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5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记忆纽带断裂威胁叙利亚儿童认同感


随着叙利亚战争进入第五年,大约430万叙利亚人被赶出祖国,新一代人在境外的成长过程中对故乡只有支离破碎的印象甚至毫无记忆了。据估计,黎巴嫩居住着80万和家人一道逃离战火的叙利亚儿童。随着记忆的渐渐消逝,一些有心人利用古代的历史来重新建立破裂的民族纽带。

这些叙利亚故居的图像铭刻在母亲的心中,但女儿已经把它们淡忘了。

七岁的拉玛尔想不起来四年前跟家人逃离的故国了。她所知道的只是贝鲁特贫穷的沙提拉社区里的难民生活。

母亲肯纳娜·阿卜德·阿尔马塞德说:“我问她记不记得我们的房子和她买东西的商店,她说‘记不得了’。如果我们某天返回故乡,拉玛尔对叙利亚什么也不会记起来的,这让我感到悲哀。”

肯纳娜在沙提拉的一处中心工作,这处中心是六十多年前为巴勒斯坦人修建的难民营。在中心里,人们鼓励叙利亚儿童通过绘画来表达自我。

在这之前,绘画经常表现战争的恐惧。这场战争把2百多万叙利亚儿童驱离家园。

如今,战争处在第五个年头了。很多图画反映了一个新问题:画面中没有任何叙利亚的痕迹了。

叙利亚人道救援组织Najda Now的阿里·谢赫·海德尔说:“如今,他们梦想着大房子、宽阔的芳草地、明媚的阳光、蔚蓝的天空以及所有他们在难民营里看不到的东西,这是因为他们的所有记忆都跟黎巴嫩和难民营有关。”

阿里担心纽带被切断所造成的影响,不过他并不是唯一试图让祖国重返叙利亚小难民心中的人。

在黎巴嫩城市赛达,非政府组织“祖国”(Biladi)设计了一个名叫“我心中的叙利亚”的项目,教育孩子们了解叙利亚的历史。

虽然互动游戏探索的是几千年的历史,但游戏设计者却心系未来。

“祖国“组织主席乔安妮·法查克·巴吉贾利说:“把这些孩子们跟叙利亚连接在一起很重要,因为,战争总有结束的那一天,没有任何东西是永久的。如果他们对叙利亚有积极正面的了解,他们就能够回去以积极正面的方式重建国家。”

没有人知道这一天何时到来、能否到来。

就目前而言,在沙提拉,肯纳娜所能做的就是希望女儿有那么一天能够更多地了解叙利亚,而不只是存在手机里的一张照片而已。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