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传承台湾民间说唱艺术


从宏基电脑公司退休的工程师叶文生最近10年来致力于传承台湾唸歌即民间说唱艺术,他积极鼓动年长的大师们将记忆传承给年轻一代,同时也开班收徒,用自己独创的新型教学法传播唸歌艺术。

唸歌团长叶文生在台北郊区的林家花园表演月琴弹唱。(美国之音记者方正拍摄)

唸歌团长叶文生在台北郊区的林家花园表演月琴弹唱。(美国之音记者方正拍摄)

台北郊区的林家花园始建于清朝,目前为台湾最完整的古代园林建筑。2015年农历新年期间,林家花园内的一处庭院中聚集了不少人,其中当然以台湾本地居民为主,但也有例外。

比如这三位游客,“我们从智利来。”

舞台上,几位演奏者准备着各自的乐器,包括不同尺寸的锣。

“还有小锣啦。这是钹。”

这是看着像块木头的打击乐器“梆子”。

当然弦乐也少不了。

“大广弦,这是大广弦。”

舞台后,即将登场的演员正在热身,她们用台语即闽南话演唱的是台湾民间的“唸歌”。唸歌是一种有伴奏的说唱乐,只流行于台湾和闽南的少数地方,又叫“台湾歌谣”或者“台湾说唱”。

每个人都在忙,不过舞台上下显得最活跃的可能是叶文生,他是台湾唸歌团的团长。叶文生扮演着经理人的角色,除了在音乐家之间起到协调和沟通的作用,他还非常乐意与现场的观众交流。

唸歌表演的五人组合主要都是老人,两位演唱者是78岁的陈宝贵和80岁的陈美珠。

叶文生介绍,“陈美珠老师所使用的乐器是比较现代化的电吉他,她非常会唱。她一个人可以唱一出戏,从头唱到尾,各种角色都演。”

今天上演的是传统剧目《陈三五娘歌》。

叶文生说,“陈三在送他哥哥到广南去当官的时候,在某一个乡镇里面碰到了五娘这个漂亮的小姐,他回程的时候想要找这个女孩子但没有机会再碰到她。”

这是个源自明朝的民间爱情故事。演唱者用每首四句、每句七字构成一个段落来演绎角色,一个完整的故事可以延续几十分钟。

叶文生说,“唸歌的内容非常的棒,它把古时候的故事,不管是历史故事、爱情故事、神话故事,或者说我们一些劝世的东西,我觉得目前的社会是非常的需要。”

台上的几位演奏家中,王玉川和李添丁都已经80多岁。全台湾达到他们这样大师级别的唸歌艺人不超过10位,因此都被称作“国宝”,包括陈美珠和陈宝贵。

叶文生说,“因为她们会的这个功夫,也就是唸歌,目前在这个世界上可以两个人唱的,只有她们两位。”

叶文生今天召集到的这4位国宝对传承技艺兴趣不大。即使有兴趣,精力也不一定够。

叶文生说,“他们事实上跟我讲要把功夫带进棺材,但是我不让他们带进棺材。我说你一定要留下来,所以我就尽量去找机会,鼓励他们出来。有年纪了不要一直呆在家里面,不好。所以我就开着车,载着他们到处跑,去台北、去宜兰、去台中、去彰化。”

几个星期以前,在台湾中部、离台北大约200公里的彰化县,叶文生已经开始琢磨着怎样让春节假日期间在林家花园的表演更有成效。

叶文生说,“林家从中国大陆搬到台湾来,比较古式的建筑非常有台湾的味道,我建议他们可以跟唸歌的月琴弹唱结合。既然你这是一个台湾的古迹,我们唸歌也是台湾的古老文化,如果我们两者可以结合的话应该是很棒的。”

台湾唸歌团团长叶文生用自创的新方法收徒授课。(美国之音记者方正拍摄)

台湾唸歌团团长叶文生用自创的新方法收徒授课。(美国之音记者方正拍摄)

1950年出生的叶文生从前是宏碁公司的电脑工程师,退休后的1995年才开始研习唸歌。他的水平提高很快,几年时间内已经成为台湾唸歌届的知名艺人,他随之将自己的主要精力放到推广普及唸歌艺术上来。目前他在台湾各地开办的唸歌学习班已经有差不多70位徒弟,包括彰化县的小学台语资源老师李永熹。

李永熹说,“我本身并没有音乐基础,连哆来咪都不会,甚至有点音痴。但老师一步一步的调教,我略有收获。”

叶文生自创了一套简洁有效的培训方式,“只有几个基本的动作。这几个基本的动作学会以后,所有的歌几乎都会了。以前教一首歌可能要4个小时、6个小时或者1个月,我现在可能5分钟到20分钟就解决了。”

叶文生教学的焦点是由月琴伴奏的唸歌弹唱。多年前台湾经济困顿的时候,这种表演一度为乞讨者的主要谋生手段。

叶文生说,“乞丐他沿街去唱歌,去说好听的话,去祝福别人,老板才给他一碗饭吃或者才给他钱。月琴本身并不是音太准的乐器,跟吉他不一样。你看它只有两条弦,而且每一个格都固定。”

音乐家们常用月琴作为表达个性及艺术诉求的载体。(美国之音记者方正拍摄)

音乐家们常用月琴作为表达个性及艺术诉求的载体。(美国之音记者方正拍摄)

月琴一直是台湾民间音乐中不可或缺的元素,民谣大多用它来伴奏。月琴也是音乐人用装饰体现个性的载体。

李永熹说,“是的,这个是台湾文化最根本的东西。我本身来学习的话,我写了一首诗,我现在用国语把它念出来:手抱一只新月琴,台湾念唱感人心,传承文化新延续,有志携扶话古今。”

他演唱的时候用的当然是台语。不同程度的学生对学习唸歌有不同的期待。

张淑贞喜欢用唸歌讲故事。

林淑芬希望通过演唱进一步掌握台语。

月琴是台湾说唱即唸歌的主要伴奏乐器。(美国之音记者方正拍摄)​

月琴是台湾说唱即唸歌的主要伴奏乐器。(美国之音记者方正拍摄)​

50多年前唸歌在台湾曾经广受欢迎,目前只能算小众的民间艺术。前几年创造票房奇迹的电影《海角7号》中塑造了一位国宝级月琴大师的形象,再加上著名舞蹈家林怀民也将月琴引入云门舞集的重要创作,种种因素综合之下,最近这些年月琴及唸歌得以从没落中获得复苏的机会。

叶文生的唸歌培训班每期三个月。为了表演唸歌和辅导学生,10年来他开着自己的车在全台湾范围内奔波。

叶文生说,“28万多(公里)了,一年开了3万公里。还不错,这个班最多人,最后开的班。”

他既到乡下的庙里上课,也到都市的书店、咖啡馆表演,他甚至还深入到居民家里辅导。因为学生数量众多,来源形形色色,与他们建立起和谐、稳定的师徒关系并不是特别容易。

为这些知名的唸歌艺人服务也不轻松,他需要提供身体上的慰籍,“有时候他的筋骨会酸痛啊,前不久帮他拍一拍他觉得很舒服,所以现在如果他需要我都会帮他拍一拍。”

另外一些时候叶文生还要给这些高龄的国宝们提供精神上的按摩,“我真要叹口气,因为老人有老人的脾气,台湾人叫老番癲,我不晓得是不是这样。台湾人有一句话,老人的脾气跟小孩子一样,所以她有时候不会考虑到我的感受。脾气不舒服的时候马上就发出来了。我比较为难,有时候只好陪笑啊。”

叶文生唱得最多的唸歌是传统曲目《劝世歌》,其中都是“忠义做人”、“做人要有志气”、“做人要打拼”、“虎死留皮人留名”之类的劝诫和教化。

他从没有放弃的念头,“我只能尽我个人的力啦,看我能做多少算多少。我觉得老天也非常的帮忙,让我在最近这几年里面从没有到现在慢慢有一些规模。我是希望赶快去找到能够来承接的这些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