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对立派系及分析家:将受美国军援的叙反抗武装不靠谱


反政府武装“自由叙利亚军”旗下的“第一营”战士在反政府武装占领的北方城市阿勒颇的郊外参加军事训练。(2015年6月10日)

反政府武装“自由叙利亚军”旗下的“第一营”战士在反政府武装占领的北方城市阿勒颇的郊外参加军事训练。(2015年6月10日)

分析人士和对立的反政府武装首领警告说,叙利亚北部一组美国支持的协调松散的反政府武装派系缺乏凝聚力和可靠性。这些派系被美国官员指定为军援对象,做为美国的代理人部队。

方案失败 另组人马

奥巴马政府原希望从头招募、装备和训练一只叙利亚地面部队,不过,上周,美军指挥官把一个反政府武装联盟组织重新命名为“叙利亚阿拉伯联盟”,做为那支最终未能建成的地面部队的替代方案。

这一由逊尼派阿拉伯人组成的松散联盟一直与叙利亚和土耳其边境的叙利亚库尔德人合作。按照美国的一项计划,他们有可能从美国得到武器,并支持库尔德人武装向“伊斯兰国”恐怖组织事实上的首都拉卡进攻。

美国官方表示,作为向“伊斯兰国”施加压力和孤立拉卡战略的一部分,奥巴马总统上周四在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会议上批准了五角大楼重新武装叙利亚库尔德人和“阿拉伯-叙利亚反对派组织”的计划。与此同时,美国领导的国际联军将从土耳其南部因吉尔利克的北约军事基地出发,增加空袭“伊斯兰国”力度和次数。

在此期间,俄罗斯似乎即将扩大对叙利亚事务的介入。俄罗斯上周开始轰炸行动,现在又加入了地面部队,这一举措震荡了原本就已复杂的战场局势,并使人联想到冷战时期的代理人战争。

俄罗斯介入

本周一,俄罗斯总统普京的议会军事联络官披露了一份计划,该计划包括向叙利亚派遣“志愿” 部队来支持俄罗斯盟友巴沙尔·阿萨德的政权。克里姆林宫声称计划的主要目标和华盛顿方面一致,也就是说,打击“伊斯兰国”。这一说法受到华盛顿方面的质疑,因为绝大多数由俄罗斯发动的空袭都是以位于叙利亚西部和中部的反阿萨德武装为目标,而不是打击位于东部的“伊斯兰国”控制区。

美国官方坚称在俄罗斯发动空袭行动前,美国已经开始考虑新的供给计划来帮助“库尔德人民保卫队”(YPG)以及他们的逊尼派阿拉伯盟友。上个月,在国会的一次小组会议期间,驻中东地区的美军最高司令官利奥伊德·奥斯汀将军似乎概述了美军在叙利亚问题上新的战略。他对国会的这个小组说,奥巴马政府计划很快向拉卡市等叙利亚关键地区施加更大压力。

在奥斯汀将军发表这番言论之前,奥巴马政府似乎接受了一项为期18个月的“培训和装备”计划的失败结局。该计划包括组建一支由本土叙利亚阿拉伯反政府武装成员组成的代理人部队,帮助美国打败“伊斯兰国”。

但是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指挥官们普遍觉得,俄罗斯的空袭给美国的计划增加了紧迫感。他们认为,美国如今急于让库尔德人和逊尼派阿拉伯人的代理部队对“伊斯兰国”发动一场重大攻势。他们怀疑美国这一举措的目的是在俄罗斯大规模介入叙利亚之前抢先下手,改变当地态势,防止莫斯科掌握主动权。

“叙利亚阿拉伯联盟”

“自由叙利亚军”以及“征服之军”联盟旗下的伊斯兰主义民兵的指挥官都对名为“叙利亚阿拉伯联盟”的组织将要得到美国军火感到不满。“自由叙利亚军”得到西方和海湾国家的支持,而华盛顿摒弃“征服之军”,因为他们跟“基地”组织的分支“努斯拉阵线”有关联。但是这两家组织的指挥官都把美国计划支持的派系称为“机会主义者”。

这些指挥官们表示,美国打算扶持的派系的历史记录并不光彩,他们朝三暮四,缺乏忠诚,有时还愿意跟“努斯拉阵线”以及“伊斯兰国”合作。该组织内部的一个主要分支“拉卡革命旅”(Liwa Thuwwar al-Raqqa)在“伊斯兰国”攻陷拉卡前曾与城里的“努斯拉阵线”勾结。去年,“拉卡革命旅”和“努斯拉阵线”决裂并且加入一个名为“幼发拉底河火山”的松散同盟,这是“叙利亚阿拉伯联盟”的基本前身。

“叙利亚阿拉伯联盟”的另一个派系“卡萨斯军”(Jaysh al-Qasas)曾于2014年与“伊斯兰国”合作。“自由叙利亚军”指挥官们说,“卡萨斯军”的领导人大部分时间都在土耳其,他的战士们最感兴趣的是趁乱打劫。

“这些战士从一个民兵组织跳槽到另一个民兵组织,” “圣战军”的一位指挥官阿卜杜尔拉曼对美国之音说,“他们大多数人都是不入流的人,不可靠。我们不信任他们。” “圣战军”与伊斯兰主义反政府武装联盟“征服之军”结盟。

各主要反政府武装部队除了存在遍布的不信任情绪外,还有对库尔德人的“人民保卫队”有着全面的怀疑。“人民保卫队”的首要目标是在叙利亚东北部建立自治的库尔德国。那些反政府武装组织称和“保卫队”合作的逊尼派阿拉伯派系为“库尔德党”。

“自由叙利亚军”与“人民保卫队”不和

“自由叙利亚军”和伊斯兰主义武装的指挥官都警告“人民保卫队”留在库尔德人控制地区,不要侵入阿拉伯人的村庄。今年早些时候,他们指控“人民保卫队”在库尔德人占领的村庄驱逐阿拉伯人。随着库尔德人为主的武装越过了他们的传统家园,“自由叙利亚军”以及伊斯兰主义反政府民兵跟库尔德人之间的猜疑加深了。

今年6月,一些“叙利亚阿拉伯联盟”核心武装部队帮助“人民保卫队”取得一场重大胜利,而且想不到赢的如此轻松。他们从“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手中收复了叙利亚边境城镇塔尔艾卜耶德。但据城镇居民反映,在圣战分子离开后,一些逊尼派阿拉伯派系开始抢功,让库尔德人大为恼火。

“库尔德人让他们把叙利亚反抗力量的旗帜挂了上去,但是他们(阿拉伯民兵组织)之后开始为该由谁控制城镇吵了起来,”一位和各色反政府武装组织合作过的边境走私者穆罕默德说,“最后,库尔德人说:城是我们控制的,这下谁也不吵了。”

“我基本上赞同那些反政府武装组织成员说的话,”美国智库中东问题论坛的研究员埃曼·贾瓦德·塔米米说。他表示,做为最大派系之一的武装团体“自由黎明”“有腐败名声。”

“联盟中的主要团体都是从更大的反政府武装中分裂出来的。就拿‘自由黎明’来说,这个组织其实是一伙民兵的重组,比如‘古尔巴阿尔沙姆’(Ghuraba al-Sham),他们在北阿勒颇(North Aleppo)有犯罪的名声。”他对美国之音说,“另外一些派别被伊斯兰主义反政府武装联盟开除。”塔米米还补充说:“另外一些和‘人民保卫队’结盟的反政府武装同盟是从被‘伊斯兰国’占领的家乡代尔祖尔和杰拉布卢斯逃出来的当地小团体。他们中的一些人是叙利亚东部沙马尔部落的成员,这个部落惨遭‘伊斯兰国’多次的报复和屠杀。”

塔米米说,“叙利亚阿拉伯联盟”各派系有他们自己的意图,跟“人民保卫队”的意图最终是有冲突的,但是他们实力不够,没有本钱去挑战“人民保卫队”的政治分支对塔尔艾卜耶德等城市的控制权。他和其他分析人士估计,“叙利亚阿拉伯联盟”只有三千至五千名武装人员,而“人民保卫队”拥有约两万五千名战斗人员。

但是塔米米提醒说,实际总数无法确切和可靠估计。在持续了几个月的保卫库尔德边境城市科巴尼的战斗中,各方对与“人民保卫队”合作的逊尼派阿拉伯战士数目的估计出入很大 。“自由黎明”组织的领导者之一阿布·莱斯声称他手下有250人参与了科巴尼保卫战,但是在随后的交谈中,他提到的人数不断下降,先改口说有160名战士,后来又减少到70人。

库尔德政治活动人士指出,人数多少和军事能力并不足以充分表明“叙利亚阿拉伯联盟”的潜力。曾在叙利亚北部地区与库尔德“人民保卫队”合作的科万·迪拉杰表示,库尔德人非常谨慎,避免收编跟他们合作的逊尼派阿拉伯人。他说,“人民保卫队”给阿拉伯人提供武器,让他们自卫。他还表示,“叙利亚阿拉伯联盟”有可能是沙马尔部落和其他好几个阿拉伯部落报“伊斯兰国”屠杀之仇的工具。 “他们只需要武器来开始。”迪拉杰补充道。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