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台湾国安局提交监听报告 立法委员质疑


台湾行政院长吴敦义誓言杜绝非法监听

台湾行政院长吴敦义誓言杜绝非法监听

台湾总统马英九在他的就职演说中曾经承诺,未来台湾的民主将不会再有非法监听,台湾国家安全局昨天提出报告,指马英九上任后,监听数量大幅减少,不过国安局的报告却在立法院遭到不分党派立法委员的质疑,国安局长蔡得胜只得用乌纱帽来向大家保证,如有违法监听他就下台。

日前有台湾媒体批评马英九政府上任一年之后,情治单位的监听有增无减。马英九下令相关单位进行调查,并要求在十天之内提出报告。

国家安全局12号针对“通讯监察作业专案调查”到立法院进行报告,国安局的报告指出,马英九就职后到今年8月底,犯罪监听线路减少65.46%、情报监察的线路则减少56.99%。

国安局表示,马总统指示执法机关执行通讯监察必须符合“合法”与“必要”两个要件;“合法”是指必须依照“通讯保障及监察法”(简称监听法)规定,取得合法核发通讯监察书后,才可以进行通讯监察作业;“必要”是指在穷尽其他犯罪侦查方法而无法顺利侦办案件时,才可以启动通讯监察;通讯监察工作更应在落实人权保障下执行。

*立委疑遭监听 国安局长:查到就下台*

不过国安局的报告却遭到蓝绿立法委员的质疑,并有多位立委指证历历的说他们曾经遭到监听。民进党立委蔡煌琅说:“每次我讲电话,都觉得毛毛的,只要听到有沙沙的声音,就知道被监听了,要注意。”

蔡煌琅进一步质问国安局长蔡得胜有没有监听立委,蔡得胜回答说“没有”。在场的立委们则说“没有人会相信。”蔡得胜承诺如果查有非法监听,他愿意下台。

台湾国安局局长蔡得胜

台湾国安局局长蔡得胜

蔡得胜说:“只要找到我违法监听证据,我随时可以下台。”

行政院长吴敦义星期二在院会上誓言要拿出办法杜绝非法监听,不过他自己也坦承,对于被监听这档事,有点怕怕的。

*吴敦义:落实法令、杜绝非法监听*

吴敦义说:“我们对非法监听除了表示深恶痛绝之外,也要拿出有效的具体办法来杜绝,尽管相关单位,像是国安局已经向你保证没有监听,但很多人心理还是觉得毛毛的,毕竟手机通讯不是每一通都那么完美,只要有一点沙沙的声音,都会被朋友告知说,类似像这样的声音,就是被监听、被‘挂线’的征兆,还是有很多人觉得(监听法)并不是那么落实,所以我们各机关应该要检讨。”

马英九总统三令五申,国安局长提出数据,还用乌纱帽担保,那么为何台湾民众从上到下,心中还是对“监听疑云”有着挥之不去的阴霾呢?专家认为,除了跟过去两蒋时代监听的情治历史有关之外,制度面的改革仍有待进一步完善。

台湾中央警察大学,长期研究台湾监听制度的公共安全系主任--曾正一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的时候表示,尽管2007年7月“通讯保障及监察法”修正之后,将核发通讯监察书的权限从侦察机关转移到法官身上,改善了球员兼裁判的弊端,监听数量也有所下降,但仍有许多未经申请的监听行为无法反映在国安局的报告当中,以致于无法取信于一般民众。

*专家:应设独立机构随时监督*

曾正一说:“侦查机关不应该自己作为通讯监察的执行机关,譬如说我是侦查机关我在执行监听,理论上我应该先向法院申请核准,但是实际上我有没有向法院申请核准,法院可能并不晓得,我可能偷偷摸摸自己监听,有这个可能性,因为我自己有监听设备和监听的专责单位,所以我可以随时随地上线去监听,这一部分法院不晓得,因为我根本没有向法院提出申请,国安局的统计数字应该只是报给法院的部分,但是侦查单位自己监听的数字却可能不止于此。”

非法监听的数字看不到,台湾要如何落实“通讯保障及监察法”保障民众的隐私权和人权呢? 曾正一教授提出了他的构想。他说:“第一是参考美国的行政监督,他们的监听机关直属长官不定时监督执行机关,有没有根据法院核准的数量和范围在执行。第二就是司法监督,不只是定期报告,应该要随时派员不定期搜查,搜查的频率要多一点。第三就是立法监督,成立监听监督委员会,委员可以随时监督有没有依照核准的数量范围执行,并要求机管不定期向委员会报告。”

*杜绝非法监听 保障民主人权*

马英九总统藉由彻底挥别非法监听的坚持,做为他上任后兑现人权保障支票的重要政绩。曾正一教授也强调,非法监听是区别警察国家与民主国家最重要的指标之一。

曾正一说:“假设一个国家他的人民每天都生活在随时随地有可能被监听,包括电话,书信和电子邮件,随时随地都有第三只耳朵在听,可以想像民众会有多么地恐惧,所以让民众随时随地不受干扰、不受监听的去谈话去对话,是保障思想自由很重要的环节。假设非法监听普遍,民众的思想自由就没有办法提升,民众的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不受保障,社会的民主程度就值得商榷。”

关键词:台湾,监听,国安局,蔡得胜,吴敦义,马英九,曾正一

XS
SM
MD
LG