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三鹿毒奶粉案闯入民事诉讼阶段


北京郊区一家法院日前开庭审理涉及三鹿毒牛奶事件的第一宗民事诉讼案,表明三鹿毒牛奶案在刑事诉讼结束后,开始过渡到民事诉讼阶段。不过,这家破产国营公司财务清偿的完结,为民事胜诉获得赔偿投下阴影。

*三鹿毒奶粉刑破产案终结*

石家庄三鹿毒奶粉事件的两名主要责任人三天前已经被执行死刑,三鹿公司的高管正在监狱服刑。法制晚报说,石家庄中级人民法院日前做出裁定,正式终结已经没有财产可以支配的三鹿破产程序。该报说,“三鹿奶粉赔偿事件被画上句号”。

*三鹿毒奶粉案第一桩民事诉讼案*

不过,这个句号也许并不意味毒奶粉事件的终结。三鹿案看来正在从刑事诉讼向民事诉讼阶段过渡。中国官方英文中国日报11月28号说,中国的一家地方法庭星期五开庭审理诉讼三鹿公司以及龙华超市的民事赔偿案件。美联社说,接受这状民事诉讼的是北京郊区顺义人民法院,法庭星期五开庭听取双方陈述,下次开庭为12月9号。

中国日报说,原告是30岁的河南人马学新(音),他的20个月男婴是三鹿毒奶粉受害者,所购奶粉来自顺义龙华购物中心。他要求索取赔偿金55184元。另外要求三鹿11亿元赔偿基金要负责其子成人前的医药费。

*超市否认民事责任*

记者打电话到顺义龙华购物中心,办公室人员说:“不知道这件事。他应该告厂家,因为哪里都销售,不光我们这里销售;他应该告厂家,这跟我们销售没有多大关系;另外,知道有毒后产品早就下架了。”

*胜诉获赔机率*

博讯新闻网报导北京顺义区法院首次开庭审理上述民事诉讼案消息时还说,石家庄中级人民法院已经裁定三鹿集团破产案终结,普通债权人获得赔偿的机率为零,即便胜诉,受害者也难以从三鹿破产管理人那里拿到一分钱。另外,代表三鹿公司以及顺义那家超市的律师表示,河南人马学新儿子的肾结石同被告没有因果关系。

*民事诉讼象征意义*

孙润波是三鹿奶粉事件律师志愿团律师。他说,本案的民事诉讼,更多可能只是象征意义:“受害的人太多。奶粉行业本身和牛奶行业后期没有太大利润。说实在的,民事诉讼已无太大意义。”

政府牵头制订的赔偿能否为三鹿毒奶粉案件的民事诉讼提供资金基础呢?这位律师说:“我个人认为,政府赔偿也就是为了消除一下影响,实际上也就是象征性的,这个损失没有办法弥补。”

*民事诉讼蓄势待发*

三鹿毒奶粉案件民事诉讼看来蓄势待发。凤凰资讯说,律师彭剑25号下午已经向石家庄新华区法院缴纳了一名原告的诉讼费,法院并且还签发了受理案件通知书,这可能是继北京顺义后出现的另外一宗三鹿毒奶粉民事诉讼案。

关键字:三鹿毒奶粉,民事诉讼,顺义,隆华购物中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