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0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台湾选举:选票vs.导弹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3月曾经针对台海两岸关系发出警告说,“九二共识”是两岸互信的重要基础,“基础不牢,地动山摇”。随着2016年台湾选举日渐迫近,美国政府也在2015年步入尾声时宣布一批18.3亿美元的对台军售。这个军售被专家解读为是在选举前为台湾民主注入一针强心剂,让台湾人民在走向投票所时能够有信心面对中国的武力威吓。

在第一场台湾总统选举辩论后,民调显示不承认“九二共识”的民进党总统参选人蔡英文仍然维持领先的优势,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辩论不影响原先蔡英文、朱立伦与宋楚瑜的整体支持度,蔡英文迈向总统大位的距离又拉近了一些,但这也引来《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关于蔡英文胜选后两岸关系如何发展的一篇社评。

社评说,蔡英文一旦当选将“不太可能主动接受‘九二共识’”,两岸出现新的博弈很难避免,不过中国“不能被蔡英文和民进党牵着鼻子走”,而是必须迫使她向目前两岸所说的“九二共识”靠近,“她只要偏离一步,就要付出一分代价”。

社评最后警告说,如果蔡英文“不怕两岸关系动荡,以今天大陆的实力和对亚太大环境的把控力,有什么比她更怕的理由?”

不过,这篇社评提出对蔡英文当选总统后可能在两岸互动方面带来的几个问题,是过去一段时间以来关注台海安全专家非常关注的关键所在,那就是北京是否应该接受蔡英文对“九二共识”做出的新诠释,“以求海峡之安,防止两岸出现多米诺骨牌式的倒退”。

美国国际评估与战略中心资深研究员费舍尔(Richard Fisher)认为,经过台湾2次政党轮替,北京当局已经慢慢开始了解台湾的民主运作,习近平身边的人也开始理解到只要羞辱台湾人民反而会伤到自己,因此即便蔡英文胜选,中国政府也会采取谨慎立场避免犯错,以免把台湾推离它的轨道。不过费舍尔也说,这种看法在习近平的决策幕僚圈内还不是主流派意见。

下面是美国之音专访费舍尔的内容。

费舍尔:“中国看来正在学习中,不过他们学习的很慢。他们正在慢慢知道台湾是一个民主体制, 你不能侮辱、威胁或粗鲁地对待一个民主体制却期望彼此的关系能有进展,或希望赢得对方的尊重,或甚至引起对方的恐惧。

我认为我们今天在台湾看到的是民主的深化。台湾人民尽管每天生活在不确定当中,但他们对自己更有信心与自信,也因为如此,北京当局更有理由对台湾人民给予尊重。当他们不尊重台湾人,并且以各种方式羞辱他们--比方说不尊重选美明星或是在联合国骚扰民间团体,这些都会产生立即影响。

从北京的政治目的来说,每一次北京当局羞辱台湾就有如他们对自己发射导弹一般,反而会打到自己。看起来习近平身边有许多人开始了解到这个道理,但也仅仅是开始了解而已,它还并不是主流。基于这个道理,是的,中国政府会非常惧怕台湾的政权轮替,但正由于这个原因,我认为他们也会非常谨慎,因为他们不太了解民主的概念,所以他们也不愿意因此而犯下巨大错误而把台湾民意推向更遥远的方向,那反而让台湾的新政府得到更多的支持。”

记者:所以你预期选举后会发生什么情况,对美国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费舍尔:“选举结束后北京一定会抓住蔡英文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天都会透过媒体表达他们的抱怨。对台北和华盛顿的挑战就是不要去理会这些噪音,冷静的执行长久以来支持台湾防卫与持续享有自由的政策。 我希望我们能够升级与台湾的防卫关系,甚至美台的政治关系,不过看起来在目前的奥巴马政府任期内不太可能发生。但最低限度,美国应该要保持冷静,对台湾最近一次的民主程序给予支持和肯定,并对中国的言行保持高度警戒但不受它影响。”

记者:作为一位军事专家,你认为这段时间台湾应该保持何种态势,以便将情势维持在冷静和安全的状态?

费舍尔:“我不认为中国会公然发动任何军事行动。是的,台湾经常有需要维持社会公共秩序,但那是属于警方的工作,不是军方的工作。的确,军方必然会对任何来自中国的突发举动保持戒备,但我不认为中国会牺牲任何与台湾新政府之间的善意,因为这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他们无法阻止。如果他们在选后到总统就任这段期间有不好的作为,那只会招来更多问题。”

记者:那么美国方面呢?美国在亚洲的驻军是否有针对突发状况的应变准备?
费舍尔:“在过去选举时美国的确曾经出于谨慎而有一些部队移动,不过那不是主要的部队调动。我想就和台湾的军队一样,太平洋美军司令部在台湾选举这段时间到新政府就任的过渡期都会保持某种程度的戒备。除非中国做出威胁举动,我不认为美国会有大规模军事动作,而且应该也不需要这么做。”

记者:你认为中国最近的军事结构重组与台湾未来走向是否有关?因为我们都知道中国的最终目标是国家统一,所以它的军事变革是因为这方面的考量,还是它主要是为了要扩大中国在亚洲的武力投射能力?

费舍尔:“解放军正在进行的军事改革最主要的目标有2个层面,第一是为台湾一旦发生变局做更好的准备,这是第一个目标;第2个目标是让解放军在未来10年以后的全球性任务的投射能力有更好的准备,但是为了在接下来的10年内完成改革,这也将制造出一段焦虑期,这段时间应该预期到,一旦解放军完成软件改革与大规模的硬件升级后,他们可能会试图以武力胁迫台湾,我们必须对这个情况保持警戒。”

蔡英文在第一场总统辩论时提到,台湾在民主体制下一定会有政党轮替,“一定会有不同主张的政党轮流在执政”,她认为中国应该会以理性态度和民进党互动,因为这是民主生活的现实,中国领导人及决策阶层会给予一定的尊重。

不过《环球时报》的社评却认为,正由于台湾有政党轮替,因此中国“不能允许它发生一次,一个中国的含义就打一回折扣”。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