思维”。中美之间有一道无形的“柏林墙”,割裂着两国人民的感情、交流和来往。地球正在趋同,人类和平发展的大方向应该是便捷互通。如果说历史上,国与国之间争夺的是资源、领土,那么今天就应该争的是人心,争的是人的流向。世界总的人口趋势是下降的,现在和将来,世界上最宝贵的资源是人,人心所向的国家就是世界上的“宗主国”。将来国与国之间都会实现免签,这只是个时间问题。从面签到资料签证、到免签,这是个世界的趋势,美国应该走在世界的前边而不该留在最后,何况美国政府对中国的台湾在施行着免签,何必对中国大陆一定要强制面签?大陆和台湾在经济上有差别,但最主要的是意识形态上的差别,或者是政治制度上有差别。何清涟先生说“美国的签证申请规则并非专为中国人而设,全球各美国使馆都实施同样的规则”,但我要说美国的面签制度是为少数国家、少数地区而设,甚至专为中国大陆而设的!

由此我想到了“柏林墙”,东德西德反差那么巨大,是美国总统老布什呼吁戈尔巴乔夫,“拆掉这道墙吧!”戈尔巴乔夫顺应了历史潮流,拆掉了那堵墙。我虽然卑微,但是我感受到了这种隔阂和歧视,美国这种面签制度就是遗留下来的“柏林墙”,所以我向美国总统呼吁拆掉面签这道墙,降低签证的门槛。美国当初建国独立的时候,主流社会还不是聚集在一起的穷鬼、“罪犯”?基层百姓民众有多少是偷渡、流浪甚至被贩卖到美国的奴隶?不就是仰仗优秀的制度汇聚了全世界精英,仅仅二百来年就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吗?说白了,靠的就是人心所向,或者说是移民。将来国与国之间的疆界会逐渐被打破,和平发展,不是靠枪炮武力,而是靠人心的争夺,人心的争夺是靠交流、来往。新的移民,就是新的动力,人气就是财气,人,才是最根本的发展动力。

大午集团是一个很小的地方,也曾经是一个很荒凉的地方。我们提出的口号是一方水土养八方人,我们在践行着这个目标。三十年前这里没有一个人,仅仅是我和妻子在这里养一千只鸡,现在已经有上万人了。现在我们这里有当地最好的学校、最好的医院和居民区。说句你们不爱听的话,大午集团三千人,没有哪一个人想移民去美国!我们也有很多人去过美国,没人愿意留在美国。大午的水是甜的,天是蓝的,社区的人是善良的;我们在海南省投资,外派干部,加高额的补助,人们都不愿意离开。去国外投资我们最忧虑的就是干部和技术人员不愿意离开大午集团,何况是我,更深深的爱着脚下这块土地!所以我提醒美国人记住一句话:美国也有黑夜,中国也有白天!无论中国大陆、台湾、美国都有VIP,也都有穷人。台湾免签,难道台湾就没有穷人想移民的吗?对中国大陆全是强制性的面签制度,貌似公平,但是却掩盖了最大的不公正。

我不认为我是个人物,我也不想出名。因为我是实业家,我建设的大午城、潜心研究的《釜山考古》和正在践行的私企立宪制度足可以让我名利兼得、走进历史。我的公开信表达的只是一个普通人的感受而已,表达的不是有钱人被拒才感到了侮辱,穷人被拒签也一样有失去尊严的感觉。

美国的面签制度恐怕是世界上少有的几个国家还保存的制度,而且对待不同的区域采用不同的规则——一个是免签,一个是面签,差距如此之大。面签制度,没有阻挡住“911”恐怖分子,也挡不住墨西哥的移民潮,但却给中国善良的老百姓带来很大的伤害,对中美两国的发展没有任何的好处,尤其对中国的转型没有任何的好处。中国已经开放,中国正在改革!希望美国政府:一、改善其签证方法和签证的环境;二、希望在奥巴马这一届取消面签制度,降低门槛。当然拆掉中美之间的这道“柏林墙”那是最好不过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