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4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九二共识还是九二谅解关系到两岸未来


位于台北的海峡交流基金会总部 (美国之音萧洵拍摄)

位于台北的海峡交流基金会总部 (美国之音萧洵拍摄)

台湾行政院大陆委员会日前以选后两岸情势发展为主题举行了咨询委员会议。刚刚发布的会议纪要称,中国大陆对台湾大选结果未感意外,既定对台政策方针并未改变,但就未来两岸维持良性互动与发展有若干关切,新总统的就职演说首当其冲。

中国外长王毅在华盛顿智库谈台湾时提“宪法说”,却忽略“九二共识”,在台湾内部引起各种分析和猜想。随后,在中国“两会”期间,包括习近平在内的中共官员连日发表涉台讲话,突出的正是王毅漏掉的“九二共识”。

王毅后来出面“澄清”,把漏了的“九二共识”补说了一遍。

大陆希望台湾总统当选人蔡英文口中也说出这四个字。但是,蔡英文显然不会说。

王毅在美国提宪法说时,“九二共识”一说的首创者苏起等7位台北论坛成员正在中国大陆访问。苏起返台后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他们在大陆见到的官员说,台湾总统宣誓就任之日,也就是520之后,假定是“九二共识”,或者同属一中没有说清楚的话,那么将来两岸关系就只有两条路了,一个就是斗,一个就是和;原来还有第三条路,就是拖,以后就没了。

中共所说的“九二共识”,其内涵与苏起最初所说的,以及国共双方所说的都已经不同了。

星期二(3月8日),在海基会25周年回顾与前瞻论坛上,与会者海基会前副董事长兼秘书长邱进益回顾了1992年香港会谈前后那段历史。当年10月,代表行政院大陆委员会(陆委会)的海峡交流基金会(海基会),以及代表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国台办)的海峡两岸关系协会(海协会)在香港举行会谈,双方就“一个中国”的论题分别提出多项表述方案。

邱进益在论坛上说,“九二共识”其实并无共识,他认为“九二谅解”或更恰当。

他说:“所以没有一个黑纸白字的所谓共识的文件出现。这也就是为什么后来出现很大纠纷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名词的问题...... 我说你用谅解一点事都没有了。谅解本身不一定要有文字。但是你用共识,问题就出来了。一个中国的原则有共识。一个中国的内涵没有共识。”

民进党前立法委员洪奇昌(中)在海基会25周年回顾与前瞻论坛谈两岸关系前景。 (美国之音萧洵拍摄)

民进党前立法委员洪奇昌(中)在海基会25周年回顾与前瞻论坛谈两岸关系前景。 (美国之音萧洵拍摄)

民进党前立法委员洪奇昌是该党新潮流系四元老之一,也曾在陈水扁政府末期任海基会董事长。他同意邱进益的“九二谅解”说。

洪奇昌说,“九二共识”被创造出来之后,国民党在2008年又重新执政,延续着2005年连胡会以来的九二共识的基本的立场。但是,他说,到了2012年的9月下旬,“九二共识”这四个字跟过去的定义,跟过去的内涵又不同了,因为“九二共识”进入了中共十八大的正式文件。

洪奇昌说:“那么这个时候,’九二共识’和它原来的意涵,不管是苏起教授所说的、国共双方所说的就不同了。从2012年之后,北京也多处强化了’九二共识’的内涵,就是一个中国的原则,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国家。它把’九二共识’的内涵更明确化。那么这个是今天在台湾我们所有的朋友们所必须要有的一个认知。”

洪奇昌前不久和苏起等一同前往北京、上海等地访问,其间王毅在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被问及台湾问题时,提及台湾宪法,同时却未提“九二共识”。 洪奇昌说,“宪法说”在各界引起很多的遐想,甚至台湾内部有乐观看法认为“九二共识”已经解套了。但他有不同看法。

他说:“但事实上,两岸关系因为’九二共识’列入十八大政治文件,以及这两年来中共领导人,各层级的人给’九二共识’的内涵加上了明确的定义之后,我个人担心的是,两岸关系因为’九二共识’而走下行的拐点的可能性是存在的,我们必须要审慎以对。”

洪奇昌说,两岸关系在5.20是不是会从过去8年和平发展变成一个冷和平期 - 还是和平,但两岸政经关系却冷下来了。不过,他说自己不像苏起所说的“一翻两瞪眼”那么悲观。他认为,两岸要创造共同利益,所以是一个利益的共同体;同时,要承担两岸和平发展的共同责任,所以也是责任的共同体。

洪奇昌说:“当习总书记一直在说两岸是命运的共同体的时候,我认为我们在推动两岸的利益和责任之后再向前走。那么这个责任绝对不是只有台湾单边的责任。”

他呼吁台湾各政党不宜在5.20之前强加于民进党,或者以舆论的力量来叫民进党说出跟北京相同的政治论述。他说:“因为那个是不符合台湾的多数民意的。台湾的多数民意期待的就是两岸现况的维系,是台海的和平稳定架构能够延续。台湾民意所期待的是我们的民主体制下我们所建造起来的中华民国的宪政秩序和中华民国的宪政架构。我想这是我们最大的一个底线。我想退了这个底线我们也退无可退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