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08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台湾立法院改革何去何从


“从外国国会制度看台湾国会改革”座谈会现场(美国之音杨明拍摄)

“从外国国会制度看台湾国会改革”座谈会现场(美国之音杨明拍摄)

台湾2016年将举行立法委员的选举。目前各党派已经接近完成在各选区立法委员的提名或征召,候选人开始在选区举行各种选举活动。新一届立法院将如何借鉴外国国会制度,提升国会议事效能,一些学者对此发表了不同的看法。

台湾“公民监督国会联盟”日前举行了“从外国国会制度看台湾国会改革”的座谈会。与会的专家就台湾立法院的改革献计献策。

东吴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吴志中(美国之音杨明拍摄)

东吴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吴志中(美国之音杨明拍摄)

东吴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吴志中说,各国议会制度各有短长,总统制,半总统制,内阁制各有优缺点。要采取适合台湾的制度,要看我们面临什么样的问题。

他说:“学习他国的制度是很重要的,要看这个制度是不是符合我国本身的发展方向。我们的人民怎么看待我们的国会议员,我们的政治制度。”

台北大学公共行政暨政策学助理教授陈耀祥(美国之音杨明拍摄)

台北大学公共行政暨政策学助理教授陈耀祥(美国之音杨明拍摄)

台北大学公共行政暨政策学助理教授陈耀祥说,欧洲大陆国家多采用多党制,不过小党林立,容易造成议事瘫痪。他以德国为例说,德国历来维持联合执政的传统。英国和美国则是两大政党为主,如英国的保守党和工党,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他说,面对2016年立法委员的选举,台湾是否会出现联合执政,目前尚无法预测,但德国的经验值得参考。

他说;“要强化国会的功能,这是台湾未来宪政改革的一个非常重要部分,才不会出现总统可以透过政党的平台要把国会议长(王金平)拿下来,这种所谓的马王政争的荒谬的现象。这在全世界各国都是宪政危机。”

陈耀祥说,在正常议会民主运作的国家,专业委员会的作用非常重要,但是立法院各委员会的决策功能,被台湾特有的立法院党团协商所替代。

他说:“由于党团协商制度的强化,反而让很多委员会的功能被边缘化。很多法案的立法理由是什么?就是党团协商。这就是台湾目前最大的问题。我们的党团协商功能这么强大,但党团协商的透明度又这么低。基本上外界是无法知道法案是如何立法的,因为法案是‘乔’出来的。”

他说,台湾的一些立法委员专业素质不高,工作重心不是专业委员会的议案,而是下基层,为选民服务。其原因主要是台湾选举文化和选票迫使立法委员要把大量的精力放在选民身上。

东吴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徐永明(美国之音杨明拍摄)

东吴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徐永明(美国之音杨明拍摄)

东吴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徐永明说,台湾越来越像一个总统制的国家,但是立法却不像一个总统制国家里应有的立法组织的能力和权力。他认为,应该废掉党团协商制度,强化专业委员会的作用,效仿美国的做法,让所有法案的形成由委员会做出。

他说:“王金平,柯建铭的时代应该要结束了。未来的立法秩序,立法行为,立法组织是一个契机,可以重新整建。”

中央研究院法律学研究所研究员黄国昌(美国之音杨明拍摄)

中央研究院法律学研究所研究员黄国昌(美国之音杨明拍摄)

中央研究院法律学研究所研究员黄国昌说,台湾的国会需要改革,2016年国会的组成和运作的重要性绝对不亚于总统,甚至还要高。他说,台湾国会改革面临是以“委员会中心”,还是“院会中心”的抉择。

他说:“我希望台湾未来的国会变成什么样呢?第一,在还没有进行宪政改革之前,台湾的国会的确相对于行政权是弱势,因此如何强化委员会的功能很重要。我赞成在法案进行实质审查之下,采取委员会中心主义,要进行政策辩论时,到二读会时,在院会里各党针对他们所提出法案版本不同立场,在二读会里进行党团辩论。”

已经决定放弃终身研究员职位,投入立法委员选举的黄国昌说,未来立法院人事同意权制度,应该采取德国的制度,透过大约20人组成的人事审查专业委员会来进行实质审查。

南台科技大学财经法律所助理教授罗承宗(美国之音杨明拍摄)

南台科技大学财经法律所助理教授罗承宗(美国之音杨明拍摄)

南台科技大学财经法律所助理教授罗承宗说,国会的主要功能应该是立法和预算审查,但是他认为,大多数的立法委员是法律盲和预算盲。要解决这个问题,可以从公费助理法制化入手。

他说:“首先是建立公费立委助理的制度,特别是公费助理不要是跑选票的助理。而是用法规的设计将其规范为预算助理和法案助理,让你真正在监督国会问政而不是跑趴。第二,现行的法制局和预算局要改组,而且要大幅扩编。把两个局合并成为单一的法制预算局。”

“公民监督国会联盟”理事长黄秀端教授(美国之音杨明拍摄)

“公民监督国会联盟”理事长黄秀端教授(美国之音杨明拍摄)

台湾“公民监督国会联盟”理事长黄秀端教授说,国会的改革,台湾的民主制度会更加完善。她呼吁成立一个类似美国ESPAN的国会频道,供人民监督。

法国前总理克里蒙梭曾经说过,国会是人类说创造出,能够做出错误政治决策之最庞大机构,但是国会的优势也在于这些错误是能够被修复的,只要国家有这个政治意愿。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