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1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香港支持政改民意下跌 建制派言论被指坏事


保普选反暴力大联盟召集人与学民思潮女将街头辩论(苹果日报图片)

保普选反暴力大联盟召集人与学民思潮女将街头辩论(苹果日报图片)

香港的香港大学、中文大学和理工大学联合进行的最新政改民意调查显示,支持政改比率持续微跌至42.3%,再创政改方案4月22日出台以来滚动民调的新低,而反对比率上升至40.3%,达到新高,支持与反对的民意差距只差2%。有分析表示,建制派人士近期的言行失误,让民意出现转变。

滚动民调由港大民意研究计划、中大传播与民意调查中心和理大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合作进行。5月13日公布的最新一轮,也是第13轮的调查,从5月5至9日连续进行,共访问1,130人。调查显示,支持和反对人大8/31框架下政改方案的民意差距,收窄到2%,是滚动民调记录的最小的一次,在误差范围内。

民调机构的分析显示,支持方案最多的是60岁或以上、小学或以下学历的群组,而反对方案最多的是18至29岁、学历达大专或以上程度的群组,情况一直没有变化。

包括参加调查的许多学者和舆论认为,民调结果反映港府高官落区宣传不仅没有效果,反而是这一轮调查期间一些建制派人士的言行“坏事”,令市民反感,民意出现转变。

香港前特首、现任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5月5日在一次有关政改的记者会上表明, “反共”的人不能从提名委员会出闸做特首候选人,令部分市民反感,质疑政改方案有筛选。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梁爱诗进一步解释“反共”时表示,如果目标是推翻共产党管治、结束一党专政,这不符合宪法。随后,行政会议成员罗范椒芬表示,“爱国爱港”定义广阔,言行必须表达愿与中央沟通及建立互信。罗范椒芬的言论被批有意分化泛民,并将爱国爱港解释为作顺民,也令市民反感。

亲政府的保普选反暴力大联盟,从5月9号起一连9天在全港设置街站收集市民签名支持政改方案,但签名无需市民登记身份证,且被媒体拍下一些打工仔承认是被老板逼迫前来签字,还有一些小学生也被征集签名。此外,港府问责官员陆续以所谓“个人名义”签名。

同时,亲建制团体香港广西社团总会,近日被揭涉嫌利用参加暑期美国游学团面试中学生的机会,要求身穿校服的学生宣读支持政改方案的文字,并将视频上网做宣传,涉事学生指事前并不知情,受到欺骗,且视频“肆意剪辑”。已有家长以侵犯隐私为由向当局举报。此风波引发各界反弹,泛民派批评手法卑劣和不道德。该团体在舆论压力下已撤下视频,但坚称拍摄时已表明将把视频上网。

港澳台时事评论人士谭志强星期四对美国之音表示,政府和亲中团体大肆动员宣传,但其中出现许多莫名其妙的言行,让许多中间民众反感,成了负面动员,帮了倒忙。他说:“董建华出来,那个梁爱诗,这些人全都是2003年七一大游行满城风波的很重要的人。搞得太过火了,而且最近一连串的丑闻,包括7个小孩参加美国游学团,拍点东西下来变成宣传品。也就是说你不动还好,一动,你就把很多香港左派人士支持政府的丑态都暴露出来了。那(民调)当然就往下跌嘛。”

曾任香港记者协会主席的谭志强表示,目前香港的政治格局走向类似台湾的情况,中间选民归边,支持的坚决支持,反对的坚决反对。他说:“目前香港已经走入类似台湾蓝绿对决的格局,也就是说中间选民慢慢归边。有些人他是很烦你,大概20%左右的,反正哪一边我都不帮,我就忙着赚钱去,反正讲也没有。第二类就是说,本来我也不表态支持泛民,反对派的,所以泛民开始只有30%左右嘛。我现在就归边,把它(泛民)拱到39%点多嘛。”

反占中组织“帮港出声”及支持政改的“保普选反暴力大联盟”的召集人周融星期四对美国之音表示,英国大选结果证明,目前包括香港使用的电话采集民意的方法很可能不准确,因此民调只作参考,目前要紧的是呼吁市民走出来签名,表达支持政改的态度。他说:“支持的下降一点,我觉得原因呢可能是很多的。有些时候升,有些时候降,大家也不要太紧张了。最重要的就是香港人怎么想。我们大联盟现在做的签名运动,最主要的就是叫一个人一个人出来签名。很实际的,他们有多少人出来的。民调大家都可以做,可以参考。”

香港媒体报道,建制派普遍认为,民意变化属于正常,目前支持和反对政改的民意结构稳定。不过,自由党的田北俊议员对滚动民调结果不感到惊奇,认为董建华等人的言论、高官落区及保普选反暴力大联盟等,都让市民感觉不太好。田北俊批评董建华只给人一种威势,不像拉票争取支持通过政改。田北俊还表示,如果政改方案不通过,特首梁振英应考虑不再连任,以体现问责精神。

有学者分析,如果港府再犯错,反对政改的人数可能会过半,高于支持率,或至少会维持平分秋色的格局。

香港政府中的一些人士坚信,临近6月底或7月初政改表决,市民在“没得挑”情况下会转为支持,令支持政改方案民意再升。不过,有泛民人士认为,出现这个情况可能性相对很低。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