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1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台北举行反核大游行


3月14日周六中午,台湾各地的反核人士开始聚集到总统府前的凯达格兰大道,参加一年一度的抗议游行。他们反对核电的理由主要有两点,首先是核能安全问题。台湾从1960年代开始利用核能,目前运行中的三个核电厂有两个都在台湾的北海岸附近,离台北市不到30公里。一旦出现故障,后果可能相当严重。其次是核废料的储存。

台湾的几十个公民团体参与组织了这次抗议活动。(美国之音方正拍摄)

台湾的几十个公民团体参与组织了这次抗议活动。(美国之音方正拍摄)

反核团体、“北海岸行动联盟”总干事郭庆霖表示,“我们今天呼吁,北海岸的乡亲,还有我们所有反核的朋友,我们提出的九大诉求,最重要的两点就是如果政策上宣布延役,或者是用不正当的方式处置核废料,我们将发动最激烈的抗争。”

台湾原住民尤其反对将自己的家园当作核废料的储存地。(美国之音方正拍摄)

台湾原住民尤其反对将自己的家园当作核废料的储存地。(美国之音方正拍摄)

生活在相对偏远地区的台湾原住民尤其不希望自己的家园成为核废料的储存地。

抗议活动的组织者之一、“绿色公民行动联盟”秘书长崔愫欣介绍,“台湾反核运动是从1980年代开始,从核一、核二、核三兴建的时候比较没有人反对,但是在核四厂兴建的时候开始有很多知识分子走上街头,反对核四厂的兴建,核四厂也因此延迟了很多年没有完工。反核运动算是台湾坚持最久、历史最长的环境运动。”

选址也就在台北郊区的核四厂 从1980年代立项、1999年动工后几经波折,目前处于停工封存状态。2011年3月日本福岛核灾难发生后,台湾民众中反核的比例逐渐提高,目前已经达到60%左右。 台湾的反核抗议活动也大致定在了每年3月的一个周末举行。

抗议者集结在台北闹市区的忠孝西路。(美国之音方正拍摄)

抗议者集结在台北闹市区的忠孝西路。(美国之音方正拍摄)

“绿色公民行动联盟”秘书长崔愫欣说,“今年我们的反核游行呢,我们要求的是核四不应该只有封存而已,应该直接终止。因为封存政府每年还有花几十亿去保持这些机器,其实也是浪费。除了核四以外,我们认为核一、核二、核三运转已经30多年,接近除役的年限了,应该尽速除役。政府去年宣布他们希望这些老旧核电厂再延役20年,这是民众不能接受的。

台湾目前运行中的三个核电厂发电量占到台湾电力供应的18%左右。“绿色公民行动联盟”的崔愫欣认为,台湾全面取代核能、实现无核家园的理想并不困难。

她说,“目前核一、核二、核三按期除役的话,其实还有一些时间可以等待。那我们希望这时候再生能源跟节能能够赶快赶上。因为目前台湾并不缺电,台湾的备用容量率都在百分之十几以上。那在去年是17%。所以其实台湾还有很多进步的空间,还有这样的余地可以来得及把核电厂取代。”

参加抗议游行的反核人士意识得到他们可能遭遇反对意见。

组织者预计说,“可能会有些冲突,其他用路的人感觉不爽,你们吃饱没事来游行干嘛?我在这边绕路要很麻烦。大家要冷处理,要安抚他一下,千万不要跟他吵起来。”

从现场参与者的构成看,来自泛绿阵营、支持民进党、反对国民党的人士似乎占据着多数。即使是一个台湾社会的公民话题也可能遭遇政治化。

大约1万多人参加了台北的反核抗议活动。(美国之音方正拍摄)

大约1万多人参加了台北的反核抗议活动。(美国之音方正拍摄)

大约1万多人在台北闹市区穿行了2个多小时以表达他们的废核立场。

与此同时,台湾社会在核议题上确实已经建立起越来越多的共识。

“绿色公民行动联盟”秘书长崔愫欣说,“其实这次游行之前我们得到国民党跟民进党两大党主席的宣布,老旧电厂不会延役和2025非核家园,我们觉得这是一个良性的竞争,国民党跟民进党在反核问题上是有共识了。我们也非常惊讶但我们会监督他们是不是说真话。”

目前台湾并不缺少支持核电建设的人士,包括专家和普通民众。台湾的水电资源远非丰沛,太阳能、风能等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并非最可靠的电力来源,而传统的燃气和燃煤电厂对环境造成的污染远远超过核电。即使遭遇重大灾难的日本也仍然强调目前离不开核电,如果台湾全面实现无核化,其经济发展是否会受到制约?民众也是否愿意承担可能的能源价格上涨?台湾实现无核家园的理想或许需要更多的共识和更长的时间。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