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4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叙利亚化武外交继续 和谈前景模糊


美俄达成的销毁叙利亚化武框架协议,并没有解决长期推迟和谈举行的政治分歧问题。美国之音驻国务院记者斯特恩斯介绍了这项协议对有可能举行的有关过渡政府的谈判意味着什么。

结束叙利亚每天连续不断的战斗,并不是销毁叙利亚化武协议的组成部分。

欧盟外交政策主管阿什顿说,不过,截至目前国际上的最大干预,构成了采取进一步行动的时机。她说:“我们在叙利亚的最新进展,是有了一个重新注入活力的机会,这就是,不仅只是试图解决化学武器问题,而且还应更大范围地解决政治问题。”

叙利亚政治谈判因叙利亚反对派内部分歧严重而反复推迟。

国际社会在其他什么人可以参加会谈上有分歧,俄罗斯希望伊朗参加会谈。而华盛顿反对,因为伊朗军队希望和叙利亚政府军并肩作战。

英国外交大臣黑格说,推动和谈的努力不能松懈。他说: “我们的目标依然是召开第二次日内瓦会议,将有关各方召集到一起,就政治解决叙利亚冲突达成协议。为此我们将继续尽快同俄罗斯合作。”

人权观察组织华盛顿地区代理干事长萨拉·马根说,叙利亚目前正处于内战,如何收缴一千公吨毒气的问题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分散了人们关于和谈的注意力。

她说: “我们一直非常一味地只是关注化武问题。虽然克里国务卿谈到了举行有关和谈的可能性,也就是召开第二次日内瓦会议,但是据我们观察,遗憾地说,目前推动这方面的努力并不紧迫。”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表示,现在可能是“迫使”反对派领导人参加和谈的时候了。拉夫罗夫指责那些威胁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人应为和谈推迟负责。他说: “假如有人认为持续威胁,恫吓,百般寻找攻击的原因更加重要,那么这就有可能是向反对派暗示,希望他们继续挑衅,就有可能因此彻底破坏第二次日内瓦会议的进程。”

卡托研究所的道格·班多说,然而对阿萨德总统来说,目前没有能使他参加和谈的其他政治途径。

他说:“其他的选择不是的阿萨德以及我们所能了解和信任的某某人。目前就是阿萨德,以及由他代表的潜在混乱。”

和平研究所的分析人员马纳尔·奥马尔说,反对派内部的混乱破坏了推动谈判的努力。

奥马尔说:“假如阿萨德出走,或者下台,情况又将如何?我认为,反对派内部目前还没足够把握地说,他们拥有后阿萨德时代能够真正控制叙利亚的方法。”

克里何拉夫罗夫下个星期将在纽约会晤,讨论叙利亚和谈的时间表,但是克里表示,这将主要取决于化武问题的进展。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