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52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美亚裔团体:大学招生族裔照顾政策对亚裔不利


美国最高法院星期三(12月9日)听取一起大学招生族裔政策的重要案件之际,一些亚裔团体聚集在最高法院前,呼吁最高法院作出裁决停止大学招生考虑族裔因素,他们认为这种政策损害了亚裔的利益。另外一些民权团体则要求维护照顾少数族裔的平权政策,继续促进美国社会族裔多元化。

12月9日,美国最高法院前听取大学招生是否应该考虑族裔因素的案件。

原告费舍尔在最高法院前 (美国之音杨晨拍摄)

原告费舍尔在最高法院前 (美国之音杨晨拍摄)

“费舍尔诉德克萨斯大学案”的原告阿比盖尔·费舍尔(Abigail Fisher)在走进最高法院之前告诉美国之音:“我很兴奋,也期待着看最高法院大法官们这次决定如何辩论。”

2008年白人女学生费舍尔申请德克萨斯大学奥斯丁分校未被录取,费舍尔认为她的成绩符合条件但是因为学校照顾少数族裔学生而导致她被拒之门外, 因而损害了她的宪法第14修正案保护的权利。

费舍尔后来把德克萨斯大学告上法庭,案件一路打到联邦最高法院;2013年最高法院决定把案件退回到上诉法庭要求重新审理,而上诉法庭再次认定德克萨斯大学的招生政策并不违法。

德克萨斯大学坚持认为以种族背景为考虑因素的招生政策有利于校园族裔多元化,有助于提高教育质量。

这次是最高法院第二次受理这个案件。

案件引发极大关注因为最高法院的裁决将影响涉美国大学招生是否要适用平权政策允许的把族裔背景作为录取考虑因素的招生政策。

在最高法院辩论这个案件之际,支持平权法少数族裔照顾政策的团体和反对使用族裔背景为招生考虑因素的团体在最高法院前集会;双方都大声表达诉求,最高法院前两个阵营的口号声此起彼伏。

亚裔团体-美国亚裔教育联盟呼吁最高法院做出有利于费舍尔的裁决。

新蛋(Newegg Inc.)电子商务公司首席法律官郑嘉宣(Lee Cheng)对美国之音说,这种政策造成对亚裔的歧视。他说:“这种歧视已经存在了很多年但是很多人都不敢说,这种歧视受影响最大的是华人的孩子。他们申请高中、大学、研究所需要比其他种族的孩子努力很多倍,他们的成绩都需要比别的孩子高。”

支持平权法的国家行动联盟也在最高法院前集会。

曾经担任过美国第一所黑人公立高中保罗·劳伦斯·邓巴尔(Paul Laurence Dunbar High School)高中校长的史蒂夫·杰克逊告诉美国之音说,如果最高法院做出不利于德克萨斯大学的裁决会对美国高等教育产生负面影响。

他说:“我们的国家需要多元化,特别是高等教育。密苏里等大学存在的问题就是因为这些学校的多元化程度不够。如果最高法院做出不利于德克萨斯大学的裁决,那么这将是平权法的倒退甚至毁灭。”

美国的平权法(Affirmative action 直译为正面、积极行动)指的是机构或组织采取积极措施来推动美国历史上受到过歧视的群体的利益,特别是在就业和教育领域。一些学校根据平权政策在招生时将族裔背景作为全面考虑的因素之一。

批评人士说这种做法可能造成隐性配额。

美国贝克豪思律师事务所(Baker & Hostetler LLP)律师安德鲁·格罗斯曼Andrew Grossman)对美国之音说:“特别是一些常春藤大学把亚裔学生录取率压低17%,虽然亚裔申请人数有所增加,但是他们在整体学生中的比例并未提高,也就是一些竞争很激烈的学校很可能对亚裔学生人数设了上限。”

不过也有亚裔人士支持大学招生考虑族裔因素。亚太裔美国人全国委员会的克里斯托弗·姜认为,今天的美国社会仍然需要平权政策。他对美国之音说:“那些认为我们已经进入没有种族问题时代的人他们只需要看看每天的新闻就知道实际状况是什么了。我们还没有达到这个阶段,平权政策对亚太裔美国人也有利,现在不是我们抛弃平权政策的时候。”

一些亚裔团体今年曾经向司法部和教育部提出行政申诉,要求调查哈佛大学招生政策的族裔背景考虑把很多学业优秀的亚裔学生排除在外。

哈佛大学表示他们的招生方式完全符合联邦法律,并且表示“一个在各个层面、包括种族都呈现多元化的班级能够使来自各种背景的学生的教育体验得到转型,并为我们的毕业生进入一个越来越多元化的世界做好准备。”

哈佛大学说在“整体评估录取程序”(holistic admissions process)框架内,哈佛学院在招收亚裔学生方面有着良好记录,过去十年来,亚裔学生比例从17.6%上升到了21%。

目前还不知道最高法院对费舍尔诉德克萨斯大学案将做出什么裁决,据报道大法官们的立场极大分歧,保守派对平权政策的有效性提出质疑,而自由派法官对平权政策表示支持。

预计最高法院将于明年6月做出裁决。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