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1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叙利亚之友日内瓦和谈前巴黎会晤 国家分裂不幸中之大幸?


美国国务卿克里计划星期日在巴黎会晤支持叙利亚反对派的各国外长。各方争取在日内瓦叙利亚和平会谈于本月开始之前,弥合叙利亚反对派阵营内部的分歧。反对派试图推翻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统治,但是他们的内部分歧为组建过渡政府以结束内战的努力增加了难度。

*各方攻杀 冲突蔓延*

在邻国伊拉克,政府军正在反击与基地组织有联系的激进分子,这显示出叙利亚内部冲突的扩散范围。

忠于阿萨德的部队控制着首都大马士革以及地中海沿岸以阿拉维族群为主的地段以及叙利亚中部部分地区。反政府武装主要由逊尼派组成。同时,北方的库尔德武装和南方的德鲁兹民兵也在同叙利亚政府军交战。

*不分裂 斗到死?*

卡托研究所的分析人士道格·班多说,如果本月的日内瓦会谈无法形成过渡政府,叙利亚最后可能四分五裂。

他说:“我认为其中一个、而且可能是最好的选项基本上是由现政权控制一处沿海地区。然后呢,还有反政府武装控制区,另外还有库尔德地区。这可能是你能得到的最好的结果了。否则,我认为,大家会一直斗到死。”

一些最激烈的战斗发生在反对派阵营内部,也就是主要反政府武装“自由叙利亚军”与更为极端的民兵之间的冲突。有些极端分子与基地组织有关联。那些极端势力内部甚至也有分歧,比如,势力强大的“胜利阵线”(al-Nusra Front)的首领就呼吁与“伊拉克与大叙利亚伊斯兰国”组织(the Islamic State in Iraq and the Levant)停火。不过,前美国大使亚当·埃雷利说,没有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权威,叙利亚无法凝聚到一起。

他说:“我认为,叙利亚的族群隔阂的地理界线相对不是那么重要,例外情况主要是阿拉维和德鲁兹地区。但是,如果没有一个负责任的中央政府,那些地区将会分裂出去。”

*境内分裂好过整个地区失控?*

美国和平研究所分析人士史蒂夫·海德曼认为,如果叙利亚像巴尔干那样以族群分治,相比目前范围更大的分裂趋势而言,也许带来的麻烦要少一些,因为前南斯拉夫的分裂毕竟基本保持在原有国境之内。

他说:“我认为,我们本来可能在叙利亚看到类似的预期结果:会有分离过程,变得巴尔干化,但是不会造成阿拉伯大叙利亚区一系列的国家崩溃。可如今呢,能不能形成这种局面,我觉得我们已经没信心了。”

*尽力维持统一*

美利坚大学教授阿克巴尔·艾哈迈德说,对叙利亚人来说,国家分离是对民族自尊的羞辱。他说:“他们不想让国家分裂,因为人们仍然怀着那种民族主义的愿望,那种浪漫的想法,除非局势太恶劣,实在坚持不住了,人们还是希望能再坚持得久一些,不要让国家四分五裂。”

目前,“叙利亚之友”各国外长正努力促成一个更广泛、更具有代表性的反对派代表团,跟阿萨德政府官员会面,然而,政治反对派内部的分歧削弱了和平会谈的前景。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