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4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台湾见闻:苗栗拆迁户到台北请愿


彭秀春(左三)等四户上访者星期一在台湾内政部前。(美国之音燕青拍摄)

彭秀春(左三)等四户上访者星期一在台湾内政部前。(美国之音燕青拍摄)

这些年来,民众由于不满政府主导的拆迁、征地(占地)而引起的个人以及群体抗议事件,在中国各地时有耳闻。因为不满地方官员办案方式以及拿出的结果而进京上访,也是中国民众往往不得已而为之的一个索求公正的手段。但是,在海峡另一边,在已经实施了民主体制的台湾,最近也传出了一些民众由于不满当地政府主导的拆迁工程而到台北请愿的消息。

*牵动全台湾*

台湾西北部苗栗县的竹南镇有一个大埔里。过去几年来,这个地方由于政府主导的土地征收引起当地农民和一家张姓药房的主人非常不满而引起的争议,在全台湾变得很出名。

台湾内政部官员(中间手持麦克风者)与请愿者对话。(美国之音燕青拍摄)

台湾内政部官员(中间手持麦克风者)与请愿者对话。(美国之音燕青拍摄)

​这个月早些时候,台中地区高等行政法院判决当初的征地行为确实有孛于相关的法律,就是说,张姓药店主人张森文遗孀彭秀春等四家拆迁户应该得到赔偿。

消息传来,这几家拆迁户和支持他们的各界人士都感到很欣慰,但是案子依然没有了结;原因是,被告一方、台湾内政部还需要决定是否对这一裁决上诉。就此,由这几家拆迁户组成的“大埔自救会”和支援他们的民间组织“台湾农村阵线”1月13日星期一到台湾内政部前面,再度请愿。

*回到白色恐怖时代?*

在没有被拆迁以前,彭秀春是张姓药房的女主人。她说:“我跟我先生结婚30几年,不是很有钱,但是可以生活;我们(那时)很快乐;我先生奉公守法,不贪人家一分一毛,他很生气;‘为什么政府你要拆我的房子不跟我讲?为什么要趁我不在的时候动手?’他在医院的时候,不知道家已经被拆掉了,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一面墙壁,我不敢跟他讲。”

请愿人士与来自台湾农村阵线等支持人士星期一到台湾内政部请愿。(美国之音燕青拍摄)

请愿人士与来自台湾农村阵线等支持人士星期一到台湾内政部请愿。(美国之音燕青拍摄)

去年(2013年)9月,张森文被发现失踪,之后在附近的一个排水沟里面发现了他的尸体。张森文是过去几年来由于大埔事件而失去生命的第三个人。

之前,在2010年,一位73岁的朱姓老妇人由于不满强制拆迁,喝农药自尽身亡;一年后(2011年),一位办案的公务员也突然失踪,尸体后来被发现,至今死因不明。

在张森文的遗孀彭秀春看来,似乎“已经回到白色恐怖时代”,“说什么民主自由,根本没有。”

在彭秀春看来, 当地主管官员、苗栗县县长刘政鸿今天之所以还那么“嚣张”,是因为上层在保护他,或者说是在袒护他。

*沒有放弃对一些官員的期待*

国立台北大学的副教授廖本全同时是旨在保护农民权益的民间组织“台湾农村阵线”的成员。星期一,廖本全先生在台湾内政部行政大楼前面举行的请愿、或者说是上访活动中表示,彭秀春女士和大埔地区的另外三户人家都已经被判胜诉了,但是却仍然要“上访”,实出于无奈,同时也包涵着期待。

廖本全說:“为什么胜诉的人要来到这里,向败诉的人拜托、恳求?!我告诉各位,这就是台湾社会当前的无奈!既然无奈,可是我们为什么还是要来(抗议)?因为我们对李鸿源有期待!而且我们也知道,李鸿源(内政)部长的确有善意!我在这里要呼吁李鸿源部长:这个案子不需要上诉,因为内政部绝对找不到上诉的理由。”

大批警方人员在现场。(美国之音燕青拍摄)

大批警方人员在现场。(美国之音燕青拍摄)

廖本全说,相反的,只要台湾内政部放弃上诉,向社会大众认个错,就可以让这个事件缓和下来,让彭秀春等人可以回到自己的土地上,重建家园。


*土地征收与经济发展*

台湾政治大学的徐世荣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说,台湾目前的执政党国民党这些年来的经济发展,尤其是地方政府的“金库”,多是依靠征地来扩充的;而这一方式,在他看来,并不是经济发展的最佳途径。

台湾总统府发言人日前表示,苗栗大埔拆迁一案,已经引起总统府和行政院的高度重视。马英九总统已经指示行政院、内政部妥善处理此案,而且内政部长李鸿源也公开表示,将会尊重台中高等行政法院做出的裁决,有可能不上诉,并且给予此案涉及到的拆迁户合情合理赔偿。

星期一来到内政部前请愿的“大埔自救会”成员以及协助他们的“台湾农村阵线”成员说,在他们看来,政府内部,既有同情他们处境的,也有一些顽固或者说是强硬派,这其中就包括苗栗县县长刘政鸿。

*苗栗縣長羨慕大陸模式*

彭秀春以姜糖聊表心意,希望内政部长李鸿源等官员能够体恤民情。(美国之音燕青拍摄)

彭秀春以姜糖聊表心意,希望内政部长李鸿源等官员能够体恤民情。(美国之音燕青拍摄)

苗栗县县长刘政鸿在得知大埔案件被“翻判”以后,并没有对征地的决定以及过程表示任何的反悔,在公开的言辞当中,似乎是责怪彭秀春女士等其他人故意阻挠该地区经济的发展。

刘政鸿说:“所有的开发案都要经过法庭来判定,那我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做。”他还称赞大陆经济发展迅速,而台湾这边,光一个开发案,就要花费五年的时间。“台湾是要发展,还是要走这个 -- 其他的这些,我们真的很担心。"

*虚假的经济效益*

对此,台湾元贞联合法律事务所的合伙人、义务为彭秀春等大埔人做辩护的詹顺贵律师对美国之音说,建立在威权、或者说是强权基础上的经济效益,实际上是虚假的经济效益。至于说中国的经济发展到底在多大程度上值得羡慕,詹顺贵律师说,众所周知,欧洲和美国这些拥有民主体制的国家,在经济发展上,依然是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而中国经济,到底硬着陆,还是软着陆,目前还是未知数;怎么可以说弘扬民主体制、尊重民众权益,与经济发展在本质上格格不入呢?

台湾国立政治大学企业管理系的一位学生也在台湾自由时报上发表署名文章说:经济发展本是为了提升人民福祉,假如这个过程中会侵害人民权益,岂非本末倒置?

星期一,到台北市台灣内政部上访”的“大埔自救会”成员和支持他们的“台湾农村阵线”呼吁各界给予彭秀春等大埔民众以支持,继续向台湾内政部以及苗栗当地政府施压,以期大埔民众的权益最终得到保障。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